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后重生

青云市。

一所低级医院的急救室门外站着不少人。

“确实已经确认死亡了,心跳停止了,请准备后事吧。”

急救室门外主治医生的声音很低,但秦启听得非常清楚。

难道人死之后,听觉也会变得异常灵敏?

“死了正好,免得后面生事。”

“就是,废物一个,跟陈大哥比不了。”

“但这次陈大哥也麻烦了,毕竟弄出了条人命。”

“没关系的,陈哥什么身份啊,青云市手眼通天,估计出点钱,打点好关系,不到几天就出来了。”

“哎,我都替他觉得难受……被绿了不说,还给捅死了。”

“你们小声点,毕竟人刚落气呢。”

外面的尖叫声,以及某些人的暗笑声,都十分尖锐刺耳。

回想起这件事,秦启就气,自高中开始秦启就和刘茵茵认识,之后在一起几年结婚了,但刘茵茵父母看不起秦启,户口本一直不给秦启,所以领不了结婚证,这桩婚事,有名无实。

这次回到出租房后,谁知刘茵茵的父母来了,本秦启以为他们是来协商结婚证的事,可谁知她们开出条件,若是没有一百万的彩礼钱,就休想娶走他们女儿。

一百万对秦启来说,可能是半辈子的积蓄了,怎么可能拿的出来。

为了让刘茵茵离开秦启,刘茵茵父母来的时候,还托关系给刘茵茵相亲了一个对象,名叫陈博勋,身价超过千万的富豪。

就在秦启准备问刘茵茵在哪儿的时候,一个人高马大,一身肥膘的中年人突然从秦启的卧室走了出来,这人便是陈博勋,怀里还搂着脸带红晕的刘茵茵。

秦启得知被绿了后,一气之下和陈博勋打了起来,可没想陈博勋居然在房子周围暗放了不少手下,他一声响指,不少人就从门口冲了进来,对秦启一顿拳打脚踢。

本陈博勋只想要教训一下秦启,让他不再接近刘茵茵了,可谁知道好巧不巧,有一个小弟手里拿着的刀不小心刺中了秦启的要害,秦启身上顿时出现一个血口子,不到几秒便血流成河。

当下房间的人都懵逼了,第一时间将秦启送去了医院,便有了现在的情况。

“一群该死的人!”

秦启听着外面的话,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越来越重,无奈的闭上了眼,再也无法睁开。

“儿子,儿子啊!”

医生刚将急救室门打开,一道凄厉的哭喊声将秦启惊醒,他眼一睁,可竟然发现自己站在床上,而妈妈则趴在床上自己身上大哭。

“妈,你干嘛哭啊,我不是没死吗?”

秦启心中大喜,以为身上出现了奇迹,急忙伸手想要抓妈妈的手,可发现他的手居然从妈妈身体穿透而过。

妈妈没有一点反应,还是趴在床上痛哭。

秦启这时才看了看床上躺着的自己,神色猛地一变,躺在床上的他面色发青发白,双眼死死合拢,彻底失去了生息。

我死了吗?

秦启急忙看了看站在床上的身体,发现身子类似幻影,且还是透明的。

这让秦启大惊失色,没想到死去的人居然真的有灵魂!

他想要做什么妈妈都感觉不到。

在医院护士的助理之下,妈妈给秦启穿上了寿衣,然后叫人将尸体送上了灵车。

妈妈也跟着上车,将遮盖住秦启脸的白布扯下,紧紧的抓着秦启没有温度的手,眼眶之中泪水像断线珠子般滑落,“小秦,妈妈会陪着你的,等我处理好了这边的事,到时候我就下去陪你……”

听到妈的意思是要死,想要劝阻妈妈,可妈妈根本就听不到也感受不到。

半小时时间,车子就到了火葬场,出了费用之后,殡仪化妆师就给秦启尸体化妆,然后挂上了一个号码牌,接着火化工作人员就推着秦启的尸体去了焚烧炉。

“不……”

秦启看着工作人员将自己的尸体推向焚烧炉的时候,几乎要崩溃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却换不来一声回应,甚至一个回头。

肉体缓慢被烧掉,秦启灵魂的思想也开始逐渐衰弱,身上本虚幻的身影,也化作点点星光,缓缓消散,魂魄,正在慢慢变淡,更不可见了。

此时秦启的眼前时不时闪过一道画面,那是无尽的黑暗,以及成千数万人的哭喊,和遍布天涯的火焰。

这里就是地狱?

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明显,秦启甚至还能听到,在无尽的深渊之中,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秦启尸体已经烧成了一堆灰,在灰烬中,一块墨色的项链在火焰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这项链,是秦启外婆在十几年前去世的时候给他的,从小就没有脱过身,刚刚妈妈在给秦启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摘下。

光芒越来越明显,项链随后破裂,从墨色的吊坠之中突然蹦出来一道绿光,刹那间附着在了秦启的灵魂上。

紧接着一道苍老的声音在秦启的大脑深处响起:“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之道,救人于世。”

声音刚刚消散,犹如洪水一般的知识猛然间冲入秦启的大脑之中,这些东西,都是秦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感觉着这些知识,秦启心中十分激动。

可旋即脸色便黯淡了下来,得到了这些东西又如何呢?自己都要死了。

就在这时,秦启面前强光一闪,便彻底没了意识。

……

睁开眼所见到的一切都很陌生,秦启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环顾四周。

“这是哪儿?”秦启犹如宝宝新生,对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时,门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伴随着小声的谈话。

“病人的情况,这辈子应该是站不起来了,哎。”说话的是一个医生,正唉声叹气的给旁边人介绍情况,一边将门打开。

“没办法,这都已经昏迷了将近三四个月了,下半辈子都要有人照顾了。”另一个女医生说道。

门刚一开,一道黑影就冲了出去。

两个医生微微一懵。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