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阴云密布

第二天一早,无论叶晓溪多么想逃避这一切,她都要去上班。

跌跌撞撞换好衣服,踉踉跄跄地走出家门,她仿若失魂落魄的酒鬼,没有一步能按照既定轨道迈出。

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让她撞了几多,她仍单向地沉浸在悲伤里,还未清醒。直到一阵阵惊呼声泛起,迷蒙中的叶晓溪突然惊醒,她看着眼前疾驰的车子,突然就想这么了结了一生。

在她来不及反应的这几秒里,车子还是刹住了,稳妥地贴着她的衣服。

真遗憾,叶晓溪想,既然老天还不让我死去,那我就充满斗志地活吧。

她又拾起了精神,在晨光中眯眼看向车主。

薛世流神色不虞地下了车,没想到差点撞到的竟是叶晓溪,他又后怕又惊喜,“是你?”

叶晓溪困惑的看着这个眉目清朗的男人,“我们见过?”

她不记得自己,薛世流可惜地摇了摇头,“你没事吧。”

叶晓溪不好意思地道了歉,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坦然地离开了。

到了医院门口,正好看到陈阳的母亲和妹妹堵在那里。

“叶晓溪,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害得我们这么苦!让我们家陈阳入狱,又骗光了我们所有的钱,这世上可有你这样的人哪?”陈阳的妈妈许流丽大声质问。

“可不是嘛,自己不要脸还要泼脏水到自己的丈夫上,就更可耻了!”陈阳妹妹陈曦跟着附议。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之前陈阳是怎么对我的?我还怕我现在下手太轻了呢!”叶晓溪气急,“你们有胆量来找我麻烦,怎么不去找江映寒?他也从中帮了不少忙呢!”

“你……你……不过也是个小三,怎么有脸这么跟我们说话?”许流丽喝道,“你个贱人——”

说着,要上手来抓叶晓溪的头发。

叶晓溪哪能任她为所欲为?微微一个侧身就躲过了许流丽伸过来的手,许流丽气极一时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台阶前,头磕在了石头上,血如泉涌。

陈曦看着自己的妈妈吃了亏还受了伤,哪能乐意?当下便对着车流人流呼喊起来:“哎呦!我们可真命苦啊!明目张胆地杀人啦!”

在帝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比比皆是,渐渐,周围的人多了起来,并开始对着叶晓溪指指点点。

叶晓溪不理他们,想要走上前为许流丽查看,陈曦猛的拦住她,“你还要做什么?还嫌害我们害得还不够吗!”

“我推没推她监控看的一清二楚。另外,我是大夫,我是为了治病!我可没你们那么狭隘,现在想让我看我还不看了呢!这就是医院,你给她送进去吧!”叶晓溪冷声道。

陈曦狠狠瞪了叶晓溪一眼,才连忙搀扶着许流丽进了医院。

待叶晓溪走到办公室里,护士小佟就过来寻她,“刚才外面怎么回事啊,怎么都传你欺负老太太?”

叶晓溪冷哼了一声,“颠倒是非黑白,她自己摔下去的。”

小佟忙道,“不是这回事啊,你马上评职称了,要是让这件事影响你晋升多不值当啊!”

叶晓溪摇摇头:“这职称要是因为这种破事就丢了,我也不稀罕!”

这些日子经历了这么多,小小的职称叶晓溪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两人说着话,小佟突然看到了逆着人流走来的江映寒,她连忙拍了拍叶晓溪。

叶晓溪向他望去,但江映寒没有看见她,径直走进了vip监察室。

叶晓溪想到那个娇弱却可怕的薛程程,脸上的血色渐渐消失。

叶晓溪有点晃神,她仿佛看见一把利剑破空而来,斩向她的胸口,在心脏处停留,用力碾压,又迅速拔出。

鲜血淋淋,寒霜密布。

vip监察室内,除了江映寒和薛程程,还有薛程程的哥哥薛世流。

“程程,怎么样?好些了吗?”薛世流温柔地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薛程程。

“好很多啦哥,只要一看到映寒,感觉什么病都能好起来呢。”薛程程娇滴滴地说。

“哈哈哈哈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都没有说过看到哥哥感觉身体大好。”薛世流大笑着打趣道。

江映寒默默看着,既不参与也不融入,只道,“今天就能出院了。”

“那先让程程去你那儿住吧,让她和千亦亲近亲近,孩子还是得妈妈来带。”薛世流建议,眼底闪过精光。

“嗯。”

江映寒看着薛程程,孩子还是要妈妈来带吗……他的脑海中闪过叶晓溪倔强嘴硬的样子,却没反驳薛世流的话。

“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地让你们下场。”江映寒想。

然而他还是在薛世流这个老狐狸面前,轻轻搀扶起薛程程,对千亦的“妈妈”保留了部分尊重。

回到家,江映寒看着薛程程躺到床上,就准备起身离开。刚走出几步,薛程程立马摇摇晃晃着站了起来。

这几个简单的动作仿佛花光了她所有力气,接下来她就面色苍白地倒在了江映寒身上。

江映寒反手扶住她,在心里冷笑,但仍将她抱回床上,较为关心地告知她不要乱动。

薛程程还不知事情败露,甜甜地唤着江映寒,“映寒,过几天我身体好一些,我们带千亦出去玩吧。我们……可以……去海边。我知道你是喜欢海的,我呢,去哪儿玩都可以,因为我爱你,你在我身边就好……啊,还有千亦。”

江映寒的嗓音低醇得像拉菲,“好。”

薛程程发现他并没有拒绝,欣喜若狂,脸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然后微醺在他的嗓音里,微微闭眼。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