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还账

“怎么回事?”女医生诧异的问道。

两人急忙进入病房查看病人,可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你不是说……他下半辈子已经不能站起来了吗,那刚刚跑出去的是什么?”女医生颤颤巍巍的问道。

“这……”男医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心中无比震撼。

这个病人都已经昏迷了将近四个月了,身体的各项机能全部虚弱,四肢肌肉也萎缩了,完全是植物人的征兆,已经不可能下床走路了!

“赶快打电话!”男医生急忙催促道。

……

出了医院第一时间,秦启就朝着他妈妈所居住的地方飞奔着,刚起来的时候,他看了看房间的日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是重获新生了?

早餐店外站满了人,这些人全都是混混,都在喊着让秦启的妈妈还账。

秦启妈妈由于这次火化尸体,处理后事没有钱,所以借下了高利贷,而陈博勋作为罪魁祸首,又有人担保了,所以一切都是他妈出钱的。

本还有点时间可以慢慢还,可谁知陈博勋暗中做梗,让这些混混立马上门要钱了。

“好,我这两天就会把店子卖掉,到时候钱就给你们,你们行行好,先走吧……”

秦启妈妈应该哭了一整天没停过,眼睛红肿的不像样了,想快点让周围人走,他的儿子刚刚死掉,她不希望儿子死的不安宁。

“去你的,你这店子能买几块钱?你儿子已经死了,若是你再跑了,我们找谁要钱?”打头的染了一头黄毛,骂骂咧咧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跑的,等我凑够了钱,就立马给你们。”

“哼!”黄毛是陈博勋要求过来要账的,怎么可能让秦启妈妈给打发走了,冷哼一声道:“今天我说什么都要拿到钱再走。”

“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我儿子刚死,所有的医药费全部都是我出的,钱全部用掉了。”

秦启妈妈边说边哭,声音里面全是哀求,且沙哑。

“行啊,没钱也可以,离开青云市,对你儿子死的事闭口不谈,我就放过你。”领头黄毛眼睛咕噜一转,将这次来的目的讲了出来。

陈博勋是一个商界大佬,名声极其重要,这次失手弄死了秦启,若是传出去的话,名声肯定大降,而和陈博勋认识的那些人,以及动手的人,绝对会闭口不谈。

只有秦启妈妈不同,她是外人。

“不行,这事怎么也摆平不了,我会和他打官司的,我就不信天下大地,没有人能够处理他!”

“那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了!”黄毛说罢,向前一步,几个混混也是跟着往前逼近。

秦启妈妈顿时被吓破了胆,连连后退。

“都给老子住手!”

秦启控制着这具突然获得的身体冲向前来。

“哪里来的狗崽子,滚!”黄毛见到有人要见义勇为,看着秦启身上穿着病人服,以为是那个神经病医院没关好门放出来的,直接一巴掌冲着秦启脸上招呼。

不知为何,如今这一巴掌,在秦启面前感觉像是慢放了无数倍,很轻松就躲开了,旋即伸手用力一推,黄毛身子顿时倒飞出去,起码飞了将近三四米远,轰的一声将早餐店里的桌子给压坏了。

“草,给我打死他!”

黄毛痛苦的挣扎了几下,命令自己的小弟道。

几个小弟立马冲向了秦启,对秦启拳脚招呼,秦启下意识的还击。

早餐店里传来一阵阵的惨叫,那些小弟纷纷哀嚎连天。

几十个人一起冲上去,居然秦启的身体都没碰到,而秦启只是简单的几拳打过去,他们就感觉像是被几百斤的石头给砸了一样。

秦启也无比震撼,自己怎么会这么厉害了?

“快,快打电话叫人!”

见秦启是个练家子,黄毛吓得尿都快流出来了,还从未见过这么能打的呢。

听到黄毛要叫人了,秦启妈妈急忙向前握住秦启的手,着急道:“谢谢你年轻人,你快点离开,他们已经叫人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妈,我可不会放您一个人在这里。”

秦启见到自己妈妈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听到秦启的称呼,妈妈微微一愣,旋即茫然的看向秦启。

母亲神色有点不对,秦启才反应过来,自己虽说是活了过来,但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母亲根本不认得。

“哈哈,抱歉阿姨,看到您这么和蔼可亲我就想起了我妈妈,所以就这么叫出来了。”

要说自己重生了,妈妈岂不是得吓死,所以临时撒谎道。

“没事,年轻人,你快点离开,这件事可不能拖累你,他们得罪不起的。”秦启妈妈急忙将秦启往门外推,生怕这件事牵连到他身上。

秦启没有说话,拾起地上的一根筷子,手用力一甩,嗖的一声,黄毛手里拿着的手机就被射在了墙上,零件七零八落。

黄毛见到这招脸顿时惨白,这筷子刚仅仅只隔自己脑袋差不多手指甲的距离,若是一个不小心,那射在墙上的可就不是手机,而是自己的头了。

“啊!杀人!杀人啦!快救命啊!”黄毛惊恐的惨叫了起来。

“好了,别叫了,钱我会帮阿姨还的。”秦启冷冷的对黄毛说道,这次已经复活了,那就不能活得像以前那么窝囊了。

况且这钱,也是该自己还。

还了之后,还要千万倍的从陈博勋身上讨回来!

“这……这怎么成啊,年轻人,我才第一次见你,你就要帮我还钱吗?”秦启妈妈别说有多疑惑了,看着秦启,不知为何想起了他死去的儿子。

黄毛那里还想着陈博勋派的任务,当下命最重要,点头如捣蒜一般道:“好好好,那你把钱出了……”

“我需要几天的时间。”秦启道。

这话一出,黄毛一脸黑线,本以为他是一个大佬,说出钱就出钱呢。

“几天时间都宽容不了?”

见到黄毛脸色异常,秦启眉头一皱,冷冷道。

“宽容宽容,可是哥,您总得跟我说下您叫什么吧?”见到秦启那冷如冰霜的眼睛,黄毛打了个冷战。

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