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复发

“哼,偏方加运气。”

那个被男子一脚踹飞的秃顶医生走向前来,白了一眼秦启。

这医院都是一群人才!

自己刚刚帮他们处理了事情,不感谢就算了,反而各个都刁难我?

秦启不知为何,突然又有一种想死一次的冲动,随便找一个乞丐上身,也不会这么惨吧?

男子女子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开车回家了,在路上男子一直骂骂咧咧,这件事他说一定不会放过这所医院。

女子说这事还是算了,岚风以前对她们有恩。

“什么屁医生,我老早和你说了带孩子去人民医院你说不,现在好,差点孩子都死了!”男子愤怒的说道:“还有医生旁边那傻逼东西,居然敢诅咒我女儿,要不是他用偏方将我女儿治好,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话一说完,他就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他姐夫,将这件事火上加油说了一次。

女人不敢说话,她没想到只是治疗一个感冒而已,居然弄得这么严重……

年轻女人叫做陈琳,男子叫殷信,家境富裕,各处有着关系,行为嚣张。

殷信父亲殷长风是卫生局的领导,今年退休之后,他姐夫就继位了,所以这个电话过去,岚风医院绝对会被整停业。

殷长风和他夫人两人听到这消息急的在家来回渡步个不停,对长辈来说,孙子一辈就是他们的最爱。

孩子回家后,俩老人急忙将孙女抱起,探了探孙女的头,见到没发烧了,悬着的心才放下。

可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孩子身子突然剧烈颤抖,眼睛再次翻白,胸口剧烈起伏,和刚刚医院发生的状况差不多。

殷信夫妇和俩老人吓得不轻,急忙开车将女儿送去了医院。

送进急救室后,殷信骂骂咧咧道:“就是岚风医术不够,才将女儿弄成这样的!”

殷长风脸色严肃,一句话不说,死死的盯着急救室的大门,他知道孙女绝对不会出事,因为这次他专门叫来了青云市院长陈逸。

青云市中,陈逸有个美名,就是:‘人到病除!’

可陈逸进去刚一分钟,就急忙跑了出来,大汗淋漓的说:“殷老前辈,这病我从未见过,且病发症状全是致命的,孩子估计要不行了!”

殷长风二老听到这话一屁股坐在了医院长凳上,捂着头痛哭了起来。

“不……不可能!”殷信一下冲上来,抓着陈逸的肩膀使劲摇晃:“你要是没把我女儿救回来,你这院长的位置就别待了!”

“信儿!”殷长风苛责了一声殷信,强忍心中痛苦问道陈逸:“难道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陈逸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道:“这里是市中最具权威的医院了,以我们的实力,只能让孩子多活一个小时左右……”

陈逸的意思非常清楚,殷长风这么问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时间送去外面医治。

一个小时,就算去旁边最近的城市都来不及啊。

殷长风心中也很清楚,陈逸的实力他了解,他都治不好,送去哪里都是死路一条了。

“爸爸,我知道有人能救女儿!”

殷信看着急救室双眼紧闭的女儿,跟殷长风讲了一遍岚风医院里秦启治疗女儿的过程。

陈逸一秒钟都没有耽搁,急忙冲进去将女孩倒抓起来,用殷信描述的方法试了一遍,可没见任何效果。

“不会吧!”殷信看的瞠目结舌,汗水就如雨下。

陈彬想起走的时候秦启说女儿还没有治好,哭都止住了,急忙向前和父亲母亲说起了这件事。

陈彬看了眼殷信后,小心的将殷信和秦启发生的冲突和父亲说了一遍。

“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成稳!”殷长风狠狠的瞪了一眼殷信,“快去给人家道歉!”

说完殷长风跑了出去,殷信也跟着跑了出去。

岚风还在自己医院给病人治病,秦启无聊,就拿起旁边的一张报纸看了起来。

旁边走过的一些护士医生看向秦启的眼神都很戏谑,蔑视。

岚风也不知道倒了几辈子的霉,这么累死累活的给病人看病,结果她男人却悠哉的看报纸?

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急刹车声,一辆白色的车子停在医院门外,车子上面印着医学检查的字。

随后上面下来几个卫生局的监管人,打头的男子就是殷信的姐夫刘长天,他挥了挥手,吩咐手下道:“给我进去查,给我狠狠的查!”

按道理来说,殷信一个电话而已,他不会亲自出门检查,但听说出事的是殷长风最爱的孙女,他可耽搁不得,直接亲自跑了过来。

他想要位置更高的话,还得靠殷长风的关系。

“这医院用假药,现在需要盘查,所有人请迅速离开!”

工作人员冲进医院后,就给医院扣上了一个用假药的帽子。

所有看病的人纷纷出了医院,却没有离开,堵在门口看热闹呢。

“这全是误会啊,刘领导,我们医院很正规的,不可能用假药!”

小医院也是有院长的,名字叫做陈雄,听到外面的动静,急忙冲了出来,给刘长天鞠躬递烟,一边解释着。

他心里无比诧异,前两天才给刘长天送去了一些好东西献好,怎么今天就过来查?

刘长天直接打开他递烟的手,冷冷说道:“贿赂我?这可是公事,听说你们医院有个岚风医生,用药出现问题,一个孩子差点就死在他手上!”

“不可能,我用药都是合理的!”岚风实在忍不住了,从一群护士医生之中走了出来,冷冷看着刘长天,丝毫不惧的说道。

她也猜到了,这人就是殷信喊来的姐夫。

刘长天见到岚风的模样神色微微一致,明显被岚风的模样给惊艳了,但很快就恢复了神色,冷冷道:“是不是合理的,我们会调查,现在请你和我回去配合调查一下吧。”

“刘领导,您这话说重了,岚风医生在这边可是一位名医,用药绝对不会出现失误的。”陈雄急忙道:“那孩子走的时候,岚医生也已经给他治好了啊。”

“哼,陈雄,你别怪我没给你留面子,你若是在多说一句话,你也一块带走!”刘长天看了一眼陈雄道。

陈雄见刘长天是要来真的了,顿时像是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心里咒骂他。

刘长天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给手下眨了眨眼,几个手下就要冲过去抓岚风,可秦启这时出现在了岚风身前,对刘长天冷冷说道:“哼,卫生局好大的官威啊,部门抓人还要证件,你们有权利抓人?”

“你什么东西?我要抓人管你什么事?”刘长天怒气冲天,“陈雄,这人也是你们医院的医生?”

“他不是,他是岚风的老公。”陈雄一边解释一边给秦启眨眼,让他别蹚浑水。

“是他?哦,我听说了,他也是给我侄女看过病的,他有证件吗?给我看看?”刘长天冷冷的看了一眼秦启,殷信打电话的时候,故意多说了几次这家伙。

“他不是医生,更不可能有证件了,刘领导,您可别和他见识,要不是他的话,您侄女刚刚可能出事了呢。”陈雄急忙解释道。

“行医没有证件已经犯法了,他也一起带走,到时候我给部门打个电话就行了。”刘长天冷冷一笑,虽说卫生局没有权利抓人走,但他有个兄弟就是部门里的高干!

“真是好事不做坏事一盘!”岚风瞪了一眼秦启,旋即准备打电话让她父亲弄一下关系,这件事她不想牵连秦启。

两个工作人员就要动手,这时一辆豪车以时速将近一百二十码的速度轰的一声刹车停在了医院门口,接着车门迅速打开,下来两个人,正是殷家的父子二人。

见到丈人和舅子来了,刘长天心中一喜,正好想让老丈人看看自己是怎么执行抓人的!

“您来的好啊爸,这家医院用药有问题,我正准备将之查处呢!”刘长天急忙嬉笑着迎上去道。

殷长风直接跳过他,走到医院护士和医生面前着急问道:“请问刚刚是那位帮我孙女看病的?”

“是他!”殷信一眼就看见了人群里冷笑的秦启,指着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