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带我离开

“带我离开。北先生,请带我离开。”云漪对着北离墨,目光澄澈,眼神里面满满都是哀求。

北离墨心脏被击中。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然而今天,对于这个女人,例外。

“走吧。”

云漪急匆匆的转身,想逃离冷夜爵这个魔头。

“站住。”冷夜爵出声阻拦,朝着云漪的方向追去。

北离墨左移一步,高大的身躯挡在两人中间,像是一堵墙。

一堵宽厚安稳的墙,云漪莫名觉得心安。

“让开!”北离墨王者的气势让冷夜爵莫名气短。

北离墨置若罔闻。

冷夜爵绕道,北离墨不动声色地右移一步,将冷夜爵堵的严严实实。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冷夜爵并不想得罪北离墨.

生生忍了一口气,“北总,我和云漪的私事,您就不要插手了。”

“我并不喜欢管陌生人的闲事。”北离墨淡淡开口似乎要袖手旁观。

云漪的心不由得悬到嗓子眼。

可是纵然北离墨要隔岸观火,她也无可奈何。

“但是,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幸好,北离墨并不打算抽身而退。

云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冷夜爵气的不行,纵然他和云漪结婚五年,然而两个人却没有实质性的关系。

三人缄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终于北离墨冷冷开口,“人我带走了。”

说罢,自然而然的牵起了云漪的小手。

女人的手柔软,像是握住了一团云朵。

冷夜爵望着两人渐渐走远的背影,手掌不由得攥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狗男女,我不会放过你们。”

……

车内。

北离墨目视前方,眼神淡漠。手握着方向盘,他的手偏白,手指细长,骨节修长。

车,缓缓的行驶着。两旁的风景像是放电影一般倒退。

“谢谢。”酝酿了半天,云漪终于开口。

“嗯?”

北离墨偏头,淡淡的扫视了她一眼。

云漪掌心属于男人身上的余温,似乎因为这一眼重新复燃,烙铁一般灼热。

“刚刚谢谢你替我解围。”

北离墨仍旧是那副冷淡模样,“我从来不管陌生人的闲事。”

“我知道,我是沾了辰希的光。”

北离墨冷笑,一脸不屑,“辰希有没有妈妈都一样,我是想告诉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云漪瞬间领悟,“你帮我,是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问出的问题,像是石沉大海。

北离墨抿嘴,一路上没有再说话。

许是在沉思。

连他自己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会帮这样一个心狠手辣水性杨花的女人。

北宅。

北辰希使着小性子,大哭不已。

“我妈妈呢?我妈妈为什么还不来?快给我妈妈打电话!”

程正也不知道平时温顺的小少爷为何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无理取闹。

只不过才见了云漪一面,就认定了她,哭着吵着要要妈妈。

甚至,脾气也见长。

北辰希一边哭,一边用床上的玩具泄气。

床上的小东西被他丢得满房间都是。

程正侧身,十分灵活的躲过一个迎面砸来的模型火车。

嘭——

玩具火车重重地砸在地上,结束了寿命。

程正虎口脱险,心里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下一秒,一个小猪佩奇冲着他迎面而来……

佩奇来势太猛,程正躲无可躲。

罢了,一个吹风机而已。砸一下应该不会太疼。

忽然一双手凭空出现,抓住了社会猪。

同时,北离墨怒不可遏的嗓音响起,“北辰希!你在干什么?”

程正松了一大口气,“北总,你终于回来了。”

北离墨目不斜视,冷眼看着北辰希。

也不知道北辰希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最近他是越来越膨胀了,丝毫都因为没有北离墨的怒斥感到半点的胆怯。

反而是眼睛一亮。

“妈妈!”

北辰希一个翻身跃起,咚的一声跳下床,两条小短腿疯狂的动作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瞬间跑到云漪的面前。

并且,一个跳跃,双脚自然的夹住了云漪的腿弯,与此同时,双手环住云漪。动作一气呵成。

云漪再反应过来,北辰希就已经像是橡皮糖一样挂在她身上,怎么都甩不掉了。

毛茸茸的小脑袋还一个劲地在云漪的怀中蹭着。

“妈妈!辰希想死你了!妈妈,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声音小小的,委屈极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云漪就像是被击中了心脏。

柔情化作了一滩水,轻声安慰道,“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妈妈的亲生孩子。妈妈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那你怎么不跟我一起回家?”北辰希埋在云漪的胸口,闷声闷气的回答。

云漪有些为难的看了北离墨一眼,“因为这里不是妈妈的家,妈妈有自己的生活。”

北辰希顿时就不乐意了,“这里是爸爸的家,你是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因为……”云漪算是被问住了。

“因为什么?”北辰希松开了她一些,一双玻璃球一样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云漪咬唇,狭隘的脑容量实在给不了她一个合适的答案。

甚至连搪塞的借口都想不出来。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北辰希催促着。

云漪张了张嘴,额头上面虚汗直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着急了,后背隐隐冒汗。抱着北辰希的手臂,竟然微微颤抖。

麻木的身体一下有了知觉。

她好晕……

“妈妈!你快回答我!”北辰希还在急切的催促着。

“辰希,快到云漪的身上下来!”北离墨像是救世主一样,冷冷开口。

北辰希不情不愿,“我不要!谁也不能把我和妈妈分开。”

北离墨对于北辰希最近的表现十分不满意,“辰希,我最后说一遍……”

话未尽,北辰希就从云漪的身上跳了下来,眼神依恋,依依不舍。

身上的重担卸下,云漪顿时松了一口气。

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在下坠,低头——

北离墨的小手委屈的扯着她的衣摆,“妈妈,抱。”

漂亮的眸子里满是乞求。

云漪微微一动,头晕的感觉再度袭来。她真的是心有力而余不足。

北辰希仍然不依不饶。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好不容易完成了人生的缺失,才不愿意轻易放过云漪。

“妈妈~”撒娇的声音像是蜂蜜,甜到发齁。

云漪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伸出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