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面壁之墙

他始终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误,会被“这样”关在“这样”一个房子中。

生命已逝,或者他感觉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或者,他可能现在正在通往死亡的道路上呢……但值得庆幸的是,他终于摆脱了床上的捆绑,在醒来的一瞬间他还是那么欣喜若狂,然而几分钟过后,他就又回到了曾经的状态中——持续性的迷茫、空虚和绝望。

手臂上的伤口依旧存在,这印证了这个刺伤并不是茫然存在的,至少不是他做的一个梦。那条伤口两侧分布着一些小细纹,那微妙程度跟他皮肉上天生的皱纹一样,只是那淡淡的微黄色能让人发觉这是一块完全不同的部分。

一个奇怪的想法从他身体中滋生,他不知道是不是他流出的血液拯救了他,帮他熔断了那些捆绑着的藤蔓,然而他不敢确信,再一次的实验可能就是性命的丢失。况且,那整面墙,他真不知道需要他多少“热血”才能融化……

他的这种想象总是助长了他的一部分自信,然而自信在这里没什么大用。在他的渺小的人生里,仅这一天(如果这段时间可以称作一天的话),命运的大起大落让人深有感触,其它的,他都将其视为上辈子的事。就是刚刚,那种刺人的疼痛、那种让人想死的境遇,他也很快地抛开了。在他看来,这伤口不该这么快速的复原,因为这伤痛时间太短,他根本没办法用心享受……

短暂的几个笑声过后,他紧紧闭上了嘴巴,因为害怕那个人的出现,他闭上了嘴巴,同时也终止了这种愚蠢的思想。幸灾乐祸即使在他的心中也不是一件好事,对于那个人来说,他可是没有一丝仁慈的。

时间在他的思绪中挥霍了不少,但他更多的部分,还是用书架中摆放的书籍准备的。在这里很容易忘却时间,当伤痛抚平之后,他没有感觉到饥饿,也没感觉到想要尿尿的感觉,好像光凭这一点他就可以肯定他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转变为一种灵魂的存在。然而灵魂大概还可以体会到人间的痛苦,因此,他还是会有苦闷、心酸、烦恼、对回忆的眷恋、伤痛、以及对某些人的爱慕之情。

他深深爱着自己的姐姐,在这段及其空虚的时间中,他不断对她加剧着想念。回忆也在不断冲刷着他,让他的心总是莫名其妙开始一段微小而令人沉醉的波动。他喜欢看她微笑的样子,好像那个微笑的样子就代表了普天之下所有做姐姐的最迷人时的样子,他不喜欢看她跟那个侍卫偷偷出去,在看到自己的姐姐被别人带走之后,他的心中总会感到缺少了什么。

离开的时间越久,感情就会成倍地增长。

这是唯一能够影响他阅读书籍的回忆,但他还拥有理智,那些想象并不能改变这个现实。他需要借助一个方法来解答他到底是活了还是死了,他到底是深处现实还是在做梦。在这些问题获得答案之前,他可以借用这些书籍来打发打发时间,或许这种行为还可以刺激屋子的主人出现。

屋子中始终是白天,门始终都没打开,即使他靠近去看。那扇门就像一个假门,没有拉手,看它的样子也不像是可以穿插到什么地方。整个给人的感觉就像自然镶嵌在那里一样,没有缝隙,用力也拥不开它。正因为他尝试了所有的手段无效,他才开始读起了这些书籍。他不想有人质疑他为何被囚禁在那里却没有想任何办法,他想了,并且也做了,现在的一切只是无奈之举。

书的门类各式各样,老旧也有所不同。似乎有些是新著的,有些则是从很久之前传下来的。可是,当他以为自己可以都看看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能够阅读的仅有少数几本,上面书写着一些关于利切希尔国度中几个国家的故事,姐姐曾对他传授过一些这方面的只是,可是并不全面。那是一个他祖先居住过的地方,也是他姐姐的故乡,唯有一个她向他隐瞒着的问题,那就是他们是如何到此的,这一点他已经从书中找到了答案。

除却这些人类的几个王国的历史之外,他能好好看下去的就不多了。一些书中附带着插图,但插图并不明确,甚至他偶尔还会恍然大悟地感叹:原来这是一只动物!他其实一直以为书上画的是一块块散碎的地图呢!(据说利切希尔地区有画地图的传统,然而对于离开原聚居地的洛克伐人来说,现在显然已经没有这个规矩了。而他所见的历史书中的地图一词,显然还是一个新词,只按照大意推断理解的)总之,这其实都是因为这些书上的墨迹不清,因为这一点他才会形成误解。再者,草纸太过粗糙,往往书写的线条会被草梗挡走,其次,他不知道究竟是有意无意,某些书本上的花纹,似乎与这间屋子的墙壁上的花纹很像,但随即他又否定了这一点,书中的纹路是交错的。

透过这些,透过那些完全不懂的符号,他发觉或许这张纸背后的内容可以被当做一个真正需要了解的东西。尽管他没有任何理由证明这一点,也不确信纸张本身在诠释着什么东西,然而当他视线恍惚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东西,深入进去,他会愈发紧张,多彩的布景在他的眼前闪电般穿过,接着,他就陷入了梦一般的睡眠之中。

他带着幻想苏醒,醒来时,他的手还支撑着脑袋,且对刚刚的记忆模糊了,紧跟着就完全记不清自己究竟梦到了什么。

不是每一次读书都会出现这种幻觉,只有当他看到一些怪异的符号的时候,符号下面的木黄色的花纹就会一下子跳出来,进而扩展成他浮想联翩的梦境。头一次这样,当他再回头看第二次的时候,一切都会平静如常。

这果然是在做梦。他想,多是一个时间很长的梦。可是这个梦的起点要追溯到哪里?他希望是他跟踪那些萨米孩子之前,他希望自己一觉醒来能看到姐姐站在他的窗前,将他原本就很大的耳朵再次拉长。可这毕竟是幻想,是幻想中的幻想,他周身轻飘飘的,可是却不能飞,他感觉自己并不虚弱,但也毫无力气,最多能拿一本书而已。

时间如毛毛虫般爬过,从床爬到地上,从地上爬到桌上,再在周围的墙上爬上整整一圈,这些时间大概足够记录他看这些书籍的时间了。他不知道假使自己看完了书,是不是就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总之,在读了这些书之后,他的心地确实充盈了不少。在这个幻境中,那些似懂非懂的知识好像显得尤为重要。

他从书架上抽出最后一本书,而这些读书的时间好像漫长的好像占据了他的一辈子一样。突然间,他发觉原来这本书后面有一个眼睛大小的白色圆点,当他看到圆点后面闪动的东西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一个通往外界的空洞!

而那本书,翻开之后却是一片空白——

不过,他确信自己即便变成老鼠也不能从这里突破出去。而这没有打扰他透过这个小孔向外看一些东西。书架的高度和宽度不能让他将整个脑袋塞进去以获得更多的视野,他只能在书架外面对一小块的东西进行窥视。

奇怪的是,当他视线专注于这个小孔的时候,他好像就能够将眼睛拉近,直到最终感觉眼睛进入了这个小孔之中,然后屋子的轮廓渐渐消失,他所看到的都是一块十分奇异的领域。这种状况并不好保持,当他的意志一松懈,他的眼睛就回来了,而他的身体仍旧在这个屋子中。

这个小孔不像某些书是一次性的,他可以多多透过这里来看外面的世界。而外面的世界在旋转,或者说他连同这个小孔在旋转,这确保了他总能看到不同的景色,先是美好的景色,接着就一点点诡异了,最后竟有一丝触目惊心了……

他以为这只是自己的情绪影响的,可是再次向那个小孔看去的时候,虽然景色有些许不同,但次序还是一样的:先是繁华、庄荣,接着这种景象或是被尘沙泯灭,或是被水网覆盖,或是被白雾弥漫,或是被乱石打碎。最终呈现的总是一块冒着白烟的荒芜景象,而在这时,他的视野总会跟随着这块荒芜地带向前爬行,直到见到一个深渊——

深渊中有一座漆黑无比的高塔,那座高塔周身反光,中间有极大的镂空,但看起来还是十分结实的。高塔周围鬼影盘旋,缠绕,它们一次次上浮,直到与他的视线处于同一个位置,蔓延过来,一口将他吞没。而他,尽管直到自己见到的不过是一个永远触及不到的假象,可是他还是抑制不住那种压抑的情绪,仿佛精神一下子崩溃了一般。

他在一个椅子上坐下,感觉一下子疲虚了不少,再也没有心情看风景了。但内心的一部分还促使他希望在这里寻求个明白,可是即使明白了又能怎样呢?这根本就是假的。即便它是真的又能怎样呢?跟他也毫无关系。

说服过自己之后,他靠到床沿边躺下,疲倦的感觉在持续上升,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闭上眼睛了。可是他心里依旧怀着一点思绪想要将其看个明白,但最后,他还是对自己说,留下来明天去看吧。

尽管他知道在这里不存在所谓的明天,他依旧不屑纠缠地睡过去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