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因为爱情

叶晓溪看着支票的残骸,圆润的指甲划过桌面,“阿姨,你的话我已经明白了,你可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叶晓溪再说话,她感觉自己的胳膊上激起了细小的疙瘩。是冰吧里的空调开的太冷了?还是对面杨茹萍的眼神太冰凉了?

她只得将两只手扭在一起,才勉强忍着不去抚摸自己的胳膊。叶晓溪微微垂下头,盯着自己娇艳的如花般的裙摆,“我知道自己和江先生差得很远,但是就算我们没能走到一起也绝不会是因为收了您的支票,帝都还有我的亲人,抱歉,恕不奉陪。”

叶晓溪没有再去看杨茹萍气成猪肝色的脸,缓缓起身,直接走向了冰吧的后厨。

看着叶晓溪挺直的背影,杨茹萍反倒是笑了起来。

看看你还能强撑多久吧,不论你到底有多坚强,我都不会允许别人破坏程程的幸福,尤其你还是千亦的生母!

叶晓溪去后厨是为了直接向老板辞职,和老板告别的时候她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听到她是怀孕了,老板还是很开心地祝福了她,还给她包了一个小红包。

叶晓溪没有要,连连摆手感谢老板的好意,寒暄几句就匆忙离开了。

叶晓溪的情绪其实是低落的,她还没能为肚子里的小宝宝庆祝,就有人急着来催她离开。

难道要她的孩子最终和她一样,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吗?

她突然想起了陈阳,那个杀千刀的,如果没有他的存在,她的世界可能就不会这么残忍了,果然古人的话是对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

忽然,一阵熟悉的刹车声传来,叶晓溪抬头,一辆蓝色的跑车停在自己的前方。

叶晓溪刚要绕过去,车上有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叫住了她,“喂,去哪?我送你!”薛世流的视线紧紧落在她凸凹有致的身型上,宝石般带着细闪的眸子微弯。

见叶晓溪不动,薛世流走下车,来到叶晓溪的面前。

他静静看着她,深邃的眼眸仿佛是一道旋风,要将她完完整整地吸入体内。

叶晓溪看着他脸上阳光的笑容,突然有种心事都解开了的豁然。

但是下一刻,薛世流不由分说地拉起叶晓溪往自己的车边走。

叶晓溪用力挣脱着,她还不习惯和别的男人那么近,有些恼怒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去!我可以自己回家!”

说着她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腕,转身便走,都没有看那个漂亮的男人最后一眼。

那双如水晶球般熠熠生辉的狐狸眸,挑起了一个诱人的弧度,似透着粼粼波光,闪烁着隐隐的不舍。

“唉,可惜了,竟然是江映寒的女人。”薛世流用手轻轻摩擦着胡茬,希望她不要影响妹妹的幸福才好。

他静静看着前方脚步从容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幽光,“又忘记问她的名字了。不过,叶晓溪?我们还会再见的。”

不远处,公交车到站的声音传来,叶晓溪刚刚准备排队上车,就被人一把拉进了车子里。

叶晓溪气急败坏,“你怎么又……”她回过头,微红的小脸像怒放的寒梅。

“江映寒?怎么是你!”叶晓溪惊讶得张开了嘴,呆愣地看着主驾驶位上冰块一样的男人。

“不然还能是谁?厉害了啊叶晓溪,还敢背着我勾搭男人?”江映寒冷冰冰地甩给她两句话。

叶晓溪有点委屈,“我没有……”

“没有?他刚才摸了你哪里?”江映寒从上到下扫过了叶晓溪的玲珑有致身体。

shit,江映寒在心里暗骂,真想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没有!”叶晓溪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听到他的话,她感觉很不舒服,自己像是成了他的所有物一样,难不成她还要像一个宠物一样摇尾乞怜?

“我到家了,停车吧!”叶晓溪愤愤地说。

江映寒一声不吱,敛眉瞧了她一眼,停了车。

叶晓溪默默走回住的地方,然而江映寒也尾随着进来了。

他把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意地丢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松了松领带,然后用力扯开领口。

随性的男子气息瞬间充斥了叶晓溪所有的的感官。

江映寒半挽起衣袖,露出了属于男子汉的精壮小臂。他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从冰箱里抽出了一瓶酒,转身看向叶晓溪,示意她,“来点?”

叶晓溪捂住腹部,紧张的摇了摇头,江映寒没有勉强她,“过来坐!”

叶晓溪怕他生气,只好乖乖地坐过去。江映寒没理她,自顾自喝了一口酒,突然顺势握住了她的下巴,嘴对嘴地灌了进去。叶晓溪拼命挣扎,没成想激起了江映寒的征服欲,他反身欺上了叶晓溪的身体。

他们依旧唇齿相依着,叶晓溪想说话却只能呜咽。

“怎么?不愿意?”江映寒淡漠的声音响起。

叶晓溪闻着男人身上淡淡的烟味,“不……不是……”叶晓溪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他。

“那还犹豫什么?”江映寒把她抱向了自己的腿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