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芙蓉泣露香兰笑

“让术者来取朕的命?!他们够格吗?”

昭元帝冷然大笑,笑声四散之下,竟将各殿屋脊上的残雪都震落一大块,远望犹如雪崩一般,显示他内力已入化境。

“术者的术法,很难伤及真命天子……但他们有层出不穷的鬼魅力量,可以让您在其他方面……”

薛汶欲言又止,显然他也很难预料,他的那些同行,到底能给皇帝带来怎样意想不到的麻烦。

术者的门派繁多,从古传下的神技各有不同,各门各派之间敝帚自珍,从不泄露。虽然薛汶自身能为也是不凡,但有一些术法,薛汶别说是见,连听都不曾听过。

“哼,他们若真能奈何得了朕,那就来吧!”

昭元帝断然冷笑道,薛汶看入他含着莫名阴霾的眼,这才想起一个隐晦的传闻——

昭元帝非常、非常厌恶术者!

皇帝瞥了一眼他难掩忧心的面庞,知道他是真心担忧自己,他舒了一口气,让冷冽空气进入胸中,“这金陵城我从小到大逛了无数次,你实在不用担心。”

不等薛汶松一口气,昭元帝转过身来,飞身而下。日光照在他的黑袍上,挺拔巍然之外,却是说不出的萧索孤寂。

薛汶叹了口气,脚下有些不稳,仍是跟着去了。

雪地仍是耀眼晶莹,被日光一照,却有些泥泞松动了,薛汶几个踉跄,险些摔倒,却仍是急急跟去,生怕皇帝孤身外出,落进了术者的陷阱。

“皇上,你等等我啊——”

****

用晚膳时,天已是黑透了,北风的呼啸声暗夜里听来分外惊心。

窗纱已经换了暖而轻巧的,在烛光照耀下,隐约透出精巧繁丽的纹格来。殿中银炭也是充足,四个宫女垂手侍立,倒是让殿中不再显得空荡了。

晚膳是原先伺候王后的御厨做的,反正王后跟着唐王逃跑不久,能不能回来还是两说呢!

回来也是阶下囚的待遇,还是不要回来的好。

丹离很淡定的想道,对自己占用王后的厨子丝毫不感愧疚。

连同这些宫女和用具,都是那位薛大人吩咐的,他大概以为自己深受主君的青睐?

丹离摇了摇头,决定不去告诉这位大人,他家主君“吃”完就跑了——让他误会自己受宠也不错,有利于骗吃骗喝要人要物……

她眯起眼,闪着光,显然正动着种种如意算盘,任由宫女们将晚膳撤了下去——几乎去了十之七八,倒是没浪费。

回头却见麻将蜷成一团,懒洋洋的喵了一声,忽然发觉它的肚子不算太圆凸。

“你没吃饱?”

麻将喵了两下,丹离皱起眉来瞪它,“你说晚膳不如昨天的好吃?”

麻将不怕死的凸起肥下巴,很肯定的喵了一声,却见头顶阴影变重,他本能的感觉危险,再抬头时,却见主人满面阴森狰狞,一把抓住他死命摇晃——

“你也知道昨天晚上的好吃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顿好吃的费了多大功夫从秋天起就要捉到好蟹取出黄和膏脂装坛放地下……”

丹离话如连珠滔滔连贯,深重怨念之下,麻将被她掐着摇晃,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

正在它一条猫命快要交代的时候,有人前来宣召:要丹离立即去往奉先殿。

****

奉先殿中,是死一样的寂静。

丹离披着新制的大氅,走入大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因她突兀的脚步声而转过头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化为利箭,直勾勾射过来,好似要挖心剜肺一般。

奉先殿中虽不得外界消息,无奈昭元帝手下也有爱八卦的,守门时闲磕牙着万岁的新宠,倒是让立志殉国守节的众女眷又羞又怒。

丹离迎着那些鄙夷、憎恶、轻蔑、惊疑的目光一路入内,仍是慢吞吞走着,仿佛丝毫不觉得似的。

总算她感觉到气氛压抑,没当着众人的面打起呵欠来。

吃多了总是会感觉有些困倦的……她心里如此想道。

森然的一排排牌位前,上首女子一身素白,不佩钗环,容色绝丽带些凄清憔悴,却自然有一种尊贵坚毅的气度,让人望之神迷。

这便是以坚毅明慧著称的唐国长公主,丹嘉。

她独自伫立着,只略看了丹离一眼,目光在她那簇新辉绣的宫装上停留了一瞬——

那般锦绣明灿的色彩,那般崭新的喜气洋洋,显然是宫中为新年置办的,大概是某位得宠的妃子预定之物,如今国家易主,一遭大变,却到了丹离身上。

长公主眼中闪一道讥诮与愤怒,却不肯带出来,于是淡淡道:“五妹,你总算来了。”

丹离点点头,正要答话,长公主已是径自问了,“昨夜我派何姑姑去通知各宫人等……”

说起一夜大变,她的声音略带些干涩,“却为何,她会在妹妹宫里成了疯癫?”

今日一早,连同两大桶馒头一起送入奉先殿的,还有昏迷的何姑姑,昭元帝的手下昨夜不敢惊扰主君的“好事”,倒是意外在怀云宫院子里发现了昏迷的何姑姑。

丹离心知肚明,这是苏幕以神念将她反震,使得好好一个人成了疯癫,她心下腹诽“那个疯子”,面上却是一派坦荡和诧异,“我没见她来过啊……”

“昨夜……在我宫门前……”她好似眼前一亮,想起道:“莫非她正好遇到圣驾,被惊着了?”

“住口!”

“自甘下贱的东西!”

顿时众女纷纷喝骂,群情激愤之下,几乎要上前来掴她耳光。

有人喝骂道:“你也不怕害臊,他是你哪门子的‘圣驾’?”

更有年长的妃子面色傲然鄙夷,“你母亲玉妃也是个小心伶俐的人,怎么生了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

四公主名唤丹莹,性格最是娇纵刁蛮的,闻言脆声笑道:“怪不得妹妹今日穿得这么喜气洋洋,原来是去给伪帝侍寝了,果然是身价倍增了!”

长公主亦是黛眉一轩,冷然怒道:“秦聿不过是一介贼寇武夫,窃取帝业,沐猴而冠,不过是一时得势而已,他也配称得上是‘圣驾’二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