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会心一击

“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

走在前面的北离墨像是后背长了眼睛,利落的转身,接住她。

“是……”云漪指着病房门的方向想解释。

然而前面拄拐的始作俑者刚好关上了门。

望着紧闭的房门,云漪沉默了,“对不起。”

北离墨突然有些火大,气愤的松开她。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僵持着,别扭的可怕。

云漪深呼吸了一口气,“北先生,把处方给我吧,我去拿药。”

北离墨冷哼了一声,转身,迈开长腿走了。

并没有把处方单拿给她的打算。

云漪猜不透他的心思,无奈叹了一口气,一瘸一拐的追上去。

北离墨再度转身,动作太急,云漪反应不过来,一头撞了上去。

一声闷响。

云漪被一方坚硬的胸膛,撞得头晕眼花。

北离墨抿嘴,他毫不怀疑这个女人有本事把自己活生生地拆掉。

“对不起。”

又是这幅逆来顺受的样子。

北离墨愈发火大,嘴唇越抿越紧,终于开口——

“你在这坐着。”

于是命令的指着旁边的蓝色座椅。

云漪点了点头,当真顺从的坐下。身后就是妇产科主任的办公室。

云漪安分的坐着,目光落在自己的膝盖上。白色的纱布上面隐隐有鲜红的血迹渗出。

“呜呜呜……”

恼人的哭声将她拉回现实。有一对情侣从妇产科主任办公室走出来。

“你说我会不会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了?我好害怕,我不想这样!”

自责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云漪的心脏。

她感同身受。

如果十八岁那年,她没有做出那个荒唐的决定,她现在的人生现在是不是有所不同?

“你说如果我小心一点,没有滚下楼梯,我的孩子是不是不会流掉?”

“不会。”云漪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所以这个假设并不成立。

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的情侣,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她。

“姐姐!”一声惊叫炸响。

云漪猛的抬头,对上了云婉婉的脸。怪不得刚刚她说这声音如此熟悉,原来刚刚那对情侣是云婉婉还有冷夜爵。

真是冤家路窄。

“你怎么会在这儿?”云婉婉休养的很好,颜色已经逐渐恢复了,现在正小鸟依人的靠在冷夜爵的怀中。

她的丈夫正坦然的搂着他妹妹,除了屈辱,云漪没有任何感情。

她不嫉妒,一点也不。

云漪努力想把自己的伤处藏起来,然而却是徒劳无功。

冷夜爵看向她的眼神,越发的鄙夷,“你这么快就被那个男人吃干抹尽甩掉了?”

云漪冷笑了,“与你何干。”

冷夜爵没想到云漪这个软脚猫一下子变成铁骨侠,气愤不已,“你别忘了,咱俩还没离婚。”

“呵,”云漪冷笑了一下,“你也知道咱俩还没离婚啊。”

语气中讽刺意味明显。

冷夜爵撕开伪装以后也就不避讳了,将怀中的云婉婉又搂的紧了些,“这么气愤干什么?你是第一天知道我和你妹妹情投意合吗?”

要真是情投意合,云漪二话不说,拱手让贤。

可是这个男人却是狼子野心。

可怜云婉婉就像是当年的她一样,一腔真心,错付混蛋。

“冷夜爵,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年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现在呢?”

冷夜爵眯起了眼睛,不懂为什么明明恨他入骨的女人,却说出这番话来。

心猛的一动,难道他对自己还有留有旧情?

确认道,“云漪,你在怪我?”

“我这么大的怨气你感觉不出来?”云漪反唇相讥。

脑子里面却一直思索着,如何才能巧妙的让云婉婉看清这个混蛋的真面目。

如果直接拆穿,云婉婉肯定不会相信她,反而会以为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冷夜爵心里堵的慌,这个女人果真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

于是半点情面也不留了,“既然怨气这么深重,为什么还拖着不肯离婚?”

果然冷夜爵那只狐狸绕来绕去,都不忘自己的利益。

“还是净身出户?你这如意算盘打的也太好了吧?怎么?你霸占了我的亲妹妹还不够,连我的家产也想一并私吞?”

云漪虽然身上有伤,但是气势却仍然不减。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强硬,什么时候该服软。

冷夜爵眉头蹙紧 ,一时没了言语。这还是以前那个对他言听计从,温柔似水的云漪吗?

北离墨拿完药回来,正好看到这撕逼大战。好整以暇地抱着胸站在一旁。

目光饶有兴趣的坐在云漪身上,颇具赞赏,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那么窝囊。

云漪反侦察的能力十分强,抬头,目光正好和北离墨对上。

感受到北离墨探究的目光,云漪瞬间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又惹麻烦了。

微微叹气,无心恋战。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如此草率的收尾,让冷夜爵难以适从。

“站住!”厉声喝住云漪。

云漪慢吞吞的走着,步履未停。

“我不是教过你,斩草要除根,不要留后患?”两人的旧情,已经全部崩盘,但是一起经历过的岁月却是难以磨灭的。

云漪脚步一顿,“我都忘了,我只记得你教过我最深刻的一课,谁都不要相信,越亲近的人越会捅你一刀。”

云漪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话毕,她拔腿离开,背影决绝。

一个是她同甘共苦的丈夫,一个是她两小无猜的妹妹。

两个都是他心尖上的人,偏偏是他们,合力将那把利刃亲手送进了她的心脏。

云漪走到门边,正好看到了在一旁看好戏的北离墨。

“走吧。”北离墨绅士的向她伸出手。

至少在冷夜爵的面前,北离墨不忍心看到她落单。

云漪摇头,“谢谢你,不必。”

语气之中满是决绝的拒绝。

北离墨的脸顿时黑了一半,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伸手霸道的攥住她,柔软的触感,北离墨觉得自己重新握住了云彩。

云漪下意识想挣脱。

男人压低嗓子,“你想在丈夫和小三的面前丢脸,你就尽管挣脱。”

云漪陡然安静下来,乖乖的配合他。

两人十指紧扣的手,像是烙铁一样,刺痛了冷夜爵的眼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