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路茫茫

怀里抱着的这条腿,小腿劲瘦肌肉紧实有力,隔着衣物摸上去还透着腿主人的体温,腿长,是真的长。

古灵抱得更紧了,能觉察到腿主人身体肌肉有些微微僵硬的抗拒,可她打定主意不撒手。

腿的主人没有开口,倒是从他身后马车里下来的那中年人开口了。

“开个价吧。”这话是对瘦猴说的,瘦猴喘着粗气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就听得这中年人又幽幽开口。

“听这姑娘的话,你不就是个人贩子么,抓了人为的就是把这姑娘拉进城里找个地方卖掉。”中年人一针见血,“那你不如直接卖给我们好了,正好本老爷觉得这姑娘跟我儿有缘。”

古灵听得一阵腹诽,看样子自己抱着的腿的主人应该就是这中年人的儿子,只是抱个腿,这就有缘了......

瘦猴听了这番话,有些意动。

这臭丫头一路上就没老实过,这才几天,就已经连着跑了两回,要是真就这么捉了回去,路上被她逮着机会,肯定还要再跑的,除非是敲断她的腿。但是断了腿还破了相,怕是更难得卖出去了,还不如就趁此机会直接卖给这群过路的人,自己拿了银子走人,这臭丫头再跑也不关自己的事了,总归是银子到了手,还能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一想至此,瘦猴终于平复了一下雀跃的心情,吞了吞口水,讨好的笑着向中年人比了两个手指,“不贵......您给十五两银子,这丫头就是您的了!”

古灵对十五两银子还没什么概念,正寻思这是贵了还是便宜了,就听得那中年人陡然提高了声音。

“十五两?!你这狗东西,居然也敢在本老爷面前狮子大开口?”

瘦猴依然讨好的笑着,“这位老爷您可看好了!这臭丫头才十六岁,正是大好的年纪,身子健康能干事。”他语气中透着些猥琐,又接着诱导道,“更何况这丫头长相着实不赖,您只要把她的脸洗干净咯,那绝对是个千里挑一的小美人儿!”

古灵仍抱着怀里修长的腿,好死不死的就抬起了头,嘶哑着嗓子插话,“小美人儿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我可是被你们害得破了相,都算得上丑八怪了。”

借着火光,几人都清楚看到了她额头上的伤。虽然古灵自打来到这个世界起就没照过镜子,但在人贩子车上时,也大致预估了一下这具身体的伤势。

额头上的这道疤虽不长,但正在左额正中,一直蔓延到左眉尾,面积大约也有婴儿握拳那么大一块了,再加上这两个人贩子一直没给自己上药,此时伤口因是十分骇人。因此古灵心里一点都不慌,直接大大方方抬起头,分出一只手将额前纷乱的头发拂去另一边,让众人好看个清楚。

“看到没有,这么大一块疤,这张脸也算是毁了吧。”

瘦猴此刻的内心无比悔恨,啧,这臭丫头真是可恨!

那中年人倒是抚掌哈哈大笑,“好!好得很!这丫头可算是实诚。”他眯着眼,神态逐渐严肃阴沉起来,“你我可是都看到了,这丫头已经是破了相了,再说了,像你这种人贩子,本老爷随时都能将你扭送官府为民除害,你也别想在本老爷手上拿走一个铜钱!”

瘦猴忙连连讨饶,不是他怂,只是随着这一场骚动,中年人身后又出现了好几个彪形大汉,个个手中握刀,一看就是极难对付,是个人都怂。

瘦猴只得在心里一连诅咒了古灵无数次,又一脸讨好的对那中年人开口,“这位老爷说得对......反正这臭丫头也破了相,也算是砸在手上卖不出去了,既然老爷喜欢,不如就送给老爷了,能伺候老爷您,也算是这丫头前世修得的福分......小人这就告退!告退!”一边说着,一边就拔腿跑了。

古灵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倚着那条长腿,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没等她吐完气,就听得头顶一个低沉男声传来,“......现下已经无事了,姑娘可否放开在下的腿。”

这声音实在好听,低沉悦耳,古灵愣了愣神,才终于松开他的小腿,又忙这开口道歉。

“实在是对不住了......小女子走投无路也只能抓着公子,咳咳......权当是救命稻草了。”

眼前的男人退开了一步,衣摆掀起几片枯叶,“无妨。”修长白净的手伸至面前,古灵搭上他的手,就被他稳稳拉了起来。

借着火光和月色看清了他的脸,这可真是个帅哥啊。古灵心里想着。

周围重归宁静,柴火燃烧着发出哔剥的声音,暖橘色的火光投在身上,带来一阵暖意。

古灵捧着一只青瓷碗,小口啜饮着碗中的热水,饮上几口水,又啃了一口手中的麦饼。麦饼虽然是冷的,却也柔软香甜,远不是人贩子给的那冷硬如石头一般的饼子能比的。

再次感慨着终于死里逃生活了过来,古灵一边打量着周围。

统共有七辆马车,将中央的空地围成了一个圈,后四两马车明显装的是箱笼货物之类,蒙着一层油布在微微发白的天色下看不太分明,前面三辆马车就俱是带着宽敞的车厢了,除了拉车的马,一旁还拴着几匹马儿。那位自称老爷的中年人吩咐众人继续回去该休息就休息,该巡逻继续巡逻警戒,然后就惺忪着打了几个呵欠,钻进其中一辆车厢中休息了。

被古灵抱过腿的古装帅哥引着古灵坐到了火堆旁,从镖师那里讨来了一些跌打药膏和干净的纱布,帮着她上药,又给她拿来了麦饼和烧开的热水,然后就一声不发的坐在火堆旁,时不时往里投入几根枯枝。

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下来,现下不管之后是什么情形,也不会比在人贩子手中更糟了。古灵一边想着,一边又开始发愁。

也不知那位老爷救下她到底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听他说自己跟他的儿子有缘,古灵想着,又偷偷抬起头瞄了一眼身旁的帅哥,自己这具身子已经破相,估摸着他也不会看上自己带回去当小妾什么的,那就只能是为奴为婢的可能性更大了。

最糟糕的是,眼下自己人不上地不熟,又没有银钱傍身,离开这伙人完全不知道要如何生存下去,还很有可能倒霉碰上那两个人贩子再次被抓。

一想到这些,脑门上的伤口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古灵终于开始有些情绪低落了,更多的是对前路茫茫的无助迷茫。

火堆旁的两人心思各异,天色已渐渐放亮。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