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迷途之子(二)

于是,他回头望了望,溪流已经看不见了,他能够看得见的还有右边的那条山岭,而他的马则被淹没在树海之中。

他的心一抽缩,似乎及其肯定眼下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于是他坚决的走下一步,却险些被这坚决所害,滑下山坡去。而他身上所传的厚重的铠甲,在这里也成了一种束缚,如果他不拿自己手中的剑当个宝,他就会像使用菜刀一样,将这些灌木统统砍断……

这一路走了许久,当空气逐渐凝重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可能已经丢失了原来的路线,至于他是怎么迷的路,他压根也想象不到。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被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困扰,不是另一种危险的杀机,不是与魔法师的激烈的搏斗,而是与这茫茫森林中的寂寞搏斗——这些总让他连想死的心都有。眼看日光茫茫,树影从另一个方向逐渐下降,他知道自己需要找一个庇护自己的场所,这一夜,看来只能依赖不眠度过了。

黄昏的森林中处处布满疑云,他觉得自己一晚上并不会受到什么危害,以他曾经的经验所得,这块地方是属于比较清净的一代。曾经行军快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多日无害,只不过人们时常担惊受怕、被饥饿弄得憔悴不堪,因此对这种短暂的安心丝毫不觉得满足。因此,人们深深畏惧这里。祖文不得不抽出剑,从一棵树上扫下一根直溜溜的树枝,然后削成长矛状,当做武器备用。他没有带点火的东西,他也不指望能从身边找出容易取火的干燥的叶子、毛糙、或是动物细毛,总之,也黑下来之后,他必须将一切屏障设立完成。

可正当他在为自己搭建一个临时堡垒的时候,他恍惚听见草丛中出现了一些动静,而他身处一块较为裸露的地带,都是因为石头过多,而泥土太少而少有灌木生长。他心想或许是一只动物出现在这里,如果这样的话——没有火,他对生肉也没有兴趣了,不过他还是可以考虑先将其打死,然后带回家去。

祖文向周围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踪迹,于是,他低下头,然后抬起,猛然发觉在比他高一层的山坡之上,走着一团十分晶莹的东西,那东西显示着绿色,而形状又近似火光。持着这东西的人行动十分灵敏,才一瞬间,他便从那高处消失在了大概是石头之后的昏暗之中,于是,他最终只见到了那块光在不断行走,而且毫无规律。

没错,就是他了!

祖文兴奋地提起剑,赶快向这个人出现的地方跑了起来,试图尽快拉近两个人出现的距离。而当他马上就要冲破那块石头屏障之后,却发现那个人停了下来,手中举着一只以及其诡异的方式点燃的火把,火光照亮之下,那火把透出一抹暗红。他感觉自己可能被发现了,然后从巨石中躲了下来,但当他再次抬头,那个人已经沿着山坡而下。他又不得不奋不顾身地追过去。

最终,那个人从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因为对方持着火,所以祖文能很清楚的发现他,但祖文自己却始终处于昏黑中,他借着天空渗透出来的幽幽蓝光,可以看清脚下的路,只不过无法隐藏他的声音而已。他从树丛中低下头,很明显的看见那个人带着一副及其诡异的样子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而后面——快看后面!祖文在心里叫道,对,没错,回过头来,让我看看你是谁——

当他终于看见了那副面孔,吃惊的他一下子坐了下来,在他的脑海里如同雷声涌动着一个名字,而他不敢叫出声,他被极大的困惑冲击着,接着,他的脑袋就又迎来了一个“霹雳”,隔着头盔,他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的光与影一下消失,然后蓦然倒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