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算来一梦浮生

丹离处在暴风雨中心,倒没有被突兀而来的唾沫星子淹死。

她仍是气定神闲,眨着黑亮的眼,看向众人。

眨了眨。

困惑的眨了眨。

“各位母妃姐姐妹妹姨娘姑姑……”

丹离一口气喊完都不带停顿的,倒是很有礼貌。

“你们怎么这么暴躁啊?”

她继续困惑地眨动着眼,“是不是饿了没吃东西,所以才暴躁成这样?”

全场默然。

并非是因她说得对,而是所有人已然气得眼前发黑,无话可说。

但,有时候,荒谬往往是最接近真相的。

奉先殿中众人,又冷又饿已然一日一夜。

今日清晨虽有馒头送入,但长公主一派决然,不食贼酋之物,众人为全坚贞气节,自然也不愿入口。

当人又冷又饿时,却得知群体中有人好吃好喝饱食穿暖,而此人居然是以下贱苟且换来这等待遇,怎不让人心头火起?

所以说,饥寒交迫是暴躁之源啊……

“哈……说得真好!”

一阵大笑声打断了这满殿死僵,正门一开,顿时便有明烛灿烂照入,当前一人,赫然竟是众人口中的“伪帝”“贼寇”,昭元帝秦聿。

秦聿仍是一身简单黑袍,暗羁的金线在他领口系起——显然,他刚从寒冷的宫外回来。

他身后跟随着的是万年亲切微笑的薛汶,丹离觉得他这般称职的为这位皇帝打理,倒是更象太监大总管。

还好她尚能管住自己的嘴,没把这句真心话给说出来——毕竟,漂亮衣服丰富食物都是拜他所给,用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昭元帝瞥了丹离一眼,“过来。”

丹离走到他身边,昭元帝打量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倒是心情不坏……”

不等丹离回答,他便把目光移到了身着缟素的宫眷们身上。

昭元帝那幽沉眼神扫过,长年沙场的肃杀之气,使得这些女子都小声惊叫着躲闪开去。

一群不堪造就的绵羊群里,自有皎皎不群的人物。

长公主迎上他的目光,挺直了脊背,面色自若,一派清冷傲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唐国虽然弱小,却也不会对你奴颜屈膝,更不会投降称臣!”

“哦?”

昭元帝微微一笑,黑沉沉的眸子凝视在她身上,虽是笑着的,目光却毫无温度,让人几乎要浑身发抖。

“你不怕死……”

他好似低声笑了一声,眼中森然光芒一闪,扫视在场众人,“你能肯定,她们也不怕死吗?”

长公主身上一颤,仿佛被这无形压力震了一下,随即却更激起了她的傲骨,她微扬起头,“若你们晚到片刻,在场的宫眷,都已为国全节殉身。”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在场众人立刻便是泪光点点,有激进的甚至现在就要撞柱自尽,大殿里顿时一阵喧闹。

昭元帝也不动怒,含着兴味的眼神看着这一幕,等她们哭闹了一阵,这才转头看向长公主,“你们要死还是要活,我也不耐烦管——把那只鼎交出来吧!”

他这一句说得没头没脑,长公主却是一下就听懂了,她的面色顿时变得煞白,连嘴唇也失了血色。

“你……!”

面对昭元帝冷然无绪的黑眸,她咬住唇,任由一滴鲜血流下——

“你休想!”

“我知道你不怕死。”

昭元帝一拂袖,一封书信顿时从他袖中飞出,正好落入长公主手中。

长公主展开一看,顿时又如遭电击,饶是她心志坚毅,却再也支撑不住,加上一日一夜没进水米,目眩神昏之下,终于跌跪在地。

“我不相信!”

她的声音悲怆绝望,雪色裙裾散乱在地,宛如枝头寒梅凋零,落入泥泞之中,这般让人怜惜。

“我不相信,父王母后,还有靖弟已经乘舟出江,怎么可能会被你抓住?!”

她如此低喊,目光却始终没离开那封书信,她一清二楚,这正是父王的笔迹。

“他们的船很快,可朕麾下之兵,却行得更快!”

昭元帝言语中也带出自豪来——南人惯水,北人很难在舟楫上胜过他们,更别说唐王的小舟都是由强悍兵将策动,自己的水军居然追了上去,将人生擒,实在是大功一件——他傍晚时分回宫时接到这一消息,也觉得颇为不易。

“你自己不怕死,可是你父王母后,还有你唯一的幼弟,也都愿意殉国而死吗?”

这句话点中了长公主丹嘉的死穴,她终于从极度绝望中冷静下来。

唐王王后以及唯一的幼子从靖,是在城破前五日就从江边一个隐匿的渡口乘船逃走的。当时,他们坚持要让丹嘉一起走,她却执意不肯,只是道:总得有人守着这座城。

留下的,怀着决意殉死的坚刚意志,而离去的至亲,则代表着唐国的无尽希望。

如今,什么也没有了。

丹嘉勉强撑起身子,不由的握紧了袖中藏了多日的那方小笺,仿佛要从中汲取力量一般,紧紧握着。

她的脑海一片混乱——

眼前这个伪帝,这个行伍出身的枭雄,居然想要得到唐国的国鼎!

唐鼎乃是九鼎之一,是数百年周天子赐予九州诸侯的,是国权的象征,岂可落入敌寇之之手?!

她正在犹豫,耳边却响起那冷然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

“朕只给你一次机会,给,还是不给,一言而决。”

“你父母和弟弟的性命,就只在你一句话而已。”

这一刻,丹嘉终于崩溃了,“我给。”

她交出后殿秘库的钥匙和进入方法,整个人好似再无一丝力气,眼中已是泪光晶莹,却偏偏强忍着,不肯在这些敌人面前露怯。

昭元帝站在她身前,冷眼看着她跌跪在地,却丝毫不曾施加怜悯,也不曾让他人扶她起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但见她已是泪盈于睫,却强忍着不肯落下来,那般倔强的神情,冷玉无暇的面容——

很久以前,在他的面前,也曾有一位女子,在他面前露出这般神情……

昭元帝成熟冷然,毫无波澜的眼中,终于有了瞬间恍惚。

(麻将伸出肥爪~求收藏,求包养,有推荐票也欢迎投喂~)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