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又怀孕了?

这天,有位顾客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

馥郁的咖啡与甜蜜的焦糖相混合的温暖气味氤氲在整个冰吧里。可不知道怎么,叶晓溪闻着这味道就感觉恶心,并开始不停地干呕。

冰吧的老板还以为她生了病,关切的问道:“怎么啦?晓溪,你是身体不舒服吗?回家休息休息吧,这些日子你也够忙了,多亏你,这冰吧的生意可好了不少。”

叶晓溪是一个医生,她已经感到了最近自己身体的异样,一颗心忍不住高高地提了起来。

毫无办法之下,她只得连忙去药店买了个几个验孕棒回来。

当她真的坐在马桶上亲眼看到那两条红杠杠时,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嘴,大脑一片空白。

她不敢相信,又试了一次,可结果还是一样。

“我又怀孕了?”

算算时间,应该恰好是陈阳给她下了药的那次。她因为情欲,而忘记了安全措施,赶来救场的江映寒也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叶晓溪抚了抚自己仍旧平坦的小腹,震惊过后不由得感到了一些惊喜。

看来老天待我还是不薄的。

让我丧失了亲人,又让我丢弃了家庭,还好最后还留给了我一个新的生命,一个新的希望。叶晓溪想,自己的孩子能像江千亦那样可爱就好了,但是一定不要那么病弱弱的,不然该多心疼啊。

她一直在马桶上坐到双腿发麻,才丢掉验孕棒,扶着墙堪堪站起。

最近的饮食和生活习惯要改改了呢,她想,总在冰吧待着非得难受死不可。

想到这,叶晓溪回了冰吧,准备辞职。只是没想到的是,一个令她意外的人出现在了这里。

“是叶小姐吗?我是程程的妈妈,我叫杨茹萍。”

随着一阵婉转却傲气的声音响起,一个和薛程程有些七八分相似的女人出现在她眼前。

怔了一会,叶晓溪勉强地笑了笑,算是认了命。她抬头看向那个接近五十而脸颊依旧娇嫩的妇人,终于知道薛程程病弱美人的气质来自于谁。

这次意外的会面让叶晓溪始料未及,甚至直接把对“正牌”薛程程的畏惧转移到了她的妈妈上。对于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叶晓溪更多的是对她未知意图的恐慌。

没有等到她的回复,杨茹萍皱了皱眉,“我在冰吧等了你很久了,希望叶小姐今天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她盯着眼前的女孩子看着,眼睛一瞬也没有转开。叶晓溪身着一袭甜美长裙,铺散下的卷发更是显得下巴尖俏,整个人温柔而坚定,看起来是想让人怜惜的那种好女孩。

而且,叶晓溪并未躲避她的目光,不卑不亢,穿着不显眼却仍有着贵女的风范。

四年前她就是这样!杨茹萍想到那做着低贱的代孕,却又好像拥有一身傲骨的叶晓溪,眼神矛盾起来。当年,是她看了她的资料,怜惜她,才多让手下多打了点钱给她。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杨茹萍可能真的会很欣赏这个女孩子,可是没想到如今她竟成了江映寒的女人……

杨茹萍的神情不停转换着,让叶晓溪浑身不自在。

她站得实在受不住了,只能硬着头皮开门见山地问道:“阿姨,你今天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呢?”

叶晓溪尽管看着面容淡然,不卑不亢,然而放在桌下的双手,却早已经紧紧地搅在了一起。

“坐吧,叶小姐。我们不急着说话,你想喝点什么?杨枝冰露?”杨茹萍收起探究的目光,轻轻道。

你不急?我还急呢。叶晓溪不敢喝些伤身的东西,回头礼貌地告诉老板,“热水就好。”

杨茹萍奇怪地看了看叶晓溪,“姑娘家的,不都喜欢些甜食吗,怎么养起生来了?”

叶晓溪装作淡定地样子,笑了笑,“我是一名医生。”

开玩笑,要是让薛程程的妈妈知道她怀了江映寒的孩子,她还能有活路了吗?叶晓溪抓紧了裙角。

杨茹萍不再说话,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一张支票,“听说叶小姐最近手头蛮紧的,我能为叶小姐提供一个前途。想必叶小姐能明白我的意思。”

叶晓溪瞥到了支票上的数字,心道,还真大方。她定了定神,将支票推了回去,一脸坦然道:“我是很缺钱,可惜我这个人还有点原则。”

对于那张三百万的支票,叶晓溪确实很喜欢,只是收了支票,自己就成了任凭别人差遣的小喽啰,想必谁也不会瞧得起自己。她的骨气,才是真正价值万金的东西!

“不要不识好歹啊小姑娘,拿了钱,出了国,和江映寒一刀两断,我还会安排你的生活。若是你再执迷不悟,可别怪我不客气了。”杨茹萍见她软的不吃,态度开始强硬了起来。

不过,恰好叶晓溪最见不得别人威逼她,她不吃敬酒,更不吃罚酒。

“不客气就不客气吧,您现在也没对我客气到哪去!”叶晓溪淡淡地指出。

杨茹萍听着她不冷不热的话,开始恼怒起来,“虽然我们家程程和映寒还没有结婚,可是她已经为了江映寒生了一个儿子。程程和映寒是千亦的亲生父母,而对千亦来说,你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你觉得这样的你,把千亦的母亲挤掉以后,千亦会怎么看你?“

叶晓溪耳边回荡着杨茹萍的话,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她是不怎么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可是她却真的喜欢那个聪慧可爱的孩子,尤其是她现在又怀了江映寒的孩子……千亦会不会……

叶晓溪摇了摇头,“你到底想说什么?”语气却不复之前的果断,变得犹疑起来。

杨茹萍找她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离江映寒远一些,但是她提千亦做什么?她怎么会发现她很喜欢千亦?并且怎么会想到利用千亦对我的排斥赶走她?叶晓溪手足无措地想。

“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明白,你根本不可能和江映寒在一起,更何况江家要的是门当户对的媳妇,程程虽然还没嫁过去,但是江家和薛家两家的关系胜似一家,你可明白?”杨茹萍加重了语气,这个女人是千亦的生母,一定不能让她和江映寒关系更近!

叶晓溪这次低头不语,商场上的合作,她是知道一些的,联姻往往是一种手段,并不靠爱情维系。这次的仗,她怕是打不赢了。半晌,叶晓溪轻声道:“我明白。”

杨茹萍是在说她和江映寒不可能吧,她的感到小小的心脏在翻江倒海,上面的每一寸血管都像是要爆裂般的痛苦,她可能真的是爱了。叶晓溪轻轻用手抚住小腹,既然想爱爱不得,留下一丝念想不也一样吗?

不知不觉,小腹上的那只手已经满是汗水,水汽透过薄薄的衣料,沾湿了她的肌肤。

杨茹萍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不就是傲气吗?哪怕叶晓溪是千亦的亲生母亲,她也有把握让这个女人缴械投降,放任薛程程和江映寒双宿双飞。

“既然你明白我的意思,那就拿着这些钱赶紧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出现江映寒的眼前。”杨茹萍又把支票推了回来。

叶晓溪接过支票,“钱我是不会要的。”叶晓溪坚定地说,她冷漠地瞧着杨茹萍脸上瞬间腾起的阴霾,淡然地告知。

然后一点一点将手中的支票撕成了碎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