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随身空间和系统》第10章 龙形玉佩化虚魂

钟正宇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随身空间和系统》,这里提供钟正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随身空间和系统小说精选: 母子连心,钟正宇的母亲转身一看,自己的儿子的手心流血了,赶忙拿起钟正宇的右手,心疼不已地问道:“你这是究竟怎么了?”“妈,看来我得修剪指甲了!”钟正宇微笑着说,第一次在老妈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使得老妈也是有点不好意思。“傻小子,是不是又为了对面的黄毛丫头苦思冥想什么?”钟正宇的父亲提着一壶劣质酒走了过来,看着钟正宇和自己的老婆大人低声道。“哪有,就是为了考大学的事情苦思冥想的!”钟正宇微微一笑,不得不用了善意的谎言。“那就好…

母子连心,钟正宇的母亲转身一看,自己的儿子的手心流血了,赶忙拿起钟正宇的右手,心疼不已地问道:“你这是究竟怎么了?”

“妈,看来我得修剪指甲了!”钟正宇微笑着说,第一次在老妈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使得老妈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傻小子,是不是又为了对面的黄毛丫头苦思冥想什么?”

钟正宇的父亲提着一壶劣质酒走了过来,看着钟正宇和自己的老婆大人低声道。

“哪有,就是为了考大学的事情苦思冥想的!”

钟正宇微微一笑,不得不用了善意的谎言。

“那就好,对面那个黄毛丫头也不值得你那样,你看看那家人,就算你想办法娶了她,日后的日子是很难熬的!”

钟正宇的父亲喝了一口劣质酒,酒气冲天地说。

“老爸,我们收摊吧!回去我想看书。”

钟正宇赶忙说,下意识地捂了一下鼻子,他心知肚明,老爸一旦喝上劣质酒,也就无暇顾及生意了。

钟正宇的父亲叫钟家辉,算是早前的官二代吧!在他十五岁那年,家道中落,他的父亲被人冤枉入狱,而后莫名其妙地狱中暴病而亡。

钟正宇的母亲叫刘巧娥,也算是大户人家出生,然而,同样家道中落。

两个家道中落的人职业技术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边陲小城钟龙这个县级市的炼钢厂。

也是在钟正宇十五岁时,他们双双下岗,就开始摆地摊,直到今天,他们依然穷困潦倒,有时候钟正宇的学费都要东凑西借。

钟正宇帮着父母收拾着摊位,再说此时此刻,吃夜市的人也稀稀拉拉,也没几个人过来吃炒面,他们就打烊回家。

一辆二手三轮车,载满了摆摊的用具,当然,那个曾经放着钟家老牌烧鸡的玻璃框子依然在夜市的一角放着,已经无关紧要了。

钟正宇的父亲钟家辉喝了点劣质酒,由钟正宇驾驶三轮车回家,这也使得钟家辉感到暖暖的,儿子终于长大了,不再那么调皮捣蛋。

当然,他也心知肚明儿子曾经惹是生非,就是为了那个黄毛丫头!

钟正宇的母亲倒是很嫌弃自己的老公喝酒,觉得儿子才多大,就让他开三轮车,就不怕碰上吗?

钟正宇的家乡,是一个很久以前从县升级为市的县级市,原来是一个小县城,由于改革开放,这里也像模像样了。

倒是那个废弃了的炼钢厂,以及现在还住着人的家属院,好似被隔离了一般,竟然划分给了钟龙市下辖的钟龙镇管辖,那么钟正宇上小学都是在钟龙镇上的,而后才考上了钟龙市第一中学。

那么凤灵玉就是钟龙市第一中学的校花加学霸,那么钟正宇就是钟龙市第一中学的校草加学渣,当然,钟正宇出于邻家邻居的情感,总是充当凤灵玉的护花使者。

这样的事情被钟正宇不由自主地想起,使得他也是感慨万千。

夜市距离炼钢厂很远,足有五公里的距离,有一段路很破烂,路灯都坏了不少,也没有人管。

就在钟正宇兴奋不已地开着三轮车经过这里的时候,两辆大货车打开了大灯,而且是那种特别的强光,使得钟正宇一时搞不清了方向。

钟家辉从醉意朦胧中醒了过来,吓傻了的刘巧娥也是尖叫了一声,两辆大货车两面夹击,这是结果这一家人性命的节奏!

大货车的发动机在裂变般地燃烧,那种声音特别可怕,钟正宇也不知所措,心里问自己,不可能再一次被大货车撞死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钟正宇一家人竟然通过了一层水波状的光环,飞进了龙形玉佩这个钟正宇的随身空间里,躲过了一劫!

两辆大货车自作孽地撞在了一起,随后就是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炸声,车头起火,车厢内也起火了。

当钟正宇和父母睁开眼睛的时候,也是感到不可思议,明明是被撞到了呀!怎么会完好无损?

“主人,是龙形玉佩这个随身空间解救了你们。”眼光屏灵女突然出现在了钟正宇的眼前说。

“哦!感激你们呀!真是吓死我了!”钟正宇赶忙说。

“主人,不要害怕,已经过去了。”眼光屏灵女安慰道,她也是很自责,自己刚刚打了个盹,怎么差点出事儿?

眼光屏灵女也心知肚明,假如自己的主人出事了,自己也不复存在,这就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儿子,我们还活着!”

钟正宇的母亲刘巧娥紧紧地抱住了钟正宇,泪流满面地说。

“是的,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钟家辉惊恐未定地说。

“嗯,我们活着,我们会好好的活下去!”钟正宇泪流满面地说。

他也从未有过对生命如此珍惜,以前那一世自己确实是浑浑噩噩,不务正业,而且混迹在被人唾弃的那条街,充当了人家的马仔和马前卒!

而后招惹了大麻烦,钟正宇才逃到省城圣云市做起了保安,躲避白黑追讨和封杀!

钟正宇亲了一下自己的龙形玉佩,龙形玉佩上面闪了一下红光,钟正宇更加地对龙形玉佩这样的随身空间珍爱有加!

假如没有龙形玉佩这样的随身空间,那么钟正宇一家人怎么可能逃过一劫呢?

两辆大货车,在凌晨十二点多撞在了一起,而且是故意有阴谋地撞在了一起,然而,钟正宇一家人不想节外生枝,只好打了抢救电话。

钟正宇一家人,竟然还帮护士们,把那两个歹徒司机抬上了救护车,他们才回到了家里。

然而,那两个歹徒司机作恶多端,天不藏奸,送到医院里没有抢救过来,一命呜呼了!

钟正宇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看着钟家老牌烧鸡的祖传秘方,以及那本《钟家老牌烧鸡史略》一书。

他看的津津有味,然而,隔壁卧室里的老两口却是胆战心惊。

“老公,你说究竟是谁想这么明目张胆地搞车祸呢?”

刘巧娥看着钟家辉问道。

“小声点,不要让儿子识破这样的车祸,毕竟他还小,明年还得考大学呢!”

钟家辉神秘兮兮地说,而后补充道:“我觉得有神灵保佑着我们一家人,那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

“但愿如此,只是我也是纳闷不已,明明是撞在了一起,我们竟然逃过一劫,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刘巧娥依然疑惑不解,而且后怕地问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