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想得玉楼瑶殿影

长夜过半,雪花飘飘洒洒落下,将整个金陵城盖成银白一片。

寒气沁入骨髓,残破城墙已成一座巨大死兽。城砖中间露出一处处刀箭戳就的窟窿,凝冰融雪,凝合着嫣红的鲜血。

城门已然大开,身着玄黑甲胄的大军正长驱直入,目标直指,正是长街尽头,遥遥相望的巍峨宫阙。

奉先殿中,最后一丝银炭的温暖气息已然消散,一身缟素,簪环尽去的长公主丹嘉长跪于地,对着牌位默然一拜,终于站起身来,绝丽姿容上闪过死灰一般的决断之色。

“终于,攻进金陵城来了吗?”

她的声调无波无澜,好似那燃尽了的炭火一般。

“我唐国三百八十二年的基业啊……”

长公主轻声一叹,对着牌位凝视了最后一眼,随即唤道“来人。”

无视庭中传来的模糊惊哭声,她贴身的女官侍从齐齐站在跟前,恭谨听从她的吩咐。

“把各殿主子都唤来这里吧……”

长公主低声说道,传入各人耳中,其中的不祥意味,终于撕裂了他们脸上的平静。

“何姑姑,你去看看几位公主,让她们也准备好。”

何姑姑答应一声,却再也忍耐不住,眼中滴下泪来,转身踉跄而去。

所有人默默离去,一片空寂之中,衣摆摩挲的声音清晰可闻。

长公主站直了脊梁,对着历代先王的牌位,默然垂下了头。

她的袖中,死死攥了一张小笺,微微耸动的香肩,显示出她心中激烈的矛盾挣扎。

“是宁为玉碎,还是……该等他的回复?”

寒风吹熄了殿内烛火,阴黑一片中,她手中的笺纸,却被她更加珍视的握入掌中,仿佛要揉进血肉。

****

何姑姑一路而行,留在身后的便是公主们惨烈的哭嚎声,她不忍再听,继续而去。

仿佛整个宫廷在瞬间爆燃而起,所有人宛如被滚水泼了的虫蚁,有的乱哭乱跑,有的卑微的瘫软在地,再无一丝生机。

再往西去,宫道越显荒芜冷僻,显示平时也少人经过。

怀云宫……她看向右侧那寂静局促的宫室一角,眉角略微皱起了不以为然的厌烦意味。

怀云宫住的,乃是排行第五的一位公主,她是早亡的玉妃娘娘所出,名唤丹离。

这位公主小时还好,大了却是行为荒诞语言无状,宫人们冷眼瞧着,竟是连话都囫囵说不清楚。甚至有人暗中道,丹离公主是个傻的。

何姑姑自忖规矩有度,倒不至于势利欺主,但她有一次偶然见到,这位丹离公主,小小年纪居然搂着个酒瓮,蜷在湖边喝了个人事不知,何姑姑在一旁站了半天,她却睡得正酣,让宫女们都挤眉浓弄眼的窃笑不停。

这样的公主,哪有半分金枝玉叶的气度?

如此腹诽感叹着,她终究走向那处陈旧冷清的宫室。

由大门而入,照壁,正殿,侧厢,配殿……竟是空无一人,大概宫女们听到噩耗,已然逃了个精光。

何姑姑举起灯来,打量着眼前一切,只见处处多是灰尘残旧,玉架檀椅上显是多日不见打扫,廊柱上剥落的明漆已看不出原先颜色,窗纱旧幔也随着夜风而动,在暗夜中好似鬼魅起舞。

人呢?

风吹动门扉,吱呀一声被风雪掀了开去,何姑姑的眼角余光,却配见后苑角落的配殿方向,隐约有熹微灯光。

她心中狐疑,又有些害怕,脚下却不由自主的走进了后苑。

刚下台阶,只觉得头颈一冷,却是飞屋上的雪一块落了下来,连她撑着的宫绘纸伞都没能挡住。

冰凉凉麻酥酥,直透骨髓,她手一抖,提着的宫灯落地,很快便被雪水洇湿,熄灭。

眼前顿时一暗,只有雪光反射出的幽微光芒,略微看见四下里石阶与花圃的轮廓。

万籁俱静,唯有单调的风雪声从耳边刮过。

残旧的宫室在暗黑中仿佛一只蛰伏的妖物,四周树影摇曳,投射下来好似一张张狰狞的鬼脸。

何姑姑眼看四周,却惊骇的发觉,自己在前殿遥望到的灯光,此时竟丝毫不见!

她心中萌生惊慌,有些想后退,蓦然——

一道白影从眼前飞过,模糊而尖利的声音宛如婴啼哭!

何姑姑惊得面色煞白,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她想要大喊,想要夺路而逃,却发觉自己已经瘫软在地。

“咪……喵。”

白影缓缓在她身前晃动,方才尖利的声音逐渐变为糯软的喵声,借着雪光,何姑姑清楚的看见,竟是一只猫!

猫踱着步,来到了她跟前,这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圆硕得快成一只大雪团,唯有脊背上有一道墨痕,一双绿瞳滴溜溜直转,看得何姑姑浑身不自在。

“该死的小畜生!”

何姑姑狠狠骂道,整个人几欲虚脱,整个人正要松懈下来,双眼一瞥之下,却是一声低促惊呼。

不远处的配殿门缝里,竟然又出现了微微光芒!

那光芒略见闪烁,看着并不象灯烛,仔细看时,竟隐约从玄金二色转为幽蓝,再揉眼时,好似又是寻常的微黄灯色。

这绝不是什么灯光!

何姑姑的心,没来由跳得很快。

她直起身,呆呆望着那怪异的光芒,冥冥中,仿佛觉察到这是极为可怕的什么事物。

恐惧之下,仍有好奇心泛起,她等了半天,不见有什么可怕之事发生,便站起身来,战战兢兢得走到了门缝跟前。

那光芒近处看来,不算昏暗,竟隐约有璀璨之色,何姑姑睁大了眼,朝着缝隙偷偷张望——

“啊——!!”

下一瞬,她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好似看到了这一生中最可怕的东西!

她随即昏倒在地,人事不知,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门缝中,幽蓝之色大盛,好似要遮蔽眼前的一切。

****

苏幕扫视了一眼门扉开缝处,纸扇轻挥之下,顿时蓝光更盛,霸道得好似要充斥整个内殿。

他微微一笑,“不过是个偷窥的无知蠢妇而已。”

他一瞥之下,再不愿投射任何视线——方才的幻术,已经让偷窥者脑海中受到恐怖惊吓,就算没死,也要变成痴呆。

幽蓝光芒飞为九条,宛如凤羽一般美丽轻盈,若是仔细看时,便会发觉这是由篆咒结成的细密光符。

九道咒文肆意飞舞之下,大半个内殿变为幽蓝,只余下三分之一的玄金二色。

苏幕微微眯眼,幽蓝光纹映照出他俊魅近乎天人的容颜。一双桃花眼中闪过犀利光芒,蕴含着他本人也不清楚的复杂幽色。

他视线所及处,便是那玄金二色的中心处,那盘膝趺坐的女子。

玄金二色旋如阴阳双鱼,周而复始运转之下,似蕴涵天地混沌之理,虽被蓝色咒纹逼至一角,却仍不显绝境。

“败象已现,你……还不死心,欲要做困兽之斗吗?”

苏幕轻摇折扇,雪色纸扇上绘就的冷雨芍药图,乌木扇柄下坠一面蓝玉鬼雕,国色天香中更添几分邪魅。

他一身雪衣,腰间束以苍蓝天蚕冰绦,浓若点漆的双眸微微冷笑——冷笑的憎怒之下,却也隐含着别的灼热怜意。

幽蓝篆纹光影闪烁,玄金二色熹微婆娑,照得那女子面庞明灭不定,模糊一片。

虽是趺坐,她却是姿态歪斜,整个人懒得好似没有骨头,恨不能躺靠在背后的软榻上。她身上的淡紫衣料半旧不新,满布着皱褶,卷草纹银绣丝毫不见矜贵,换乱在腰间打了个结,比起宫中人的华衣丽服,简直可说是邋遢随意了。

灼热的目光随着冷笑投射在她身上,她却好似一点也不觉察到,仍是半眯着眼,双瞳百无聊赖的渺散着,整个人仿佛下一瞬就要入睡似的。

“你还不束手就擒吗?”

低沉带怒的声音响起,她略略涨开眼,漆黑眼珠有些茫然的转了一轮,耸动一下肩骨,随后雪颈微转,朝着窗外张望了一眼。

“你不用看了,外面正是宫破人亡,这里就算闹得怎么个天翻地覆,也不会有人有救你的!”

苏幕乌眸深不见底,冷然轻笑,却好似在宣告着最绝望的噩耗。

他满以为,至少能见到她面色惨变,却不料,她缓缓回转过头来,双眸呆呆的看定了她,竟是突兀的说了一句——

“我的蟹酿橙……”

什么?!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即便是智计狡诈如苏幕,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我的蟹酿橙还在厨下蒸着呢……”

……!!!

初始的惊愕过后,苏幕心中便掀起无边的冷怒巨浪,面对他有若实质的眼刃,她仍似懵懂不觉,继续张望了一眼,甚至还轻嗅了一下,“好象也没闻到香味。”

她黑眸惺忪地闪了下,却仍不是对着他说,而似自言自语,“大概已经落到麻将的肚子里了?”

“什么麻将?”

苏幕刚问出口,变暗骂自己愚蠢——依着她那天马行空的个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居然笨到主动相问?

果然,她仍是那般半睡半醒的瞥了他一眼,“麻将是我养的那只猫。”

仿佛在应和她的话,窗外好什么挠得沙沙响,有微弱的“喵呜”一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