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妖界暗流起

求收藏啊~~~~~~这就是对无良最好的支持啦~~~~~

****************

从空中落下,夜熙蕾一头银色的短发也随之扬起,然后慢慢垂下,紧贴着她的耳根,耳垂上两颗小小的珍珠在阳光下闪烁。

满园的花草似是感应到她的到来,而纷纷翘首,幽幽的花香瞬间弥漫在空气中,围绕在她的身边。

她环顾了一圈,懊恼地拍向自己的额头,她果然是路痴,还说什么开溜最强,结果跑到哪儿都不知道了。

忽的,一个人影落在了她的身后,那么轻盈,那么悠闲,缓缓下降,触地无声。

她重重叹了口气,郁闷之余,她感觉到了迷路并不全是她的原因。她慢慢转身,看向阴魂不散的夜孤恒,嗤笑:“老狐狸,你到底在王宫里设了几个迷魂阵。”

“蕾儿,我说过,你逃不掉的。”夜孤恒伸出了右手,手上的指甲开始慢慢变长。

夜熙蕾后退了一步,扬手指天:“你不要逼我再劈你一次!”

“蕾儿。”夜孤恒脚尖离地,虚步漂浮着缓缓靠近她,“说实话,我真是舍不得将你送给那些妖王,你比你的母亲还要美丽。”长长的指甲轻轻抚过夜熙蕾的面颊,夜熙蕾在听到母亲两个字时,银瞳立时收缩。

她愤恨地瞪着夜孤恒:“你娶母亲,只是因为她的美丽?!”

“你以为呢?”

“难道没有半分爱意?!”

“不,我爱她,可是,她让我太失望了……”夜孤恒平平淡淡地说着,视线在夜熙蕾倾国倾城的脸上流连,“啧啧啧,那些妖王怎么配得上你?”

“是的!他们配不上我!”夜熙蕾挥开夜孤恒爱抚她的手,“因为我有可能是神仙的女儿!”她决定搬出那个可能是神仙的父亲,让夜孤恒有所忌惮。

却未料,夜孤恒听罢大笑:“哈哈哈,你如果是神仙的女儿,那只有死路一条!你认为神仙会让你这个污点存在吗!别忘了,我们是妖!”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娘亲说,人很复杂,仙很冷酷,神更无情,只有同类,才会相濡以沫。然而,她不再是他们的同类,她非人,非妖,非神,非仙,非魔,非鬼,她已经什么都不是,她不属于任何种族,她被六界抛弃,成了六界之外的东西。

六届之外……她灵光乍现,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收容她,成为她的家。无论谁,都会需要一个家。

夜孤恒见她走神,唇角一扬,轻喃:“可惜啊可惜,但为了狐族的未来,值得。”他猛地扬手,一张闪耀着蓝光的网撒向夜熙蕾。

夜熙蕾陡然回神,惊讶地看着那从天而降的锁妖网,心跳加速,她难道就这样被老狐狸抓住?她好想喊你上我下,可是,他们已经缘尽,即使喊上百遍,他也不会再出现,来救她这只低等小妖。

她不服地咬紧下唇,就算被捉住,她也不会任老狐狸摆布,将她作为一颗惑乱妖界的棋子。

忽的,一阵狂风猛地从她身后扬来,那阵风竟是吹走了锁妖网,与此同时,四大长老站在了她的周围。

她来不及惊喜,四大长老中的两人就在她的身后开始发力,一个黑色的漩涡在他们面前渐渐形成,似要打开什么通道。

另两个长老面对夜孤恒,手捋长须,一脸气愤:“小恒,小蕾是你的女儿!”

小恒?夜熙蕾听到这个称呼忍不住想笑,也就忘了跟可爱的长老们打招呼。

夜孤恒的脸青白交加,他现在已经是有儿有女的狐王,可不是当年那个小恒,他沉沉说道:“长老,既然你们也说蕾儿是我的女儿,就请让开,莫要干涉我们父女之间的事!”

“鬼才是你女儿呢!”夜熙蕾躲在长老的身后,马上就恢复了气焰,可谓狐假虎威,“长老,他不是我父王!”

“啊!你不是!”四大长老大惊,正打开通道的两个长老马上说:“老大,她不是小恒的女儿,也就不是王室,我们这样算不算谋反?”

夜熙蕾见四大长老出现了犹豫之色,立刻道:“可是我是你们最得意的徒弟啊!你们看好我做神仙的哪!”

四大长老想了想,也对,他们都一把老骨头了,活了万把岁,屁功绩都没有,等两腿一伸的时候,米人会记住他们。但是,他们一旦培养出一个神仙,就不同了!他们将流芳百世,说不定还会桃李满天下。

所以,他们决定还是帮助夜熙蕾。

“长老!你们不要犯糊涂!”夜孤恒发了急,他毕竟不是四大长老的对手。

长老冷冷白了他一眼,他不过也是个狐王,但夜熙蕾不同,她是成仙的种子选手。两个长老负责拦住夜孤恒,另两个打开了通道。

“小蕾,我们只能开启去人间的通道。”其中一个对夜熙蕾说。

“好好好。”夜熙蕾求之不得。她刚要跨入,被长老拉住,回头,一哆嗦,长老们内牛(泪流)满面:“小蕾啊,去了人间就要好好做妖,认真修仙,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啊。”

“呃……是。”走人,又被拽回。

“还有啊,不要得罪小仙,他们是仙中的小人。”

“呃……好。”再走人,再被拽回。

“还有啊,如果成了仙记得要回来看我们,有什么仙丹仙药也给我们带点。”

“知道了……”

“还有啊,人间很危险,万事小心,钱包要看牢,不要随便和陌生的人鬼畜生说话。”

“呃……长老。”

“什么?”

“你到底让不让我走啊!”

“哦,对对对,你快走,这里有我们!”

“好!我走了,你们顶住!后会有期!”说完,夜熙蕾头也不回地跳入通道,长老们继续泪流满面,感叹:“真是没良心啊,也不说声谢谢,哎,所以说她能成仙,因为她够无情哪。”

他们大功告成地消失在夜孤恒的面前,气得夜孤恒脸色发青,咬牙切齿。但随即,他笑了,就让妖王们到人间去抢吧,若事情闹大,界王势必会干涉,那这些妖王,呵……

他反倒变得轻松,就让一切去自然发展。

众妖王最终因为夜熙蕾的再次逃离,满怀失落地离去。他们看着魄泽和獓炎时,都带着一丝愤怒,狐王假作愧疚,实则细细观察,暗喜裂痕已在妖王之间形成。

出了狐王宫,各大妖王纷纷坐着自己的妖兽离开。

魄泽手拿夜熙蕾留下的丝巾,丝巾的顺滑地超过了妖界任何一种丝绸,那滑腻的触感,如同一个女子的肌肤。甚至带上了夜熙蕾身上特有的清香,果真如夜熙蕾所说,这丝巾上,有着奇特的温度。

忽然间,一个女子的背影出现在魄泽的眼前,她似是全身赤裸,近在眼前,却很朦胧,她的身上,缠绕着薄薄的略微透明的轻纱,透过那层薄纱,就可以触摸到那如同琼脂的肌肤。

心脏猛然收缩,魄泽立时将手中的丝巾甩到獓炎的面前,故作镇定:“给你。”

獓炎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提起丝巾的一端,放到鼻前嗅闻,享受般地闭上了眼睛:“恩~~就像美人在眼前。”

不知为何,他的这个动作,和这句赞叹让魄泽很是烦躁,他立时抽回丝巾,獓炎当即侧首看他,微笑:“怎么,舍不得?”

魄泽拧了拧眉:“不是,你的样子让我恶心。”

獓炎摇头轻笑:“哎~~你真是不解风情,没劲的男人。”

魄泽懒得看獓炎:“这条丝巾可以追踪她,你不是想要她?”他对上獓炎充满兴趣的眼睛,獓炎微笑点头:“不错,追踪是你的强项,看来要麻烦你帮我找回我的花瓶了。”

“恩。”魄泽收起丝巾,随意卷了卷,放入怀中。

与此同时,他们的身后急急走来夜阑,夜阑向他们抱拳感激:“谢谢你们帮助小蕾。”

“不客气。”獓炎脚下生云,“阑殿下对妹妹的疼爱我们有目共睹,只是不知这份疼爱中,到底还剩多少兄妹之间的情谊?”

夜阑一怔,垂眸回避獓炎那如针的视线。再次抬眸时,魄泽与獓炎一黑一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那幻彩的云彩之中。

他接下去又该如何?是去人间找寻小蕾,还是留下来看住他的父王?未来不可知,故让人深感迷茫。

“小蕾,莫再回妖界,我不会再有第三次勇气,将你放走……”他望着夜熙蕾最喜欢的七彩云层,轻轻感叹。

***********

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新人洛小伍新作《穿越之倾国妖孽》。书号:1218253

简介:妖孽,你说我是妖孽?说话要证据的,不然告你诽谤!

什么什么?媚颜惑主,诱王叛乱,外族入侵,动国之根本?

有没搞错?!喂喂喂,不要太过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