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喜欢映寒吗?

回到家中,叶晓溪先去洗了澡。

在氤氲的雾气中,她缓缓出浴,身上茵茵的湿气四处弥散,散发着魅惑的气息。

江映寒对叶晓溪的身体食髓知味,喜欢得紧,怎肯放任眼前的美味而不去享用?

他直白而火热的目光环绕在叶晓溪四周,叶晓溪有些羞赧,裹着浴巾的手更用力了些,没成想挤得胸前柔软的沟壑更加惑人。

江映寒眼眸变暗,满满的欲望翻滚着,像是压城的黑云。

江映寒一把将叶晓溪拉进怀里,叶晓溪冷不防撞上男人结实有力的身体,吓了一跳。正待江映寒要解开她的浴巾开始下一步的侵略时,叶晓溪抓到了机会。

“等等。”她巧笑倩兮着从他的怀里挣脱,拿起自己的手包,掏出避孕药瓶,在江映寒的凝视中吞了两颗。

“你吃的什么?”江映寒的声音像是凝了一层寒冰,深邃暗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叶晓溪手中的药瓶。

“避孕药啊!”叶晓溪说着,还晃动起药瓶,让他听药片与药瓶碰撞的声音。

看着他渐布阴翳的脸,叶晓溪还来不及反应为何,手里的瓶子就被江映寒一把夺走,扔在了墙壁上。

叶晓溪只听见啪地一声,药瓶里的药就彭地爆开,散落在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有的甚至打在她的脸上,传来一阵心碎一样的闷痛。

叶晓溪怔怔地看着江映寒,她做错了什么?他要发这么大的火气?

他不是还说了如果自己怀孕了要吃苦头吗,他又不喜欢做措施,那她吃药难道也有错?

“你不用吃了。”江映寒看也不看她,冷冷地开口,迈开步子,离开了她的房子。

很快,身后传来的摔门声,似乎宣泄了江映寒的怒意。

叶晓溪的心里凉了半截,她下意识地以保护的姿态护住自己的腹部。

其实,她也知道自已只是在平白惹火他,但其实这样也好,他走了,她也就不必遮掩了。

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模式,还不如分道扬镳,时冷时暖,叶晓溪感觉自己快要得了情感感冒。

叶晓溪把自己撂在床上,她需要好好入眠,需要好好吃饭,现在的她,只有满心的母爱,希望让肚子里的小家伙茁壮成长。

这一夜,叶晓溪昏昏沉沉地,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没睡着。然而第二天大早,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班,她需要一条活路,她要好好养自己的孩子,所以她需要钱,何况她能挣钱的时间不多了,在自己显出孕肚时,她就只能离开这里了,所以在这之前,挣得每一分钱都显得弥足珍贵。

“哎哎哎,你听说没?夏怡今天一早被辞退了!”

“她啊,那个气度太窄,眼光也狭小,以为自己是谁啊,就去碰总裁的女人,昨天我还看到人家在电梯亲哪!你说说她,那是新宠!她就去招惹她,能有个好嘛,昨天还在哪里沾沾自喜的,真不理解。”

两个人正说得正愉快,突然看到了叶晓溪,吓得顿时没了声音,掉头离开,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夏怡。

叶晓溪听到这些窃窃私语,楞了一愣。

夏怡被辞退了?

因为我还是苏莹娜?

叶晓自嘲得笑笑,当然不能是自己了,毕竟苏莹娜的腿伤,还是算是夏怡害的。

到了办公室,叶晓溪以为一大早就能看见的江映寒并没有来,而叶晓溪又无事可做,只能发呆。

直到中午,江映寒才带着满脸笑容地苏莹娜回了公司。她的腿上绑着细密的绷带,走起路来需要一蹦一蹦的,生怕碰了腿。江映寒看着她,似乎是无奈地笑笑,最后实在看不下去,将她抱在了怀里。

这种温柔,叶晓溪也很熟悉,只可惜,这次他的温柔,不属于她。

“怎么非要来。”江映寒皱着眉道,虽是责备,却满满的可亲。

苏莹娜一点也不怕江映寒,甚至还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目光悄悄瞥着悄悄竖起耳朵的叶晓溪,哼哼着,“我不来怎么行,这要是不小心给某个,咳咳,机会讨厌你,那我可成了坏人了。”

“真能胡说八道!记得不要乱动,好好坐着吧。”江映寒黑了脸。

“你天天都这么臭的脸,谁能喜欢你!”苏莹娜恨铁不成钢般睨着他。

江映寒懒得理她,回眸瞅了一眼装着淡定喝茶的叶晓溪,回身进了办公室。

叶晓溪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苏莹娜坐在椅子上向她滑过来。

“苏小姐,你的腿伤还没好,还是好好休息吧。”叶晓溪冷了脸,生硬地对着苏莹娜说,拿起水杯便要起身。

“好啦我知道,我是来找你聊天的。”

面前的女孩子娇娇嫩嫩的,陶瓷般精致的小脸上,若隐若现的梨涡俏丽动人,显得格外调皮,眼睛像两颗黑葡萄,像是带着细闪,上次她还没看清女孩的样子,竟没发现她这样得招人喜欢。

叶晓溪不知道她的来意,并没有因为她的长相就降低了防备。

苏莹娜悄悄凑到叶晓溪对面,小声问道道:“你喜欢总裁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