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流人士

一号手术室门前,陈浩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

“你想违约?”他抬头望向眼前的女人,神情慢慢开始内敛。

李亚芳有些不耐烦的扫了陈浩一眼。

她的眸光极其锐利,长居高位使得她的身上总带着一股难掩的傲气。

“整个江州多少上流人士,商界大佬,每天蹲在金龙集团门口,就是磕破了脑袋都难求一纸合约。”

“你是什么身份?”

她的话语中少了些许尖锐,明显是已经冷静下来,但仍旧是盛气凌人。

“陈浩,李总宽容大量,不跟你一般计较,你还不赶紧滚出医院!”手术室内的柳主任这个时候走了出来。

柳主任十分识趣,这个讨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手术室内的众人,脸上更是忍不住多了几分嘲讽,金龙集团的钱岂是那么好拿的,这死瘸子能保住命竟还不知足。

“上流人士。”陈浩低喃一声。

他忽然一瘸一拐地缓步上前,不等手术室门前的人反应过来,便是已经站在了李亚芳的跟前。

陈浩目光凌厉,紧盯着眼前的女人,两人面对面站着身前几乎已经没了缝隙。

“你……”李亚芳身为金龙集团总裁的尊严,容不得她后退半步。

两人四目相对,目光交错下她甚至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脸上喷过来的热气。

气氛有些僵持,空气中充斥着燥热。

“你想干什么?”李亚芳眸光冷艳,轻咬着银牙紧盯着眼前的青年。

“从来都是我东玄坑别人,还没人有胆子坑我!”陈浩目光犀利,纵然是修为全失,那刻进灵魂深处的东帝之势仍旧逼人。

李亚芳眸光微颤,在这股无言的气势下,她都是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

手术室门前,这时她身后的那几位黑衣保镖大汉,几乎是同时目光一横,立刻跨步走上前来。

“不好!”

“忘了,现在这具身躯,怕是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陈浩心中一怔,但他也是瞬间回过神来。

不等那几位保镖上前,陈浩陡然伸出右臂,抓在了李亚芳的腰间,掌心用力将其猛地推向自己。

手术室门前,二人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还挺大,假的吧?”陈浩低下头,忍不住轻笑道。

“你……你敢!”

“我要杀了你。”李亚芳脸色涨红,显得有些抓狂。

自从她老公出车祸意外身亡后,过去这么多年,她还从没有和一个男人靠得这么近过。

只是她腰间大手,仿佛吸铁石一般,紧贴着她的身子,她越是挣扎两人就贴得越紧。

柳主任与身后的几位保镖大汉,都是不禁愣在原地。

“死瘸子,你放开我!”

“我……我要剁了你的手。”

李亚芳脸色通红,不断地挣扎着。

“李总。”

后方的保镖大汉,在反应过来后顿时准备冲上前来。

陈浩眼疾手快,左手从腰间迅速拔出一根银针,直接扎在了李亚芳的大腿上。

这一针落下,陈浩腾不出手来,二人几乎是融在了一起。

“嗯……你。”李亚芳又羞又怒,本想要破口大骂。

“让他们退下,否则我敢保证你的后半生,将会在轮椅上度过。”陈浩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

陈浩低下头,脸上的表情认真,他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

醒来后修为全失还变成了一个瘸子,就目前的情况而论,这是最好脱身的方法。

“别,别过来。”李亚芳声音微颤,带着几分异样的感觉,她同时忍不住并拢了双腿。

自那一根针扎下,她的整个下半身出现了奇怪的感觉,一回想起刚才手术室内的情况,李亚芳不敢去赌。

手术室门前,黑衣保镖顿在了原地。

柳主任更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眼前的画面让他的内心一阵焦躁不安,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几分。

“你……你看够了没有?”李亚芳紧锁着眉头,忍不住轻咬了一下嘴唇,她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咳咳。”

“我不太喜欢假的。”陈浩干咳两声,同时抬起头来。

李亚芳眸光一瞪,愤恨难羞。

“放屁!哪里假了?”她恨眼前人恨得牙痒痒,但这个事情关系到一个女人的尊严,以李亚芳的性子自然不会退让半步。

陈浩稍有一愣,懒得在理会身前的女人。

他的目光,这时扫向前方,那几位保镖大汉。

“退远一些。”陈浩的声音压低了几分。

他需要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前方那些保镖大汉,其中任何一位都能轻松把他放倒在地。

前方的保镖不敢迟疑,纷纷向后退出数步。

“可以放开我了吗?”李亚芳眼中的恨意越浓,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她发誓等事情结束后,绝饶不了眼前这个人。

“李总,我的利息可是很高的,希望你尽快备好一个亿。”陈浩轻笑一声,同时松开了右臂。

前方的黑衣保镖反应过来,便是连忙迎上前扶住李亚芳。

“我,我没事,他人去哪了?”李亚芳一阵咬牙,她紧握着从大腿上拔出了银针。

她的脸上红晕还未褪去,眼中愤怒未消。

“李……李总,人好像跑了。”

那几位黑衣保镖,在回过神来后四下打量了一番,已经看不到陈浩的身影,很难想象一个瘸子能跑得那么快。

就在这时,后方手术室门前,红色紧急灯忽然闪动、

“柳主任,病人血压上升,心跳超速,可能快要不行了。”手术室门陡然打开,助理医生的声音传来。

门前众人面色巨变,李亚芳急忙转身向着手术室内冲去。

“怎么回事!”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你们医院一整个急诊部的专家医师,还不如刚刚那个死瘸子?”

李亚芳怒视着众人,尖锐的声音回荡在四周众人耳边。

手术室内的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下意识地转头,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王医生身上。

“我……我。”王医生呆滞在原地,眼前手术室台上的女孩,嘴角止不住地溢出鲜血。

“嗯?我女儿额头上的银针,是谁给拔掉的?”李亚芳一眼就看出问题关键,女儿身上的银针明显少了一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