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一样的穿越

“这是哪里啊?”

离鑫睁开双眼,猛的,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咦!我的声音!怎么这么娘呢?”

感受到心口下方的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哦!不,是她摸了摸。

“卧槽!”

手里的那种感觉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以前是自己看别人的,现在是自己动自己的。

“啪!啊!疼!”

这不是梦!离鑫颤抖的伸出右手,随后伸向被子里。片刻后赶忙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不,不可能,这绝对是梦,不可能!”离鑫摇着头不可置信的笑了笑:“老天肯定在和我开玩笑,对,开玩笑。只要我继续睡下就结束了。”

睡着,离鑫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些情景。

“哎呀!别,离少你好坏啊!”

“别动别动!来,嘿嘿嘿”

离鑫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手上拿着一个梳子。他的面前坐着一个女孩。

但是无论如何他也看不清女孩的脸。

“离少,我这头发可是专业人士染的,你给我要是染坏了怎么办啊?”女孩嘟着嘴:“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那个吗?不是说要我做离太太吗?”

“你看看你,这不是没见过世面吗?我的技术你还不明白?这可是我这几天专门学的,一天天的,尽想些那些事情。”

“哼!老娘不干了,走了!”

“哎,头别动啊!”

“死直男!”

“哎!别啊!”

离鑫看着女孩走了出去,笑了笑:“嘁!还想和我结婚,做梦!”

“喂!爸”

“怎么样啊!和沈家的联姻如何?”

“她啊?她刚才说她不满意就走了!”

“我看是你给气走了吧!哼!今天找不到女朋友你就不要回来,老子没你这个儿子!”

离鑫掏了掏耳朵不在意,这话都说了多少遍了。

“不要觉得我这次是瞎说的,从今天起我就断了你的钱。”

“哎爸!别啊!”

“嘟嘟!”

离鑫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手机发来的消息:您的银行卡已于x年x月x日被冻结。

离鑫脸抽搐了一下,手快速的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没钱了。

离鑫气愤的拿起桌子上的杯子一口干了里面的茶。

猛的,一股乏味传来,离鑫手一松,手里的杯子便落在了地上!

“小姐,您醒来了吗?我进来给您洗漱啦!”

离鑫眉头一皱,终于来人了啊!

“进……咳咳,进来吧!”

离鑫想要夹住嗓子,但随即一想,自己不就是女生的身子吗?怕什么?

“吱呀!”涂着红色漆的在当时人眼里的奢侈品大门应声而开,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奴婢打扮的女孩子端着一盆水。

“小姐,来,奴婢给你洗漱!”女孩放下水盆:“您昨天早早的就睡下了,这都没有脱衣服,还不让我进来,兴许是你太困乏了所以我就没有进来!”

“哦!美女,哦,不!你叫啥名字啊?”

丫鬟的手一顿,眼睛红红的抬头看向她:“小姐,你怎么一晚上就把奴婢给忘了啊?”

“我从小就跟着你的,你这怎么说忘就忘了,难道?不会吧!”

“老爷老爷!小姐出事了!”

离鑫一脸茫然的看着远去的丫鬟。自己这是干啥了?咋突然就跑了呢?

……

“柳儿!柳儿!”

离鑫一脸茫然的看着身旁的几人,此时都是表情各异。

为首的男子身着长袍,似乎有心事憋在心里。

而他身后的女人则是世家夫人的打扮,此时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还有一个身着闲散服饰的公子哥,此时似乎还憋着笑呢!

“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摔了一下还失忆了啊?”夫人看着离鑫担忧道。

离鑫摇了摇头,自己一个穿越过来的,怎么知道你是谁啊?

“你看仔细看看啊!我是你娘啊!柳儿!”

“你是我娘?”离鑫诧异道,难道这个男的就是自己的爸?那个公子哥就是自己兄弟?

想到这,离鑫痛苦了,这咋还给别人当儿子,不,是女儿。士可杀不可辱啊!

虽然自己和老爸感情还可以,但这突然出现个爸就有点不好接受啊!这不是间接表明自己不孝了嘛?

男人金锐的目光定在离鑫的眼眸:“柳儿,你当真忘了我们?”

离鑫摇了摇头,自己怎么能知道他们啊?

“那你还记得什么吗?”

离鑫又摇了摇头。

“你,还记得那个人吗?”

离鑫诧异,哪个人啊?

见离鑫诧异的眼神,男人笑了笑:“忘了他就好,为了他而受伤,不值得。”

“走吧!让柳儿洗漱吧,洗完了来吃早点!”

见几人走后,离鑫躺下翘着二郎腿:“当个女人好麻烦啊,这以后定力不行就不好了。还要洗澡,这就很难克制啊!”

“小姐洗漱吧。”之前的奴婢又走了进来。

“你叫什么名字?”离鑫问道。

“我叫柳翠。小姐你以后不可以再忘了我!哼!”

离鑫一个机灵,鸡皮疙瘩起来了。

“好好好,那我叫什么啊?”

“你叫沈倾嫣,是三王爷的女儿,月华国郡主。”

“月华国?这怎么历史上没有啊!”离鑫低喃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