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微笑

一锅小馄饨,很快就被众人分食干净,然后就地围着火堆又吃起了烤鱼。

梳着包子头的小丫头汀兰也同古灵说起了自己这一行人,因为老爷郁文涛辞官,故而就带着夫人古氏和少爷郁乘风以及几个家仆一同回乡,打算在郁文涛的老家湖阳省泾河县南溪村安置下来。

他们已经离京五日有余,今日再行一日,傍晚便可抵达湖阳省城,正巧,就在这里碰上了古灵从人贩子手里逃脱。

郁文涛夫妻二人都不喜吃鱼,这会古氏吃完了小馄饨,一边小口喝着米粥,一边唏嘘:“真是可怜,好在姑娘总算从人贩子手里逃了出来。”她又打量着古灵,问道:“姑娘家住何处?等到了湖阳,我们家老爷还能帮着给姑娘家里送个信,好叫姑娘家里来接人。”

古灵已经想好了说辞,稍微犹豫了一会,就顶着一脸迷茫无奈的表情对古氏道:“......不瞒夫人,许是因为头上这伤,小女子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之前的事了......”

郁文涛与古氏对视一眼,李文涛倒是乐了。

“那正好,留下来给老爷当个便宜儿媳!”

古灵扶额,正不知如何应对,就听得古氏怼了他一句,“你闭嘴!哪有没见几面就让人小姑娘给你当儿媳的,仔细把人吓跑!”教训完老爷,古氏又笑眯眯的问古灵,“那不如姑娘还是先随我们一同进城,等到了城里,寻上一处医馆好好瞧瞧,再做打算如何?”

古灵应下了,又诚恳向夫妻两人道谢,“还要多谢老爷夫人和少爷从人贩子手里救下小女子,此大恩没齿难忘,来日必定......”

“别来日了!老爷我正缺个儿媳!”

古灵控制不住地嘴角微抽,好好一个大帅哥,哪里会愁娶不到媳妇,还得在路上随便捡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就带回去当儿媳。

好在这个话题再次被本在一旁安静喝粥的郁乘风打断。

“时候不早了,还是早点起程吧。”

他及其利索的放下空碗起身,招呼着众镖师洗碗收拾东西,牵马准备出发。古氏有些情绪低落,一言不发任由丫头汀兰扶着起身往马车去了,留下的郁文涛长叹一口气,遂即起身,缓缓向着古灵道:“丫头,你一会先跟汀兰坐一辆马车吧。”

古灵点头应下,目送他跟着古氏钻进了同一辆马车,不一会,就被跳下车来的汀兰拉着去另一辆马车了,“走吧,我带你去我那一车!”

古灵一边被她拉着,一边暗暗想着,为何一提到郁乘风的婚娶之事,这一家三口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如此,微妙?

摇了摇头,别人的家事还是少知道得为妙。

跟着汀兰坐上马车,又陪着她闲聊了一会,就听得车外领头的镖师徐兰生扬声喊了一句,“启程了!”

马车缓缓向着官道前行,古灵撩起车窗挂着的帘子望了眼车外的情景,只见得自己坐的这辆车后面跟着载货的马车和几名镖师,马车前面是郁文涛和古氏乘坐的马车,再前面就是徐兰生和郁乘风骑着马并排而行。

汀兰凑过来看了一眼窗外,“别看啦,荒郊野岭也没啥好看的了,你再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从人贩子手上逃出来的吧!”

小丫头提起这个,一张肉乎乎的小脸上就挂满了兴奋,古灵叹了口气,这丫头,怕是把自己从人贩子手上逃脱的故事当话本相声来听了。

她见古灵没做声,又很快呸了两声,“哎呀……对不起,被人贩子拐了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我还一直提起你的伤心事,实在对不住了,我再也不问了!”

古灵笑了笑,这小丫头倒也直爽可爱。

汀兰看她笑了,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只是撑着下巴,嘴里念念有词。

“少爷说今天傍晚就能到湖阳了,进了城还得在城里找客栈歇一晚,第二天才能启程去南溪村。”

小丫头歪了歪头,“也不知道我爹和疏竹有没有在南溪村置办好宅子。”

古灵不禁问了一声,“你爹?疏竹又是谁?”

汀兰眨着大眼,“我爹是给老爷夫人当管家的啦,疏竹是我弟弟,给少爷当书童的,我们随老爷夫人从京城出发前,老爷就打发着我爹跟疏竹一起先去南溪村买宅子和田产啦。”

原来如此,先让管家回去置办家产住宅,再举家搬迁。

不过现在回想一下,这一行人中,除了郁家三口和近十名镖师外,正儿八经的家仆,到目前为止古灵见过的就只有汀兰一人了。

于是古灵又试探着问汀兰:“汀兰,你们家老爷这次回来怎么只带了你一个人伺候?”

汀兰撇了撇嘴,凑到她耳边,“我悄悄地告诉你啊,你可不许嚷嚷出去。”

古灵连忙保证绝不声张。小丫头于是满意地凑过来说道:“我们家老爷其实是被奸人设计丢了官,连家产也被吞了,于是只能带着夫人少爷和我们一家回乡种田了。”

古灵有些明白了,不分古今,官场一直都是派系复杂前途难测的地方,郁文涛被人设计丢了官,还破了财,举家回乡避开纷争,也算是保全了妻儿,虽然丢官回家种田这事说起来确实算不得什么好事,不过好歹家还在。

古灵叹了口气,“种田也好,说不定你们家老爷正好做官做累了,正想回乡把酒话桑麻,体验一回乡下的慢生活安度余年。”

汀兰点了点头,“我爹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他说的话没你说的这么文绉绉的,你是不是上过书院?还是在家里请过先生?”小丫头又开始一连串的发问,“我听夫人说,京城里还有女子书院,有钱人也会给自家的小姐请先生,在家学琴棋书画,你说话文绉绉的,是不是也学过?”

古灵心里直呼大意了,又扯出一个尴尬且略带苦涩的微笑,“……我也不知道……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小丫头捂着嘴震惊,“对不起对不起!哎呀,又忘了你被磕坏了头了!”

一边被小丫头安慰着,古灵一边庆幸着,果然失忆梗就是万能的,更别说自己额头上的伤口,简直就是最强失忆梗助攻。

古灵露出了微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