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行路难

身下是坚硬冰冷的木板,伴随着马蹄哒哒声一路咯吱作响,硌的古灵全身上下都生疼,再加上路面不平一路颠簸,许久下来让人觉得都有点想吐了,手和脚都被绳子紧紧捆住,稍微挣动一下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更无法忽视的是自额头上传来一刻都不消停的钝痛,古灵借着马车颠簸的劲挪动了一下身子,感受着这具身体此刻无处不在的痛,呲牙列嘴的骂出了声。

“我可去你叉叉个腿儿!”

在现代,古灵的父母早早离婚又各自重组家庭,靠着父母每月给的生活费,古灵一路跟着姥姥长大。

当厨师的姥爷早早就去世了,姥姥带着古灵,硬是在小县城凭借着一手承自姥爷的厨艺,站稳了脚跟。

一路坎坷辛酸不足为外人道。

好不容易终于古灵大学毕业,一心想着回到小县城开个私房菜馆,接过姥姥的担子,好让老人家能好好歇歇,老人家一开始听着也是很欣慰,不料也正是因为支撑她二十多年来辛苦如一日的动力在一夕间放下了,老人家瞬间被病痛击垮了。

二十多年来在后厨高强度的劳作,还得承受来自其他男性厨师的恶意竞争,还有来自岁月的无情摧残,她的身体和心理早已不堪重负。

如今唯一放心不下的外孙女终于学业有成,也有一技傍身,虽仍有遗憾,姥姥最终还是在医院里安详的走了。

心灰意冷的古灵卖掉了盘下来准备开菜馆的店面,选择了同学们谁也不愿去的贫困县支教,小县山村,生活清苦却也闲适。

闲暇时也下厨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更多的是不想让传自姥爷和姥姥的一手厨艺就此荒废。

本想种种田教教书就这样打发余生,可惜事与愿违。

在古灵来之前,山村小学本来是没有英语老师的,全靠一个师范中文系毕业的女教师代课。古灵来支教后校长大喜过望,英文系的本科毕业生教小学英语也是绰绰有余了,于是古灵火速上岗,包揽了全校学生的英语课。

山村小学几乎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多在外务工,留下老人在老家种种田带孩子。因此整个学校其实也才七个班,各年级刚好一个班,只六年级分进度分为了快班和慢班两个班。各年级人数参差不齐,学生数量也并不太多,只靠全校连同校长在内的五个老师,倒也算能照顾周全。正好又多了个古灵,也能分担一些课业。

可也正因为空降来了一个古灵,一来就拿下了英语老师的位置,被挤下去的那位中文系毕业的女教师就暗暗恨上了古灵。

只教英语的话手上只需要带三年级到六年级总计四个班级,差不多有一百多号学生,而现在古灵上任成了新的英语老师,这就意味着这位中文系女教师就只能回去教语文,虽然还有一名语文老师和她一同授课,但就是让她觉得有一种蛋糕被抢的强烈不爽感,简单地说,就是觉得有被冒犯到。

于是没上几天课,古灵在回家路上就被郑心兰堵了个正着。

郑心兰就是那位中文系毕业的代课英语老师。

古灵对于被堵一事表示莫名其妙。

耐着性子听郑心兰bb了半天,在心里下了结论:这就是个没事找事的小白莲,整一个莫名其妙。

于是古灵推着自行车扬长而去,连个眼神都懒得留给她,留下一个气急败坏的郑心兰在后面气得直跳脚。然后,在经过一大片水田时,古灵就被人从细窄的田埂上从后面连人带车推了下去。

用头发丝儿都想得到,推她的肯定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小白莲郑心兰老师。

古灵最后的意识都停留在剧痛和被泥水模糊的天空。再睁开眼,就是在这个完全往小说化发展的剧情里了。

稍微喘了口气,闭上眼,古灵开始尝试回想一下这具身体曾经历过的事。一直思考到旁边有人“嘤”了一声,除了自己在现代经历过的事,其他的什么都没想起来。

在心里再度问候了一声,古灵睁开眼,试图翻个身寻找方才发出声音的来源。

她此时侧躺面对着车厢一侧,也不知躺了多久,手脚皆被绑住,除了痛,都开始发麻了。

好不容易翻了个身,换成平躺的姿势,就听得旁边有人开口了。

“你醒了?你不会又想逃吧?”

古灵循着这声音望去,咬着牙吸了一口气。

在她右侧,一个年轻姑娘正缩在车厢角落,而这个女人居然长着一张郑心兰的脸,连说话的声音都跟郑心兰无二。

想是看古灵没有说话,这女人再度开口,声音却压低了不少。

“你可别想着再逃了…好好的弄得自己都破相了不说…别连累了我。”

这女人蹙着眉,一脸柔弱,嘴里低声说个不停。

“你还是听我的,左右他们是想把你我卖到湖阳省去,那就等到了湖阳再想办法逃跑,到时候城里人多眼多,我们就是随便喊几声救命,都有人会来救我们的。”

古灵听的直翻白眼。

她这办法听起来好像还有那么道理,再仔细想想,整段话都写满了天真无邪。

既是要将她二人卖去这湖阳省,正常操作就是在进城前就把她们打昏,确保安全无事的进城,然后再愉快的找个花楼之类的地方把她们卖掉。

“吵什么吵!再吵就在路上把你们办咯!”

陡然车厢外有人喝了这一声,旁边喋喋不休的人瞬间闭嘴。

古灵情不自禁再次翻了个白眼,世界终于安静了。

闭上眼开始思索现在的处境。

这个剧情发展已经很明显,自己现在正跟一个异界小白莲关在一起,即将被人贩子卖到一个叫湖阳省的地方。刚才打量了一下那个小白莲,身上穿的是一件淡粉色纱裙,也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古装,再加上自己现在正躺在马车上,已经可以基本肯定自己这是穿越到了某古代。

已知信息太少,脑中又没有这具身体原来的记忆,古灵猜测,没有记忆可能跟自己脑门上的伤有关。

现在,唯一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在到达湖阳省之前成功逃脱。

身边这个小白莲是肯定指望不上的。可能因为她的想法过于清奇,人贩子连手脚都没给她绑上,也正因为她想法清奇,古灵立刻就打消了从她口中了解信息的打算。

目前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伙人贩子一共有几人。

闭目养神良久,古灵试着张了张嘴。

“我要喝水!”

嗓子干涩生疼还真不假。

喊完话,她就微眯着眼等着马车外的人回应。

“还想喝水?等着!”

又听得另一个声音嗤笑一声。

“这臭丫头莫不是以为我们哥儿俩还得伺候她不成?依我看,她都整得自己破相了,也卖不出高价,不如我们先…”

“去去去!本来就破相了,要是再破了身子,就更卖不出价钱了。等进了城出了货拿了钱,你想怎么花钱玩都行!”

“嗨呀!都怪这臭丫头,先前明明都被迷晕了,居然醒的这么快,半路被她逃了去,还把自己磕破了相!”

“早该把她绑牢了!”

………

听了一会马车外的交谈声,古灵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些许盘算。

人贩子只有两人,都是男人,而且听他们的意思,为了保证能卖个好价钱,自己和小白莲在被卖出前,应该也不会被他们用强。现在离湖阳省也应是还有些距离,因为此刻他们已经在商量着找地方歇一晚了。至于自己额头上的伤,应当是前一次逃跑时留下的,人贩子似乎也没给上药,但是这会伤口好像也没有再流血了,只是阵阵的疼。

又挪了挪腿,古灵闭上眼,忍着颠簸和饥渴,继续养神。

逃,是肯定还要逃的,只是一切还需等到晚上人贩子找到落脚点后再做打算,所以现在,必须养足精神。

从车厢缝隙透进来的光线渐渐变暗,两个人贩子也安静下来,马车行驶的速度开始变慢,继续行了一阵子,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一片黑暗中,古灵也缓缓睁开眼。

夜晚终于降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