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怒羊

夏文锦心里各种想骂人,脚下却不能慢半分。离林子还有一段距离,她干脆向前一扑,抱头一滚,极快地隐入树林里。四支箭追着她一直射进树林,最后一支差点扎到她的脚后跟。这六人不论反应还是配合,以及身手和预判,都显示了他们的不简单,这至少也是一流杀手了吧?

竟然会派出六个一流杀手来对付她?夏文锦更觉得可能是皇甫宇轩,她所认识的人中,想要杀她的,大概只有皇甫宇轩有这样的家底。

那六人到了林外,并没有急着进入,这林子不深,以六人的能力,地毯式也能把人搜出来。

一个声音阴阳怪气:“景世子,别藏了,你一个人是打不过我们六个的,乖乖出来,还能死得体面些!也不枉了你这么尊贵的身份!”

夏文锦:“……”

她一个昊天寨山匪的女儿,就算老爹是寨主,也够不上世子的称呼吧?这些人为什么叫她“锦世子”?

夏文锦迅速改变了三次方位,透过树叶的缝隙往外看去,那六人已经开始往林子里突进了。

刚才在外面,她是绝对没有可能在六个一流杀手的手下逃生,但树林是最好的遮蔽所,而她,在经历了上辈子的金戈铁马之后,虽然身手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对这样的刺杀,心情镇定得连眼皮也不会翻一下,冷静地分析和预判后,她觉得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要逃命应该也不算难。

夏文锦又迅速换了几个位置,借着树木的遮掩,她的动作也十分迅速和隐蔽,但是那六人不愧是专业的,他们的袖箭和暗器,还是几乎贴近着夏文锦飞射而到。要是刚才夏文锦不是感觉到危险后换了位置,必然已经受了伤。

这让夏文锦心中又生出震悚来。

就算皇甫宇轩恼她逃婚让他丢了面子想要杀她,应该也不会这么大手笔。

难道这些人真是认错人了?

锦世子?

她迅速把上辈子的记忆搜索了一遍,那些皇亲皇子皇孙,异姓王侯的子孙,哪里有这样一位世子?

难道是康王的儿子锦宣?但他是次子,不是世子。

又有危险的感觉袭来,右前方出现一个人影,接着,一把刀就突兀地出现在眼前,夏文锦急忙闪身,和这人对了几招。

不过还是以闪避为主,她手无寸铁,什么可用的东西都没有。骤遇这种上来就要人命的事,这完全在意料之外。

她更清楚,不能和这人缠斗太久,他们六个人互相呼应,等到被包围,那可想走都走不了了。

这杀手的攻击绵密,夏文锦目光清冷,树林里光线不如外面那般明亮,透过树叶的缝隙,会晃花人眼,在几个起落之间,夏文锦往东一跃,手攀住一棵小树,那杀手以为她想逃,脚下一点,连人带刀合身扑来,想将夏文锦斩杀于刀下。

就在此时,只听呼地一声,一片黑影猝不及防重重砸来,又快又急,那是一株被扳弯如弓的比手臂粗的树干。

收势不及的黑衣杀手急忙闪避,但这时候,紧随而至的夏文锦飞身而起,一个连环飞踢,结结实实地踹在黑衣杀手的胸口。

黑衣杀手闷哼一声。

夏文锦的身手并不高明,高明的是时机的把握。哪怕对方此时实力胜她良多,也在她的手中毫无招架之力。

就在夏文锦想去补刀的时候,远处又有两个黑衣人进入视线,她也顾不上追了,一闪身往相反的方向跑。

两个黑衣人反应很迅速,在发现夏文锦时,不但飞扑而来,还大声道:“在这边!”同伴离得不远,听到声音,立刻包抄过来了。

夏文锦有些着急,十六岁的她所会不过三脚猫,勉强可算三流身手,虽然多了见识和眼力,但对方是直接碾压的实力,如果让她一个一个对付,她可以借助地利暗戳戳把人干掉,来两个就对付不了了,现在五人同来,虽还有些远,但他们脚下快捷,她也支撑不了多久。

不过放弃和沮丧不是她的风格,她飞快地绕着弯转了几圈,这边折几段树枝,那里捡块石头,绕来绕去,其实都在林子里,因为她很清楚,在林子里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出了林子,她的脚程可快不过那几个杀手。

“哧哧哧!”有声音响起,夏文锦想也不想地脚下移动,避开刚才的位置,

三支蓝汪汪的毒箭几乎贴着她的脚跟扎入地面,那杀手射出毒箭,人也跟着攻击过来,夏文锦的身子只是微微侧身一扭,并没有大辐度的动作,在这黑衣人扑过来时,树上突然掉下来一块石头,砸在他的头顶,将他砸得眼前一黑,再看时,面前哪里还有那个锦衣少年?

以他的身手本来不应该被砸到,只是那石头掉下来的位置实在太过刁钻,正是他前力已尽,后力未生的时候,而且,刚才他有片刻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他当然不知道,那些看似随便折断的树枝,零乱的石块,无不是夏文锦精心布置。

夏文锦一着奏效,也不敢心存喜悦,说到底,不过是一时侥幸,刀尖上跳舞而已。

仗着林子里视角阻碍,就这样利用地利和一路的布置,夏文锦与这些人捉起了迷藏,颇有些神出鬼没。

几个杀手都被夏文锦的手段戏弄过,形容狼狈,气得鼻孔差点冒烟。他们也看出来夏文锦完全是仗着小聪明在与他们周旋。

这时候一人逃,六人追,三面合围,最前面两个不消片刻,就能把最后那个漏洞给填上,包围圈形成,这小子就会死得不能再死了。

夏文锦也很着急,她手中什么都没有,刚才匆匆布置到这会儿也已经黔驴技穷,看来以后得随时备些防身之物。

三个追在前面的黑衣人加快速度,想拉近距离,就在这时,突听哒哒哒的声音响起,许多蹄子敲在地上的声音。

黑衣人和夏文锦都是一怔。

哒哒哒的声音更急了,草木抖动,一群愤怒的羊如脱疆野马,横冲直撞地冲进了林子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