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不想知道

“记住了,我的女人,容不得被人诋毁,不管是谁。”

这句话显然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不管是曼冬叫来的记者,还是在场拿手机拍视频的人,都接收到了江映寒的警告。

“奇怪了,江总的未婚妻不是薛家的小姐吗?怎么会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医生啊?”

有人开始疑惑,慢慢的延伸开来,即使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已经为这件事编了老长的一段故事,催人泪下。

叶晓溪震惊,他的女人?不是情人吗?不过也算是女人吧,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随即也不再纠结了,抬脚走向曼冬。

“曼冬,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自己好自为之,有的事情该做,有的事情不能做,在你下一次勾搭男人的时候,一定要搞清楚,这个男人在没了家里的那个女人以后会是怎样的下场,不要说不是我故意拿掉你的孩子,就算是,你也应该感谢我,解救了你,也解救了你的孩子。”

在曼冬和大家震惊的目光下,叶晓溪和江映寒去了VIP病房。

“爸爸,你来了啊?”虚弱的声音让叶晓溪的心一震,这么稚嫩的声音,怎么就要忍受这样的痛苦了呢?

“千亦,今天你感觉怎么样?”江映寒蹲坐在病床边,看着孩子的眼神格外的温柔,叶晓溪没有见过这样的江映寒。

“我感觉很好,一点都不疼,爸爸不要担心了,这个阿姨是给我输血的阿姨吗?”江千亦看到了叶晓溪站在一边,雪白的病房里面,叶晓溪黑色的裙子显得格外的刺眼。

“是啊,我就是你的家庭医生,千亦以后就由叶阿姨照顾好不好。”叶晓溪眼角的温柔渐渐泛起水雾,那个孩子那也差不多这么大了。

“阿姨好,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家啊?我不喜欢这里。”江千亦皱着眉头,一张小脸写满了难受。

叶晓溪看着江映寒,不知道怎么回答,按照江千亦现在的情况,应该要二十四小时待在医院的。

“爸爸今天问了,今天我们就回家好不好?一会儿爸爸去处理一点事情,让叔叔带你回去,晚上爸爸和阿姨就回去找你了,好吗?”

江千亦的懂事让叶晓溪心痛,到底是怎样的环境才能够让这样一个四岁不到的孩子这么善解人意呢?

看着江映寒牵着的叶晓溪的手,江千亦笑了。

“叔叔,那个是我未来的妈妈吗?”江千亦笑的开心,保镖也尴尬的站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带你去看看你名义上的丈夫,今天过后,他就会成为你的前夫。”江映寒恢复了以往的冷静沉着,对叶晓溪也是一如既往。

在警察局,陈阳以为自己的罪行就算是认了也顶多不过是三年,没有想到自己的幻想在韩旭来了以后就完全变了,一条条的罪行砸下来,数罪并罚还好,要是随便挑一个重的,加大渲染,那就是终身监禁啊。

“陈阳,有人来看你。”

陈阳纳闷,这个时候会是谁还有这个心情来看自己呢?在审查期间,好像是不准任何人看望的吧?

看到来人后,陈阳的脸瞬间就白了,是叶晓溪,带着江映寒一起过来的叶晓溪,对,没错,是带着江映寒过来的,叶晓溪走在前面,如果不是江映寒那张脸太过于鲜明,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叶晓溪的一个保镖。

“晓溪,江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们饶了我这一次好不好?饶了我这一次,我以后在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敢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陈阳扑在了江映寒的面前,他就算是傻子,也应该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强加上这么多的罪名了,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了,能够将叶晓溪拽在手心里,歹不知对于江映寒而言,踩死他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滚,你求我干什么?”江映寒毫不客气的飞起一脚,将陈阳踹倒在地,嫌弃的拍了拍自己被陈阳碰过的裤腿,扭头坐到了一边,留下叶晓溪独自一人站在了陈阳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陈阳。

“晓溪,求求你,你饶了我,我就是鬼迷心窍,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要什么都给,我什么都给你,离婚吗?我准备离婚协议,我什么都不要,全部都给你,都给你,你饶了我好不好?我不想在牢里待一辈子。”陈阳又跪在了叶晓溪的面前,还没有碰到叶晓溪的脚呢,又一次被江映寒踹开。

“离老子的女人远一点。”霸道的语气,宣誓了主权。

“陈阳,你也有今天啊?你当初是怎么逼我的?我妈好歹你也叫了一年多的妈了,你怎么下得去手?我妈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生儿子一样,对你比对我还好,你说,你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对我怎么样我可以忍受,你对我妈下手,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叶晓溪俯身,狠狠地掐着陈阳的下巴。

“接下来,你就在牢里面忏悔你的人生吧。”叶晓溪用力的甩开,陈阳还没有反应过来,江映寒就开口了。

“韩旭,离婚协议。”

江映寒挥了挥手,韩旭就拿着一份文件进来,递到了陈阳的面前,陈阳哭哭哒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此时的陈阳心里早已悔不当初。

“晓溪,走吧,回去换衣服。”江映寒嫌弃的看了看自己的裤子,眉头紧皱,把陈阳好一顿羞辱。

“晓溪,放过我这一次,我知道当年你生下的孩子的去处,只要你让我出去,我就告诉你。”陈阳站了起来,看着叶晓溪,眼底的惧怕少了些,甚至还多了一些希望的曙光。

“我,不想知道。”叶晓溪潇洒的转身,跟着江映寒离开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