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鲜虾小馄饨

天渐渐放亮,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许久,坐在火堆旁烤了许久的火,身上也变得暖洋洋的,古灵终于有些犯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抱着膝盖打起了盹。

没多久,就被周围的响动声惊醒。

镖师们另架了一堆枯枝,烧起了热水,甚至还熬上了一锅米粥。

被古灵抱了小腿的帅哥不知去向,夜里的那位老爷似乎也还没起床,古灵缓缓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问过一名镖师后,得知附近不远处有一个小湖,就打算去湖边洗个脸,顺便小解。

小解过后,古灵来到小湖边,蹲下身子掬起一捧湖水洗了手。湖水微凉,却也算是干净。小心地避开包扎好的伤口,洗过了脸,拿袖子沾了沾脸上残留的水珠,起身准备返回车队。

站起身,就发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身影,修长俊挺,手中拎着一只竹篓,还在不停往下滴水。

“姑娘醒了?”

古灵点了点头。

“嗯,刚醒,就想着来洗个脸。”

说完,古灵又看了看他拎着的竹篓问道:“公子这是......”

“让姑娘见笑了,家父这几日赶路一直嫌干粮难以下咽,正好此处有湖,就早起抓了些鱼虾,好让家父家母改善饮食。”

他一边说着,一边提起竹篓,打开盖子给古灵瞧里面的鱼虾。

鱼和虾皆已被他处理干净,微微带着些腥味。

古灵有些意外。

分量还不算少,连个鱼竿都没有,就凭一个竹篓就能捕到这些鱼虾?

似乎是瞧出了古灵面上的疑惑,他适时开口,“在下用昨日吃剩的些许米粮团成团子放进篓中,再将竹篓置于湖边水下,就得了这些收获。”

古灵恍然,“原来如此,公子妙思。”

宜家宜室。

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古灵跟上他的步伐,一路往车队走去。

老远就闻到了谷物煮熟的香气,眼见着镖师们已经煮好了米粥,正拿着碗有序盛粥,领头的镖师对着古灵两人扬声招呼:“乘风!粥煮好了,快过来吃!”

郁乘风应了一声,笑着走了过去。

“辛苦了,还得麻烦兄弟们费心伙食。”

领头那镖师立刻笑着擂了他一拳,“跟兄弟们还客气啥,也就是煮个粥,反正大家都要吃,谈得上多大麻烦!”

众镖师也都相视而笑。

郁乘风又想起了身后站着的古灵,于是转身对古灵道:“姑娘也过来喝粥吧,还有些麦饼,吃饱了我们就要继续赶路了。”

古灵道了谢,见他要走,于是忙喊住他,“不知公子准备如何料理那些鱼虾?”

随他回到车队后,见着众人似乎只准备吃些白粥和麦饼就打算赶路,且听他所言,一路上的伙食似乎都是由这些镖师在负责,再加上他提及那位老爷嫌弃干粮难以下咽,由此可以肯定,这伙人里面没有一个会做饭的。

心念一转,只是一瞬间,古灵觉得自己似乎是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岗位。

郁乘风面带不解,“这......鱼大概会直接用火烤好,河虾仁可以用来煮粥。”

果然,烹饪方法简单直接。

古灵立刻扬起笑脸,“那......不如公子将这些鱼虾交给我,我倒是会做些小吃食,正好看看能不能让令尊满意。”

眼前的小姑娘笑容格外灿烂,就连说话的声音都轻快了许多。

郁乘风将竹篓递给她,“也好,那就劳烦姑娘了。”

询问了镖师,讨来了一小袋精面粉和食盐还有几块姜,甚至领头的那个叫徐兰升的镖师还塞给古灵一小包干虾皮,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是拿虾皮来煮粥的。

用热水洗了手,古灵开始处理鱼和河虾。

在缺少调料和厨具的情况下,这几条鱼也只能做成烤鱼了,不过这些河虾倒是能做点别的。

鱼已被破肚清洗干净,直接在鱼腹上划上几刀就用树枝穿了架在火上慢慢烤着。河虾也已洗净去了头尾虾线,古灵拿了刀,将虾仁细细剁碎,拿盐调味,又将姜剁碎加了少许温开水,将搅匀的姜汁水伴进了剁碎的虾茸里,然后将虾茸搅打上劲。

最后和面做皮。

没有擀面杖,于是馄饨皮只能用手掌按压,得到了一张张形状不规整的椭圆面皮。

难看是难看了些,也不够薄,好在食材新鲜,也算是无伤大雅。

馄饨包好,给烤鱼抹了盐继续烤,古灵又起一锅,烧上了水准备煮馄饨了。

沸水下锅,煮至馄饨一个个浮起,透过面皮隐约能看到里面粉嫩的虾茸,古灵咽了咽口水,正准备将馄饨捞起,就听得身后一个小丫头的声音响起。

“咦?你是谁?......哇!这是什么!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古灵看了一眼这个凑上来的小丫头,看起来约摸十三四岁,脸颊鼓鼓十分可爱,这会正睁大了眼望着锅里的馄饨,不住地咽着口水。

咽下口水,古灵朝着她笑了笑,“姑娘且往边上靠一靠,我要将这些馄饨捞起来了,免得沸水溅到你身上了。”

圆脸丫头晃着两个小小的包子发髻,一边依言往旁边挪了挪,一边惊奇的嚷嚷着:“原来是叫馄饨吗?圆鼓鼓的真好玩,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吃食!”

将馄饨捞起,分别投进几个大碗中,然后再淋上一勺煮过馄饨的汤水,被馄饨压在碗底的虾皮顿时浮了上来,最后再加上一小撮盐搅匀。

“好了,可以吃了。”

“这就可以吃了?先让本老爷来尝尝!”

身旁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古灵和小丫头一大跳,然后就见一双手已经捧过一碗馄饨,拿了筷子。

小丫头满怀期待的看着老爷吃了第一口,一口下去,薄薄的面皮裹着滑嫩的虾茸,带着些许姜汁的辛辣,一同滑进腹中。

“好吃!”

老爷夸张的大叫一声,然后迅速夹起了第二个馄饨,胡乱吹了吹气就塞进口中。

小丫头看得直咽口水,又一溜风跳了起来跑向马车,“我去喊夫人也出来吃饭!”

“去吧去吧。”

老爷端起碗喝了一口汤,淡淡的鲜味和些许咸味随着虾茸的鲜甜在舌尖上弥散开来,令他不由得又感叹了一句,“真是好吃啊!本老爷终于又活过来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