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碰瓷

吴青峰瞬间秒怂,平时打我的那股劲儿顿时没了,他巴巴地对贺川柏说:“内人做错事,我在教训她。”

我反驳道:“谁是你内人?我们都要离婚了,算哪门子的内人!”

“好,好,离婚就离婚,你等着!”吴青峰见机不妙,拔腿就溜,不到一分钟就跑没影了。

众人见没热闹可看了,纷纷散去。

林歌朝我笑了笑,说了句“保重”,明明是跟我说话,眼睛却朝向贺川柏的方向,眼神出奇的柔媚,像会拉丝儿似的。

我回了林歌一句“谢谢”,又向贺川柏道谢,可他却像没听到我的话似的,目光被林歌吸引过去了,脸上露出一丝反常的表情。

林歌见状收回眼神,朝我挥手道别,拿起包扭着细腰袅娜地走了,贺川柏随即迈开两条长腿追了上去。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我居然有点儿失落。

心里酸溜溜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像是吃醋,可我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吃的哪门子醋?

我把头发整了整,对着镜子检查了下脸,还好,脸没打坏,只是妆有点花。

我补了补妆,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继续笑着招徕顾客。

同事们纷纷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只是笑笑,并不想多说些什么。

快下班时商场经理过来找我谈话,让我以后要注意影响,夫妻打架在家里打就是了,不要闹到商场来。

我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头都羞得抬不起来。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末了,经理问我有什么难处吗?提出来,他会尽可能地帮忙。

我想了想,问他,我可不可以只上早班,哪怕工资低一些也可以,因为晚上要回家照看小玖,没想到经理竟然一口同意了。

我千恩万谢,离开了经理办公室。

出了商场,我骑着电动车赶去幼儿园接小玖,因为怕她等急了,所以骑得有点快。拐弯时没注意减速,一下子和前面对向驶来的车撞上了。

幸亏那车刹得及时,我没有被撞伤,但我的电动车却把人家的车给刮了长长的一道。

那车看外观很贵,蹭这么长一道,估计得赔不少钱,我吓得后背直冒冷汗,战战兢兢地等着车子的主人下来协商赔偿的事。

这时,后车门打开了,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男人那张脸俊美如玉,脸色却很难看,阴沉沉的。

他堪堪走到我身边,看着呆若木鸡的我,语气嘲讽地说:“怎么又是你,现在改行碰瓷了?你这生财之道挺多的啊。说吧,这次又要讹我多少钱?”

这男人又误会我了,我窘得抬不起头来,小声说:“贺总,这次是意外,真是意外。”

“意外是吧?好,我这边是正常行驶,没有违反交通规则。我的车是限量版的进口车,修补的话,在本地修不了,得弄到国外去修,最少也得五十万吧,你看是转账还是现金?”

“五十万?”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拿出钱包,翻了翻,里面最大数额是50块,我声音小得像蚊子叫,“我没有那么多钱。”

“怎么可能?你一夜一百万的身价。”

我更加窘迫,“贺总,能不能别提那件事了?”  

男人表情越发轻蔑,“既然做那行,就不要立牌坊。这样吧,再陪我一次,五十万抵了。反正我是你的熟客了,给个友情价。”

“我不做,我慢慢赚钱还你就是了。”

“慢慢还?万一你跑了怎么办?我去哪里找你?”

我想了想,掏出身份证递给他,“这样吧,我把我的身份证押给你,等钱还清你再给我,这样总行了吧?我先去接孩子好吗?”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我女儿该等急了。”

原以为贺川柏不会答应我,没想到他没有,接过身份证放进他的钱包里,说:“我陪你一起去接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我扶起地上的电动车,车把摔歪了,前面的挡风罩也摔烂了,车链子也掉了。

贺川柏凝眉,“你这车还能骑?我送你吧,上车!”

我把电动车推到路边的修车铺让店老板帮忙修一下,然后上了贺川柏的车,本来骑电动车要半小时的路程,这车十分钟就到了。

到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正抱着小玖在门口等我。

小玖一看到我,就扑倒在我怀里,哭得眼泪吧嗒的,“妈妈,你怎么才来啊?我还以为你不要小玖了呢。”

她一哭把我的心都哭酸了,我把小玖紧紧地抱在怀里,哽咽地说:“不会的,小玖是妈妈的大宝贝,妈妈怎么舍得不要你?”

我抱着小玖上车,没想到小玖居然还记得贺川柏,奶声奶气的主动喊他“叔叔好”。

贺川柏对小玖温柔一笑,从我手里接过小玖,大手把她抱在怀里,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看起来竟十分和谐。

司机问:“贺总,接下来去哪里?”

我说了我妈家小区的名字,贺川柏却说:“贺家。”

我的心一提,“你带我们去贺家做什么?”

“陪我见个人,抵那五十万。”

“仅仅只是见个人吗?”

贺川柏语气傲慢地反问道:“你有得选吗?”

我确实没得选。

贺川柏接着又和小玖说起话来。

这男人跟我说话时凶巴巴的,跟小玖说话语气却变得极温柔,简直像换了个似的。

大约四十多分钟的车程,车子驶到了郊外一处靠山面水的别墅区,这儿是江城出了名的富人区,能住在这儿的人,不是一般的富和贵。

我们来到“贺家”,车子穿过黑色雕花大门进入院内,停好车后,贺川柏抱着小玖和我下了车。

贺川柏个高腿长,我要一路小跑才能追上他。

贺府很大很气派,装修得别有一番格调,像旧时的豪门大宅一样古色古香,又雍容大气。

一路穿过草坪,花园,拱桥和流水,来到正屋。

有两个佣人迎上前来,向我们打招呼,称呼贺川柏为“三少爷”,看到我和小玖时,却面露难色,刚要开口询问,被贺川柏凛冽的眼神吓住了。

进屋后,房间里很多人正围在一张很大很气派的长桌前用餐,贺川柏带我走到一张空位上坐下,示意我坐在他旁边。

我要把小玖接过来,他不给。

忽听主位上的人咳嗽了一声,我抬起头看过去,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长者。

国字脸,浓眉深目,表情严肃,全身散发着久居上位者自有的威严,看向我的目光极不友善。

这张面孔我认识,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是本地有名的企业家,天松集团的创始人,贺松年。

贺松年开口说话了,“川柏,今晚是给你和丝瑜商定结婚大事的日子,你带个外人来凑什么热闹?”

结婚?

我扭头看了一眼贺川柏,这男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她们不是外人,是我的妻女。”贺川柏忽然抬起手臂把我揽到他的怀里,亲腻地看了我一眼,对贺松年说:“爸,你看我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怎么娶丝瑜?”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