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千载谢东风

逐渐加深的痛苦让她微微呻吟一声,无声的黑暗中,她的手在枕边捉住那只水晶莲花钗。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在红莲业火之中,她紧紧的握住那只钗,那般冰冷彻骨的触感,是喘息沉沦中的唯一救赎,她紧紧的握着,宛如在无边忘川中,掬起那唯一一簇的曼珠沙华。

能活在这个世上,是她唯一的信念。

唯一的……

*****

丹离觉得自己被温暖环抱着,从未过有如此舒畅愉快的睡眠。

她眨了眨眼,从衾被中缓缓探出个头,随即便看见银炭燃起时细而飘渺的烟痕,在离床一丈开外飘动着。

宫中的银炭自带花香,熏染得人眼目明净,倒是不好意思再睡懒觉了。丹离在被子里舒服的呻吟一声,随即慢腾腾极不情愿的起身,顿时听见身旁几声惊呼。

她这才发现床前正侍立着四位宫女,正瞪大了美眸看向自己,这几声惊呼自然是出自她们之口了。

丹离见她们都用那种见了鬼的惊讶神情看向自己,不禁摸了摸脸,“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她还没照镜子,不知道是不是被苏幕那个疯子划花了脸……

想到这,她打了个冷战,急忙道:“把镜子给我。”

从八宝菱花镜中看到自己的容颜,不仅毫无瑕疵,甚至可算是容光焕发,丹离松了一口气,随即却发现这面镜子澄银明闪,纤毫毕见,而且有着精致雕纹和华美宝石——不用多看,便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家什。

再看四周,只见崭新的梳妆台和衣架,再加上这四位宫装端华的宫女,丹离发现自己这破殿之中再也不显得空荡荡。

她的心情不由更加轻松畅快。

宫女们却仍惊恐的端详着她的神情——别说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就算是这宫中最微贱的宫奴,遇到这等国破家亡,受人蹂躏的惨事,都会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眼前这一位,竟是满面愉悦,简直是眉飞色舞了!

丹离却不管她们,自顾自下床,顿时便觉得腿脚酸软,有宫女来扶,又有两人呈上崭新的华美宫装,更有一盒珠翠首饰,琳琅满目的摆满了梳妆台。

丹离穿了新衣,对着小镜照了照,觉得自己实在是容光熠熠。

她回忆昨夜,好似黄泉忘川走了一遭。

但最终,还是活下来了,不是吗?

她对着镜子端详着自己,看似没心没肺的笑眯了眼,又惹来了宫女们不赞同的眼神。

梳妆完后,她随着四人来到屏风前的正厅,

随即问道:“那个……昭元皇帝去哪里了?”

宫女们看着她肌肤上的暧昧痕迹,再听她这么问,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面面相觑。

她们都是从长公主宫里调来的,平时只听说这位丹离公主有些怪异,如此见着这一幕,虽不敢发作,眼角余光却是含了不屑嘲讽。

丹离见无人回答,正要开口,却听殿外有人轻笑道:“圣上有军国要务,暂时离开了。”

这清醇笑声,显示主人性情和蔼开朗,却又不失世家公子的礼仪贵气,只见殿门一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着了银貂外袍的年轻男子。

他唇角含笑,一笑如春山拂风,让人觉得莫名的舒服。他走近前来,微微一揖道:“丹离公主,这一夜喧闹,您睡得可好?”

丹离眨了眨眼,好似没听出此人话中的深意,点头道:“我睡得很好。”

这一句惹得众宫女面色发红,心中更是暗骂她恬不知耻。

“那就好。”

那人含笑点头,随即又道:“在下薛汶,正是昭元陛下所建新朝中的礼部尚书……”

他停了一停,缓长声调接上了前句,“也兼着钦天监的差使。”

“这样啊……”

丹离眼中光芒一闪,“钦天监是不是算命看星星?”

“也算是吧。”

薛汶听着她荒诞简单的问题,倒也不怒,仍是含笑答了,他打量了四周,随即问道:“公主住着可安好?若有什么需要,告诉在下便可。”

这本是一句客气话,丹离倒是当了真,只见她目光闪动,难掩欣悦之色,“真的可以要什么有什么吗?”

等到后者肯定答复后,她开始一一罗列:

“我这的被子有点旧了,给我换新的吧!”

“这……这当然可以,不知公主——”薛汶还没来得及应下,对方的要求便流水帐一般涌来了。

“还有,这些首饰象是老太婆用的,式样太丑了,我实在不喜欢。”

那四个宫女听得这话,简直连脸都要气绿了——宫变之夜,到哪里去找现成的首饰,又怕这些入侵者不满意,没奈何只得拿了王后娘娘的珍藏来用着,没想到会被这么挑剔!

薛汶的眉头轻微一皱,仍是好脾气答道:“我马上派人换过。”

丹离笑靥不变,毫不客气的接了一句,“本殿用的炭一直不足,这次给我在后殿放上一间、不,两间房的银炭。”

烧这么多炭,也不怕熏死你——这是此刻宫女们共同的心声。

丹离却是目光一闪,顿时想起了最重要的事,“对了我还没吃早饭呢,有什么好吃的,赶紧送上来吧。”

等众人被她唤得团团转,正要四散去忙,她又加了一句,“对了,还有我家麻将的猫食,它也没吃饭呢!”

只听屏风后的床脚跟,有什么在喵呜一声,大概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所以懒洋洋回答一下。

丹离侧过头,朝着那方向低喝道:“麻将你给我出来!”

“吃了我的蟹柳橙你还想逃?”

“你再逃啊,再逃给我看看……”

只见猫影与飞毛齐舞,一片混乱之下宫女们的惊叫声此起彼伏了。

麻将灵活的弓身跳起,落在窗棂上,幽绿眯眼看着低下乱成一团的宫女,很是自在的“喵”了一声,对着自家那位满面狰狞的主人,很是轻松挥了绘爪,一派慵懒悠闲。

丹离怒极而笑,顺手抄起一旁的的瓷杯,朝着麻将便是一记暗器冷袭,上好的云瓷宛如美玉一般,在众人惊呼声中碎了一地,清脆声响下,场面越发混乱。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