第28章 广告拍摄

颜夕此次拍摄的广告是关于奢饰品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需要摆拍几下就行了。

但最耗费时间的还是化妆,这一次广告的背景是在中世纪,而她将会被打扮成王室的公主,不仅从穿着打扮,还是妆容发型都要格外下功夫。

四个小时过去了,颜夕的造型总算是做好了。

如今才正式准备拍摄。

此时,剧组给她送来了此次广告商提供的首饰,是一条蓝宝石的项链,工作人员将项链带在了颜夕的脖子上,白皙的皮肤在蓝宝石的衬托下,更加显得晶莹剔透。

“好!工作人员就位,大家准备开始拍摄!”导演一声令下,所有人都纷纷就位。

颜夕则站在绿幕前,笑容灿烂的摆造型。

聚光灯不停闪烁,颜夕只觉得自己双腿酸软,几乎已经站不稳了,终于,导演喊了声“卡!”

“大家先休息一下,准备下一场!”导演扬声道。

颜夕彻底放松下来,缓缓走下绿幕。

赵沫这才上前,伸手搀扶了她一下,并轻声道:“怎么样?很累吗?”

颜夕挤出了一抹笑容,道:“还好!”

赵沫也没再多言,只是帮忙将蓝宝石项链取下来后,便坐在一旁喝水等她。

下一场其实只换了一个背景,连衣服都没有换,颜夕一坐下,便有人上前来给她补妆,随后,又是新一轮的拍摄。

可正当所有人就位时,摄影棚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那个女人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矮小,略微有些发胖的女人。

两人直奔导演而去,只听到他们在说了些什么,导演的脸色便发生了变化,站在一旁,迟迟没有叫开机。

赵沫见情况不对,也忍不住走到颜夕身边,轻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颜夕一脸茫然“不知道!她们是谁?”

赵沫盯着两人想了想,脑海中顿时有了一丝印象:“那一个好像是朵尚新签约的演员,听说是个富二代,没什么演技,但却喜欢演女一号,塞了不少钱!”

颜夕闻言,眉头紧皱起来,忍不住道:“那她们这是来干什么?”

赵沫也猛地回过神来,立即朝导演的方向走去。

可她们刚刚靠近,那两个女人便昂首挺胸的朝颜夕走来,态度轻蔑,目中无人。

“你就是这次拍摄广告的人?叫什么名字?”身材高挑的女人问道。

颜夕只是淡淡的盯着她,不语。

“我叫邝依然,这个广告我要拍,你走吧!”邝依然满脸自信道,对颜夕更是颐气指使。

颜夕还未发作,赵沫就已经看不下去了,她对颜夕虽说并没多上心,可若是她们就这么走了,不是给她们公司抹黑么?所以,说什么她也绝不会走。

“这位小姐,我的艺人是签了合约的,你凑什么热闹?”赵沫一脸不悦道。

邝依然却连看都没有看赵沫一眼,随手便甩出一张卡,道:“这里的钱足够你们赔违约金,剩下的,就当是我给你们的打车费,这广告我看上了,我要拍!”

赵沫看着她递出来的卡,气得浑身颤抖,早就听说了这个富二代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还公然抢资源,但从来没想过,是这种方式。

她难道都当这些人是死的吗?

“制片人,这里有人闹事,还不把人赶出去?”

赵沫没有理会邝依然,扬声道。

邝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轻蔑的打量着赵沫,显然,她根本不怕有人来。

很快,制片人便闻讯赶来,所谓制片人,正是广告的投资方,也是跟他们签订合约的人,双方有纠纷,第一时间找的人自然就是他。

制片人是一个中年大叔,长了一张憨厚的脸,一来便问了一下情况,但却并没有要解决的意思,反而一本正经道:“二位的形象气质都十分符合我们产品的定位,我也很难取舍,不如你们商量一下,告诉我们结果?”

此话一出,赵沫脸色顿时一变,忍不住道:“制片人,你这话不对吧!我们跟你是签了合约的?现在让我们商量?”

制片人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出声,并蓦然往后退了一步,表示不再过问此事。

双方他都惹不起,那就只能让她们去“自相残杀”,他等结果就好了。

赵沫气急,随即转头看向颜夕,压低了声音道:“这次的代言是公司好不容易跟你争取到的,你可不能拱手让人了!”

颜夕闻言,眉头轻轻一拧,看来还真的是要让她自己来解决。

呵!真是好笑,既然如此,那她拿经纪人来何用?

邝依然静静的打量着两人,将她们的一举一动的收入眼底,她突然轻笑出声道:“怎么样?商量好了吗?是不是要拿着卡走人?这张卡上可是有五十万,你们的违约金最多二十万,还剩下三十万……”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下去,但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颜夕环顾四周,只见所有人都埋着头,没有一人站出来替她说话,看来这些人都已经被她收买了。

“如果我不愿意呢?”

颜夕反问道,清冷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面对邝依然的挑衅,她不气不恼。

“不愿意?你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吗?你以为他们还会用你?”

邝依然轻笑一声,毫不掩饰道,甚至就差把他们收买了这话说出来了。

若是换了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早就收了卡,离开了。

可颜夕不能,她一定要进入娱乐圈,并且还要进入一线明星的位置,只有这样,她才能进入那个一线的经纪公司!

“为什么不会?难道邝小姐就这么有自信?”

颜夕反问道,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再配上她此时的妆容,她看起来更像是中世纪的王室公主。

邝依然见状,愣了一下,随即挺直了腰板道:“当然,我有的是钱,他们不肯,无非是嫌钱少了,你不愿意,莫非也嫌钱少了?”

一句话,嚣张无比,颜夕的脸色僵了僵,她现在是缺钱,不过这种靠羞辱自己得来的钱,她不需要,况且这次的机会,她决不能放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