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其乐融融的一家

停好了车子,回到家,江映寒让叶晓溪先进屋子,去客厅里等着,待他换完衣服两人一起去探望千亦。

叶晓溪在客厅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出来,等待中,竟窝在松软的沙发上渐渐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尖锐的女声惊醒。“哟!你就是叶晓溪?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啊!别人家你就这么睡?还是你故意勾.引我家江映寒?”

叶晓溪定睛看去,发现是一个浓妆艳抹的贵妇人,看似嚣张跋扈,十分不好惹的样子。

叶晓溪本就觉得理亏,这种情况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羞赧得要钻进地缝去了。

“我……”叶晓溪艰难地开口。

“你什么?说吧,什么目的接近我们江映寒?听说你还为了钱要和前夫离婚?”那妇人咄咄逼人,丝毫不给叶晓溪应答的时间。

没等叶晓溪再说话,恼怒的江映寒走了出来,看起来似乎刚洗完澡。

他看向妇人,“你还真以为是你我妈了?我的女人用的着你来管教?我都不知道是你是我爸什么时候的女人!”

妇人似被戳到痛处,差点气得跳脚,“像叶晓溪这么低劣的你也看的上眼?”

“滚!别让我说第二次!”这次江映寒没用正眼看她,只冷声命令道。

那妇人被吓了一跳,狠狠瞪了一眼叶晓溪,站起来扭着屁股灰溜溜地走了。

叶晓溪有点难堪,她看向江映寒,欲言又止。

江映寒低头歉疚地看向她,“没事,不用理她。去看看千亦吧。”

叶晓溪点点头,便跟着江映寒去了千亦的屋子。

去时,千亦正在扭魔方,小小的手左右交替着,灵活得很,很快拼好了整个魔方。

叶晓溪看着这个懂事灵敏的孩子,不知为何竟难以忍受地心痛。

千亦看到叶晓溪,开心地叫了一声阿姨。叶晓溪笑着应下,便为他检查身体,初步觉得没有大碍,便让江映寒去忙,自己则留下陪着这个可爱的孩子玩了。

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江映寒眼眸亮了亮,出了门便给韩旭打电话,“旭,查查千亦到底是不是薛程程生下来的。”

韩旭正在电话那边喝茶,听了江映寒的话,差点把茶水喷出来,“什么?!”韩旭捋了捋最近发生的事情,心中也有了疑惑,“是血型的问题吗?”

“没错,恰巧四年前叶晓溪去外地做过代.孕,你去查查与此事的联系。对了,去探探陈阳对这件事知道多少。”江映寒沉静地说。

听着韩旭在电话那边慎重地应了,江映寒才缓缓挂断电话。

半夜,叶晓溪起床想去倒些水,路过千亦的床边,就顺便抬眼看了看他,这一看可了不得,他似乎是发了烧,白皙的脸颊变得涨红,而本该红润的嘴唇隐隐透着紫色。

叶晓溪暗叫不好,慌忙去探查他的情况,她摸摸他的额头,发现果然滚烫。来不及想什么,她赶紧为千亦做物理降温,将沾湿的毛巾敷在他的头上,并不停地换洗。

她不敢去惊扰正熟睡的江映寒,何况她就是大夫,这些情况完全是可以应付的,就更没必要去惊动他了。

因此她这样忙了一夜,而千亦中间醒了几次,每次都是乖乖配合,不反抗也不叫嚷,吃药喝水都很听话。待到他体温稍降,叶晓溪才因为疲惫而渐渐在千亦床边睡着。

第二日,江映寒起床后来看望千亦,他发现叶晓溪竟在床边熟睡,眼下的青色隐隐可见,他明白定是千亦半夜出了状况,她照顾了一夜。

她可还不知道千亦可能是她的儿子啊,就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这是一个多么复杂的人呢。对待伤害她的人毫不留情,对待其余人又保留着那份善良和热情。

他边想着,边轻轻将叶晓溪抱回床上,使她能好好入眠。

叶晓溪醒来时,已经临近中午了,她赶紧起身,突然发现自己竟睡在床上。难道最后是自己挣扎着到床上睡的?她摸不着头绪,索性不再想,简单收拾一下就拖着疲惫的身子下了楼。

楼下坐着一个女人,身体娇弱,仿佛一吹风就倒。眼角含情,眉头微蹙,活生生的林黛玉般的可人儿。那女人正是江映寒的未婚妻薛程程。

她一惊,想悄悄躲上去,但薛程程已经看到了她。

“你是谁?叶晓溪?”她挑剔地从头到脚扫视叶晓溪,“就你这样还想勾搭映寒?做梦吧!”

叶晓溪想到记者们提到的江映寒未婚妻,感到头皮一紧,心里说不出的苦。

然而她却只能默默走下楼来,面对气焰高昂的“正牌”。

“我……”

“啪!”

叶晓溪刚想说话,就被迎面来的一巴掌打昏了头,薛程程这女人看似软弱,打起人来下手却分外狠毒。

她掐起叶晓溪的脸,把指甲都陷进肉里,“手感不错啊,小贱人,我要是毁了你这张脸你说你还能不能再去勾搭我的映寒了?”

“我……我没有。”叶晓溪没什么底气地回答,想要用力挣脱掉这个女人。

“住手!”江映寒皱着眉,“薛程程!你在干什么!”

“我来看看孩子,顺便想让她知道知道我们一家三口才是真的绝配。”薛程程自然地收起了手。

江映寒松了松领口,皱着眉观察了一下叶晓溪没受没受伤,就把她拉到了身后。

薛程程凝视着他向着那个小贱人的举动,恨不得撕碎了叶晓溪。但她还是忍了下来,并保持高傲地笑了一下。

江映寒回头对叶晓溪道,“你先出去等等我们,我们有话要说。”

叶晓溪失魂落魄地点点头,强咬着牙对江映寒挤出了一个笑容,假装强势地走向了客厅外侧。

她翻到自己昨夜放在这里忘记拿进去的行李,拿出出门穿的衣服,犹豫了一下,便在客厅里快速换好了。

她焦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想象着江映寒一家其乐融融的画面,心里难以平静。

叶晓溪不停地安慰自己,江映寒不过是金主,哪怕发生了关系也不该有情,否则自己也该责备自己破坏别人家庭。

她掩上心中的情门,踉跄地离开了江映寒的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