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恶意诬陷

激情过后,叶晓溪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小心翼翼地看着办公桌前那个一本正经工作着的男人。

“我现在应该去哪?”叶晓溪局促不安地问。

‘‘在这待着,等会儿我的秘书会来。”江映寒没有看她,眸子紧紧盯着屏幕,在电脑的荧光闪烁中熠熠生辉。

“哦,好吧。”叶晓溪扁了扁嘴,静静坐着不敢再打扰他工作。

果不其然,江映寒的秘书很快走了进来,那是一个火辣妖娆的女人,叶晓溪微微发愣,她从没有想过一件工作服也可以被穿得如此性感。

秘书?叶晓溪酸涩地想,还真是满满的“禁欲”风啊

只是没想到工作中的男人对于眼前的美景没有一丝的兴趣,甚至连头都没抬,“给她安排一个地方工作。”

胡梦原本热情的劲头在看见叶晓溪的那一刻被浇熄,她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总裁,这位小姐是……”

“我的贴身助理。”

江映寒可真是会给她拉敌人,没看见这秘书小姐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吗?叶晓溪翻了个白眼默默想。

胡梦惊讶过后,眼底浓重的敌意的敌意不再遮掩,用露骨的眼神打量着她,然而与其说是打量,不如说是一种挑剔的审视。

江映寒半天没等到回复,“胡梦?听到了吗!”他的声音在强硬中染上了一丝不悦。

胡梦回过神,有些懊恼自己的失态,“总裁我明白了。”她知道江映寒最欣赏工作得力的员工,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努力让自己恢复了常态。

她看向叶晓溪,冷漠而疏离地道,“小姐,请跟我来。”

然后,胡梦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叶晓溪也不再多说,跟着女人走出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的胡梦就不再恭谨,她似乎懒得理叶晓溪,随手指了一个空着的座位,就去忙自己的工作。

这公司里的人都是工作狂啊。叶晓溪摸了摸鼻子,却丝毫没有不自在。

“哟你是那个和总裁一起在电梯里的女人?”尖锐的女声爆炸在耳膜上,叶晓溪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她抬眼看去,是一个蛮好看的江南女子,只是眉眼的尖酸刻薄破坏了破坏那分温婉的美感。

“抱歉,那是我的隐私。”叶晓溪不想和她有过多的纠缠,只简洁地拒绝,希望她能知难而退。

不成想,这女人的脸色又冷了几度,眼底都是刁钻的寒意。

“你!你这个” 夏怡没想到在叶晓溪这里碰了个钉子,刚要发火,胡梦却拦住了她,“行了!都没有工作吗!吵什么吵?”

夏怡意兴阑珊地闭了嘴,但当她看到胡梦眼里压抑着的浓浓的嫉妒时,她挑起了嘴角,“不喜欢你的人可不少哪,好好享受在这里上班的日子,嗯?”说完,夏怡得意地扭着身子离开了。

叶晓溪没有理会她的话,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待全部收拾完,她有点口渴。

远远的,看到茶水间的标识,叶晓溪就走了进去,里面正聊的热火朝天的人,看到她时,也无一例外地禁了声。

对于这种流言,叶晓溪来这里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她知道自己会成为整个公司的关注点。而且往往,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尤其多。

叶晓溪面容自然地给自己接了杯热水,她一直小心地盯着手里的杯子,一时没有注意到脚下多了一个障碍物,那是夏怡不怀好意的脚。

叶晓溪一时不稳,手中的水以优美的弧线泼了出去,她的身体磕向门框的同时,也感觉到了肚子的刺痛,顿时脸色惨白。

叶晓溪还没想那道抛物线的最终目的地 ,一声惨叫就明确地告知了她地点。

那声惨叫来源于一位女同事,热水泼到了她的腿上,疼得那女人跌坐在地上,眼泪都涌了出来。

叶晓溪缓过神,想到自己这一下差点被摔得流产,狠狠地看向了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夏怡。

夏怡被她愤恨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你看我做什么?你这个女人心肠好毒!竟然故意用水泼娜娜!你是明知道她最受总裁喜欢而吃醋了吗?刚来第一天就搞这种事情,真不知道你以后怎么有脸待下去!”

叶晓溪气得不行,她总算知道什么叫做贼喊捉贼了。她顾不上与夏怡争吵,低头看起被热水烫到的女孩子的伤势来,管她是什么总裁喜爱的人呢?在叶晓溪看来,这是被她波及的无辜的人。

“我是学医的,现在去凉水和药敷上,还不会留疤。”

“你别装了,就是你泼的她你还在这里假惺惺的,做给谁看呢你。”夏怡一把推开叶晓溪,代替了她的位置,假装替苏莹娜看起伤势来。

叶晓溪不明所以,还以为夏怡和那个什么娜娜关系很好,结果一抬头竟看到江映寒冷肃的身影,叶晓溪恍然大悟地笑笑,眼底冷漠,脸色却越发苍白起来。

从最开始他们针对我,不就是为了这个男人吗?现在装作姐妹情深,也就是做戏吧。

江映寒眸光幽深地看着叶晓溪苍白的小脸,叶晓溪错开了他莫测的眼神,甚至闭上了眼。

夏怡尖酸的告状的声音,不时在耳边回荡,叶晓溪又缓缓睁开双眼,心里竟然有一丝期盼他会为了自己而出面。

“我不是故意的。”叶晓溪直视着江映寒,“我不认识她,并不想害她,哪怕她……和你关系……不一般。”叶晓溪咬着牙说出了最后几个字,心里一阵隐痛。

她看向那个疼的眼眶发红,令人怜惜的美丽女孩,自嘲地咬了咬唇。

夏怡啧啧有声,“说得这么酸呀。还说不认识?不嫉妒?“

叶晓溪看着那个不肯适可而止的蠢女人,眼里发出了冰寒的光。

而地上的苏莹娜早在夏怡开始添油加醋地告状时,就配上了疼痛的低吟声,最后还直接对着江映寒高大冷肃的身影,可怜巴巴地叫道:“总裁,我好痛……”

女人撒娇般娇魅的声音,轻轻回荡在茶水室里,叶晓溪视线紧紧的锁在江映寒的身上,这一刻她还是有那么一丝期待,期待他可以大步走向自己。

然而她又一次失望了,江映寒只是用冷漠的眸子扫过她的脸,经过她时甚至都没有顿上一顿,就走到了苏莹娜的身边,轻轻侧身将她抱进了怀里, “严重吗?用不用去医院?”

苏莹娜含泪点了点头,就像叶晓溪曾做过地那样,双手亲昵的环上江映寒的脖颈。她红着眼,看着江映寒,“她应该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责罚她。”

叶晓溪听了这话,白皙的小脸上透着倔强,“是我做的,我无话可说,可是我也是受害者。”她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向夏怡,却没有明确指出,“这种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不是吗?”

她就站在原地,一脸的不卑不亢,既不道歉也不指责,只是一味地挺直后背,像是一只维护尊严的天鹅。

“去办公室等我回来,没查明之前,你哪也不许去!”江映寒看也没看她,只扔下了这一句话,就抱着苏莹娜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那一刻她甚至都不再觉得心疼,她只是感到了心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