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养你啊

“先等等……”叶晓溪窝在江映寒的怀抱里,脸红了红,抬眸看向神色不明的他,“你怎么知道我在冰吧那边?”

叶晓溪刚问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当然知道了,他不是早已经把自己调查个底朝天了吗?

“恰好看到你,”江映寒没有直视她的眼睛,“你去做什么了?”虽是问句,语气却森然。

叶晓溪摸了摸鼻子,碰巧?怎么会那么碰巧,她有点不可置信,“你不知道我最近是去冰吧工作了?”

“工作时间还能坐着聊天喝水?”江映寒凑到叶晓溪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细腻的肌肤上,声音没有起伏。

也不知是惧怕江映寒,还是他呼出的使她发痒,叶晓溪瑟缩了一下,犹豫着还是没有告诉他真相,只是嗫喏着说,“我……今天去找老板辞职了……”

“杨茹萍是你的老板?那她的手可伸得真长啊。”江映寒似是惩罚她般,箍紧了她的身体,轻咬着她的脖颈。

叶晓溪下意识地捂着腹部,轻轻挣扎了几下,脸色却一点点变白,“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还问我做什么?薛程程的妈妈来寻我,给了我一张支票让我离开你。”

叶晓溪说完,偷偷抬了抬眼,似乎是在小心地打量他,瞧他面无表情,一时间也静默下来,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狗血的一切。

“我值多少钱?”江映寒嗓音晦涩地问。“你答应了?嗯?”

叶晓溪察觉到江映寒的不愉快,有些讨好地轻轻圈住了他的脖子,“三百万,我没答应她。”

江映寒似是松了一口气,“三百万?我就值这么点钱?”他嗤笑,“你若是拿了这笔钱,我就会让你日子过得很难看。记得你的身份,你是我的情人,只有我放你走了,你才可以离开。”他掐起叶晓溪的下巴,缓缓威胁道。

江映寒盯着她,黑眸深邃幽冷,仿佛在观察她是否心虚。

叶晓溪的眼底不见一丝波动,她也静静望着他,其实内心早已泛起了滔天巨浪。

情人!情人!自己一直都只是那个应该摇尾乞怜的可怜虫?

叶晓溪松开圈在江映寒脖子上的手,“我确实没拿。”她摇摇头自嘲地笑着,“没想到在你眼里我是这种人。也好。我并不是为了你才不要这笔钱的,我是为了,我的尊严。“

江映寒刚有所缓和的情绪一下子又被激起来,“好一句不是为了我!真是为了尊严?不是为了刚才拦住你的那个男人?”

叶晓溪震惊地看着他,“什么男人?我都不知道他是谁!有病吧你,让我起来!”

“想走?”江映寒携着炙烤般炽热的呼吸袭上叶晓溪的唇,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

“不要……唔……”

叶晓溪确是气愤,但是不知为何,感受到江映寒霸道的吻时,她的心神就逐渐开始荡漾,反抗的身体也越来越无力。

“我们还是来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吧。”江映寒含住她欲语还休的樱唇,喃喃道。

“唉……不可以……”叶晓溪的抗拒的举动得到的只是更加激烈的吻,以及更加火爆的激情。

他的手轻抚过她的曲线,小心翼翼地,像是在欣赏精品的瓷器。整个房间里,都氤氲着旖旎的暧昧气息。

感受到他眼底的腾起的欲望,叶晓溪紧张得闭紧了眼,她推拒着,防止他压上她的小腹。

叶晓溪既沉醉在激情里,却也痛苦在激情里。

她有了一个爱情的结晶,却要处处隐瞒,实在也是上天对她的考验。

随着最终江映寒整个身子覆了上来,一夜无话,激情缱绻。

第二日一早,叶晓溪早早地起来做起了饭,江映寒看着单人份的碗筷和吃食,皱起了眉,“怎么,你打算自己饿着?只给我吃?”

叶晓溪没理她,坦然道,“怎么会?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自己都养活不起,哪里有钱料理您呢?”

江映寒没在乎她的语气,“怎么,没收那三百万,生闷气了?”

叶晓溪嗤笑着,“我可不在乎杨茹萍的钱。”

江映寒的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也不管自己饿着肚子,挺拔的身体凑到叶晓溪的身边,“明天跟我去公司上班?放心吧,你是我的人,我怎么会让你吃亏?”

江映寒脸上有着餍足的笑容,丝毫没有了昨日的阴霾,看起来这一夜过的不错。

一张银行轻轻滑向叶晓溪,“你的工资卡。”叶晓溪也不客气,拿了起来,抚摸卡上残余着的体温,收进了包里。“好。”

叶晓溪不傻,而且她现在还有了孩子,她可不会真的饿死自己,何况这个男人还享用了自己的身体。

“里面有钱,别想了,不会真的让你工作一个月再给打钱。”江映寒好笑地看了一眼沉吟中的叶晓溪。

被他一语道破,叶晓溪羞赧地涨红了脸。

“可是我只会治病啊,我去你们公司当医生?”叶晓溪连忙转了话题,皱了皱眉一脸担心。

“也不用你做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看着面前温婉着细嚼慢咽的可人,眯起一双笑眼,道:“我养你啊。”

“你说什么?”叶晓溪吓了一跳,咬着手里的面包,忘了咀嚼,他刚才说什么?她紧紧盯着江映寒棱角分明的脸,像是听到了承诺般欣喜若狂。

他如果愿意为自己负责任,就告诉他我怀了他的孩子,叶晓溪喜滋滋地想,却不敢抱太大希望。

“以后我会多打些钱给你,当做生活费,省着现在这种情况出现,你意下如何?”江映寒道。

“那……那可以啊……”叶晓溪干笑着掩饰自己的失望,“要说话算话。”

她装成爱钱的样子,让苦涩随着笑容淡淡散去。

不过就是没有爱情吗,叶晓溪想,这段时间她失去过亲情,也失去过相敬如宾的夫妻情,早已不再惧怕这点失望。

江映寒点了点头,“今天你就可以去上班,一会儿吃完了收拾收拾,跟我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