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赎罪之心

安娜一直在哭,她也不指望自己会在某个时刻停下来。

她与莫拉里克是分别接受审讯的,对于莫拉里克提供了怎样的供词,她不需问便能清楚。而对于对方是否相信她会在这方面维护他的利益,安娜却有些不确定了。尽管她其实只要交代出事实,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在这间屋子里,父亲显然刻意支走了一些人,他们院子中聚集,尤其是当她走进屋子中的时候,她成了比莫拉里克还要重要的焦点。然而她又有什么错呢?安娜只是看着那些目光,就觉得心里一直打颤,在见到父亲的目光之后,她更加毛骨悚然。

然而祖文站在房间之中,她本以为他去找那个女人就不再回来了,这给了她些许可以放松的余地。

父亲坐在座位上,祖文站在房间的一侧。那双眼睛她不敢注视,在她眼里这色目光就如同暴风雨降临前被阴云遮蔽了的散发出最后余光的太阳,可怕的犹如末日降临。

“安——娜——”父亲那着重的口音中重重吐出一口气,“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你无话可说。”

“爹——我,”

“别在这儿这样叫我,虽然他们在外面,可是他们都在呢……”汗宁瞪大了眼睛,似乎另有所指。

“安娜,你就把当时的情形如实告诉父亲就好,我们都知道你并没有错,只是暂时需要一点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祖文的话并没有将安娜的重担卸下来,至少从安娜自己这里是那么觉得。她在心碎,难道他们都没听见吗?可是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苦苦相逼呢?

安娜纵然心里这样想,可是话却并不敢说出来,她连自己的清白都不敢证明,怎么有胆量挑战坐在审判席上的父亲呢?她的情绪异常激动,各种情感充斥在一起,而这究竟是为什么?没错,是她被吓到了,是她忍受不了有人被杀的那种画面……

“我害怕……”安娜支支吾吾地回答说,但又好似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你害怕什么?”父亲低头问道,他的眉头卷起如干燥的地皮一般。

在遇到这个问题之后,安娜再一次犹豫了。她不是没见过死人的画面,她曾经见识过比现在更为凄惨的画面,可是,她却记不起来曾经的她有过任何难以接受的时候,而此时此刻,她却只想躲在角落里抱头痛哭。我究竟长大了还是变小了?她开始怀疑……

“安娜,你说出来啊,有我跟父亲在这里你还怕什么?”祖文劝解道。安娜向他那里无神地看了一眼,不知他从什么时候变了,变得如此不可信赖了。

“我,我害怕你们这样逼我!”安娜试着用恶狠狠的口气说话,结果还是被自己的哭腔压缩下来,变成了一句毫无气力的话。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最终,选择了让安娜平静一会儿。父亲从座位上站起,然后疯狂地走过来,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大概可能是一些安慰的话吧,安娜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一点是听进去的。她只想在此刻摊到在地上,因为她的脑子里满是回忆,而回忆的全是那些人用迥异的目光注视她的景象……

祖文在她肩上轻拍了几下,然后也跟随父亲出去了。她看了看身边灰暗的屋子,却也始终找不到能让她容身进去的地洞,然而有了洞又有何用呢?她的痛苦是扎根在脑子里的,而她的脑子显然比这天灰暗的更快。她不知自己的这种想法从何而生,她此时可此竟希望自己在某个男人的怀里尽情哭泣,然而这个男人既不是她的家人,也不是莫拉里克,是完全不存在的一个人。正是因为这个不存在,而让所有的一切感受起来都那么悲哀。

安娜选择早早的回到房中,她确认所有人都离开了这个屋子,以及这个院子,留下的好像只有一个管家,一个奶妈而已。她叫裴娜帮她点好灯,然后在她的陪伴下裹挟这一丝压抑睡去了,也只有这个时候的压抑是一件好事:压抑令头脑沉重,沉重会化作睡眠。

可是这件事并没有轻松的过去,甚至连这个夜晚都不行。安娜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她先是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接着,脚步声便从她的门口戛然而止。她的心中慌乱起来,最初的她竟然想那是那女人的魂魄来了,当她清醒之后,才安慰自己应该是另有其人。

“是谁?”安娜早就将灯熄灭,现在正下床点灯,然而那个人竟大胆的闯进来了。

“是我。”在安娜还没有大喊之前,这个人首先报告了自己的身份。

“父亲——”她说道,“您怎么……”

“怎么?你怎么又突然叫的这么见外了?”

“没有。”安娜否定道,刚刚想说什么,却一时又记不起了。

“那你就好好坐下,我只是想跟你谈谈,在黑暗中就可以。”

尽管安娜遵从了,但她心里却有一些让她平时难以想象的想法蹦出来,这想法令她的心开始狂跳,并且还——

“介意我借你的母亲跟你拉近一点关系吗?”那个黑影开始接近她,直至最终坐在她的床上,由于没有掌握好位置,差一点他的手就按在了她的腿上。

“可以,您说吧。”她诺诺地说道。

汗宁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突然好想突然如释重负了似的,接着,他几乎没提及任何事情,便直接说到重点上去了。

“也许你的母亲还没死……”

安娜对此的确很震惊,可是却没有到令她叫出来的地步,毕竟她现在的精神并没有处在全神贯注的状态中。

“那么,她去哪了?”

“她跟我说她会找到回家的路,然后回到咱们曾经所居住的那个城市。”他说,见安娜没有回复,于是问道,“如果是我听到了这一切一定会很钦佩她的勇气……”

“可惜我不是你,父亲。”安娜说,“我更想知道她为什么走的。”

“你好像还在痛苦之中,安娜。你将我拒之门外,即使我说什么,你都可能不认为这是真的——”

“没有,我其实没有觉得你撒谎,只不过,时间过得太久,有对母亲的样子都开始记不清了——”安娜如实说道,当初她花了好久的时间将这个女人抹灭在记忆中,然而现在突然得知她可能还活着,她不会有任何欣喜,即便她出现在她面前也一样。

“当然,这是当然。不过我每天却都会怀念她,怀念她做出的许多男人都无法胜任的事情。可能因为这一点,我的脑子中根本无法忘记她……”

“可是,父亲,你想借由这个说些什么呢?她与眼前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安娜问道,她的头突然转过来,情绪也似乎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我是在说你母亲的选择。”这位父亲说,“我不指望你能在某些地方跟她相同,但是,我更希望你能聪明一点面对这一切安娜。你可知当我审问莫拉里克的时候他说什么?他说‘我是在自卫,因为这一点杀了她,不信你问安娜,安娜可是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你知道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他对我的信赖。”安娜说这句话有些毫不迟疑,这种态度让汗宁突然一愣。

“不,安娜,你完全想错了。这证明了他希望借你来承担这一切——”

“可是他并没有把责任推给我啊,他没有说是我杀了人……”

汗宁不说话,两个影子直直对视着,安娜恍惚间似乎看见了闪烁于父亲眼中的泪光,但他那双坚毅的眼却从未掉过任何眼泪,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安娜知道父亲不喜欢他,但其实没必要这样去说他,只要他隔在他们之中,安娜确信他们始终结合不了的。可是安娜却希望父亲不要这样,因为这样说反倒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蒙羞。

“安娜,你的,你的话竟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继续说道,并不想就此放弃,可是安娜总觉得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可能改变自己的这种心情,排除莫拉里克这个人,她还有更多的矛盾在心里积压着。

“我一直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勇于承担一切,能够真心对待你的人,因此我不希望你选择莫拉里克,他在洛克伐城继承了他父亲糟糕的一切!对于你而言,安娜,你还看得太少,这并不是我不承认你,就这一点我甚至可以承认祖文在这方面做得也并不好。但是你要相信我,莫拉里克背后隐藏着许多你并不知道的东西,因为你足够天真,他对其他的人几乎毫不掩饰。或许你会奇怪我怎么会知道这一切,那是因为,他曾经亲口跟我说过你们的关系——”

安娜的眼睛一转,“你说什么?”

“没错的,尽管我预计他好像还要说得更多,但是出于某个目的,他闭口不言了。”

“不,不行,我还是没办法相信这是事实……”

“我是不会对自己的女儿撒谎的,如你所知,我从未对任何人撒过谎。因为这一点我承受了不少的痛苦,那些痛苦令你难以想象——”

“什么样的痛苦?”安娜问道。

“这不是我要说的话题,无论你怎么问,我都不会说。”

安娜点点头,“那这件事——”

“我已经同几个人将她的尸体火化了,然而她的孩子我却并没有找到,我想——”

顿时,安娜感觉心中的阴霾又出现了,她原以为这个孩子可以成为疏解她内心郁结基石,可是,现在她的心已经被打了一个死结,好像只有通过大量的时间才会让她逐渐忘记。

“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你,安娜,我之所以要找你确认,是因为我并不认为莫拉里克所说的都是真话。如果他说的是谎话,那么我们可能都有危险……”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