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火焰之光

正午的太阳升至高空,火焰在河流边驻扎,互相撕咬篡夺,欲图将太阳吞掉。

安娜已经有过一段时间没有从家里出来了,兰卡的死依旧纠缠着他,就好像她一旦出来,他的灵魂就会化作四处的风景,忧伤无处不在。但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她将衣服洗得很白,穿上的感觉如同“蒜皮”一般,总之,这些从老洛克伐带来的布料,在经历过这么长的时间,基本上都忍受不了太久的。

因为她的衣服处于半透明状态,她总是引人注目的。她骑在一匹小马之上,小马则是去年降生的。几个守卫在他们周围晃动着缰绳,毫无意识地看着一堆萨米人在进行的祭典,只有一人一边看一边微笑,而他正在安娜的右边。

“他们在干什么?”安娜问道。

莫拉里克将头向她的这边扭过来,“谁知道,但我估计一会儿他们就该烧人了……”

“别胡说,他们怎么会——”安娜还没说完,话就被她父亲抢过去了。“他们在祈求降雨。”父亲说。

莫拉里克表示怀疑,丝毫没有顾忌地说,“求雨?用火?”

“在你的脑子里难道求雨就要泼水么?”父亲瞪了他一眼,然后偏转马身,“安娜,随我回家。”

“可是,父亲,我还想继续看一会儿。毕竟,时间还早——”她说着,本以为父亲会执意叫她回去,可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但从他那马蹄的步伐来说,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现在,安娜小姐,只剩咱们两个人了。”

“你当他们都是空气吗?”

“在我眼里,只要你一出现,周围的一切就都成空气了。”莫拉里克带着甜蜜的腔调,又开始向她发动攻势了,“怎么样,小姐,愿不愿意随我下去看看?”

“我愿意下去,但不是随你。”安娜话一出口,小马便一下子顺着山坡跃下,最初的重量让马儿有些难以承受,但随着她逐渐平衡过来,这番奔腾就显得顺利多了。莫拉里克跟随着她,高头大马在那匹小母马的屁股后面连跑带颠,显得十分轻松得意。

当安娜回过头时,她发现原来还在山坡上的那几个卫兵不见了。她不知道当他们看到这一对情人打情骂俏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她只觉得脸和心中一阵灼烧,再加上火焰以及太阳的酷热,汗水很快就顺着鬓角滑落下来了。

安娜在人群外侧几米的地方让命令小马停下,炽热的火焰依旧在不断升腾,由萨米人围成的圈子开始了一些让人心里为之一振的呼喊。安娜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喊些什么,她的目光再次凝聚在他们脸上的时候,发觉他们脸上并没有任何欢乐、痛苦,亦或是类似大喜大悲的情愫,他们灰黑色的布满汗水的脸上浮现出的是另一种困惑,而这困惑与安娜自己的困惑还有些不同。而看着这些无法理解的表情,让她不由自主产生一种默默的不安。

“安娜小姐!”

安娜回过神,看见莫拉里克出现在她的身边,她对他微笑了一下,然后翻身下马。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安娜不知道这些人倘若不在这里他们是否还能重复以往的故事,尽管她一直这样希望。

莫拉里克向前倾入几步,似乎靠的太近,安娜一时紧张起来,几个头对着她的萨米人用微弱的目光扫视了他们一眼,然后又重新闭上眼睛静坐。

“安娜,你懂他们的语言?”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不了解。”

“真可惜,您可是汗宁大人的亲闺女呢!”莫拉里克的头悄悄凑近她的头发,在私底下他总是这么放肆,而安娜总是对这样的态度表现的时好时坏,然后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的他。

“那有怎么样?”

“那您父亲是如何学会的呢?”

“我想深入这些人之中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学会吧?”安娜说,“难道你也想学习一下?”

“哈哈,我不会。我其实天生就懂。”安娜回头看他,他从她一侧跨过,接着说道,“看着哈……”

安娜睁大眼睛,看着他向着那群萨米人的圈子中走近,通过这短暂几年的对他的了解,安娜知道他绝不会去学习这些东西,这一点就是他们群体中最有耐心的人也一样。而他,给她的感觉是再懒惰不过了,让他为自己展露一下他的剑术他尚且不肯,更别说学习这么俗里俗气的语言了。当然,倘若他愿意为她学习一下,她也不是不会接受,不过——

她只看见他小心翼翼地从围坐在火焰最外圈的萨米人之间穿过,然后开始对着身旁的人看去,无论莫拉里克怎么想,但安娜觉得他似乎是在挑衅这些人,尽管他们一直都未受到莫拉里克的干扰。

安娜开始用手势指示他回来,而他只对他摇了摇头,含在嘴中的微笑暴露出来,让人感觉到一种滑稽的意思,看见他越来越深入人群的中心,她只发觉这个男人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孩子一样,顽劣而不可调教。她试想可能对方是想依赖这种举动向安娜证明什么,可是,安娜并不觉得对方在人性上了解的比她更多,甚至于——有那么几次,她感觉这种人都没有她的弟弟更懂得人的情感,兰卡总是知晓一切的,最起码能记得安娜所说的那些话,并且最终也会听从。

莫拉里克一直在深入,然后透过自己的身体动作来试图惊扰他们,可是他们却仍旧不受任何影响似的,仿佛这群人在这个时候已经和火焰融合在了一起,只那样激烈地升腾自己,而不会顾忌排除他们命运之外的任何打扰。她亲眼看见了莫拉里克在这个时候发生的转变,她满眼都是一种极为固执又满怀不屑的受挫感。

莫拉里克仍旧在人群中徘徊,在群坐在土地上的人之中站立,让他显得尤为突出。安娜也不知这些人怎会这样无视他的存在,难道说他们的灵魂真的已经超脱了现实?还是说这种虔诚选择让他们忽略这种干扰?无论是哪种假设,她觉得莫拉里克做得已经够多了,她需要很快将莫拉里克唤回来,最好还是用不干扰这些人的手段。

她浅浅地向前走着,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一阵微风拂过,莫拉里克显然绕着人群走到了火焰的另一边。这使得安娜只能从抖动的火焰中看到他的局部,幻觉曾让她将这个男人投入了火焰之中,然而他却并没有叫出声,这证明了这仅仅只是幻觉。而在幻觉之后,她却看到在火焰的对面站起了另一个人,她担心自己是否又看错了,接着便拉着马向没有火焰遮挡的地方走动……“莫拉里克!小心!!!”安娜不顾一切地喊出了声——

而在对面的莫拉里克在看了她一眼之后,也反应了过来,在那个人试图用匕首割裂他的喉咙的一刹那,他用手臂在空中划了一大圈。那个人向后踉跄了两步,而莫拉里克并没有就此终止,而是抽出了剑,只见那支光亮的剑由天上划下,宛如一颗流星一样,深入了那个人的腹中……

“天呐……莫拉里克……”

安娜的嘴里吐出几个闷字,双手捂住了嘴巴,眼泪也从双眼中夺眶而出。她放下了她的小马,而马儿似乎也因这突发的事件而直接逃往家的方向。她惊异地看着马儿那逃窜的样子,好像一方面在问马儿为何它要那样逃窜,虽然它出生并没有多久,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它始终要经历的;另一方面,她也在为自己没有马儿那些力量,尤其是当她以为恐惧就要降临,却又无力逃跑的时候……

莫拉里克将剑拔出,接着,很快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令安娜震惊的是,他们的行动也甚是迟缓,难道真的是他们的奴性控制了一切?不,她一点也想象得到,在她一眨眼的间隙之下,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扑到了那个女人身上,他仰头注视,接着,人群开始渐渐合拢。他们的头竟一起向这一边看来,而那些双眼睛所射出来的光芒就如同这正午的阳光一样,刺眼,灼热,令她难以接受。

尽管她的爱人陪在她的身边,并用沾着红色的利器搁在他们的前面,她依旧感觉不到一丝安全。她不知道这些人会用怎样的方式思考,是否会将莫拉里克这种行为看做是正当防卫,是否会觉得呼喊出那个叫声的她就是罪魁祸首。总之,莫拉里克不会觉得自己需要对此附上一丁点责任,可是安娜却总容忍不了自己,毕竟是她没有控制好这个男人,而他则打扰了他们的仪式。

安娜的眼睛朦胧着,又一滴眼泪挤落,她看见了那个女人抽动的手停下了,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一个木锥似的东西,难道这就是她要用来袭击他的武器?尽管她有些困惑,但这一点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这个男人打扰了她,而她选择用身边最简单的工具来索要代价……

“安娜,我们走!”莫拉里克不止说了一声,可安娜凝立不动,仿佛在用目光与这些人交流,他们的眼中没有愤怒,安娜觉得。可这怎么可能?除非他们如禽兽般无情无义……

“安娜!”他再次大叫了一声,她浑身颤抖着回过头去,她并没有注视身边的莫拉里克,而是往山坡上村子的方向看去,她看见有一个人骑着马正在远方注视着她,而无需她怎么猜测,他的脸上必然携带着愤怒。这时,她竟然想要逃往那火堆之中,仿佛在那热火之中才有她需要的宁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