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王玲玲

财神那叫一个吐血啊,要不是成为硬币的话,他真想一个法术把楚宝给电死,这混蛋就不懂得尊老爱幼的吗?

“本仙不跟你扯皮,你赶紧想办法赚钱吧,本仙要尽快离开这里,免得跟你呆在一起时间久了,本仙的智商也会下降。”

楚宝嘴角微抽:“你当赚钱是那么容易的啊?不过在赚钱之前,你能不能先给我一个仙法什么的,让我看看眼界?”

财神沉默片刻,这才幽幽的说:“张果老那群秃驴说老子是最黑心的,真该带你去见见他们,让那群老家伙知道比我黑心的人多了去了,你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是吗?行,那本仙就先传授给你一门最简单,最容易上手的仙法,等着。”

哗啦一声,硬币旁边一阵光芒闪过,随后一本古朴的书籍出现在桌面上,宝哥赶紧拿起来,封面上写着歪歪扭扭的三个大字。

“云梯步?”

“没错,这是一门脚上功夫,是我跟二郎神赌钱的时候赢来的,按照他的说法,这门功法是哮天犬用来训练速度的,正好适合你这样没有仙骨的人修炼。”

宝哥脸黑啊:“你的意思是让我跟狗修炼同一种仙法?财神大哥,你是搞我对吧!”

跟哮天犬修炼同一种仙法,宝哥怎么想怎么觉得财神是在讽刺自己是狗啊,这特么也太奇葩了吧。

财神哼了一声,不悦的说:“你知道个屁,哮天犬也是三等仙家,由于跟着二郎神的关于,关系广后台硬,甚至比一些仙人的身份还要高,你能修炼跟它一样的仙法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你到底要不要?不要还给本仙。”

“要要,我要还不行吗?”

楚宝攥紧了手里的书,虽然有点膈应,但是苍蝇肉也是肉吧。

“要就好,赶紧看看好不好修炼,这门仙法是入门的,你学起来也轻松,本仙睡个觉,等搞定了再告诉本仙。”

财神打个哈欠,随后沉默了。

“贪睡的老头。”

楚宝一翻白眼,打开书的第一页,脸部抽的厉害,这还真是入门性的仙法,连说明都没有,上面全是画的脚步动作,看样子只要照着训练就好。

“怎么老是有一种五毛漫画的即视感。”

宝哥吐句槽,不过抱着好奇心,按照上面的步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循序渐进一步步修炼,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宝哥终于是学好了前四个基本步伐,不过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真尼玛操蛋啊,不愧是仙法,修炼起来就是辛苦。”

楚宝将云梯步扔在桌子上,然后脱了衣服进自己的浴室去洗澡了。

楚宝租的出租屋附近全是一些老旧的居民楼,而离他最近的是王氏夫妇的家,他们家有个女儿今年刚刚十八岁,读高中,平常跟楚宝关系还不错,嘴甜的叫宝哥宝哥之类的,楚宝跟他们家来往也最密切,经常去人家家里吃饭。

“玲玲,又去找楚宝吗?这丫头,你好歹是女孩子,矜持点啊。”

王玲玲一条白色长裙,脚上帆布鞋,头上扎着一个可爱的蝴蝶结,看上去格外俏皮,脸蛋是属于那种很有灵气的类型,不算绝世美女,但是秒杀其他大众化长相的女生也是绰绰有余了。

听到老妈的调侃,王玲玲脸一红,娇嗔的跺跺脚:“妈,你胡说什么呢啊,我跟宝哥只是普通朋友,我电脑坏了,想请宝哥来帮我修修的。”

“是是,你们只是普通朋友,这丫头,老妈说什么了吗?楚宝人不错,你们要是真谈恋爱了,老妈不会反对的。”

王妈妈笑呵呵的说,对楚宝她的印象的确不错,只是傻女儿,你每次找借口能换一个吗?天天电脑坏了,你的电脑有这么脆弱吗?

“妈,讨厌,不理你了。”

王玲玲娇羞的跑出了家门,心脏跳的有点厉害,而后想到楚宝那张贱兮兮的脸,不由自主的抿嘴笑了起来。

跟楚宝的相遇是在两年前,当时楚宝刚搬到她们家附近,她当时放学回家结果被几个小混混给堵住了,就在关键时刻,宝哥出现英雄救美,虽然有点狼狈,但是还是将王玲玲给救走了,两个人跑的好长一段路,王玲玲至今还记得楚宝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别太崇拜我,你会爱上我的。”

没错,你能想象一脸鼻青脸肿的楚宝说出这句话时王玲玲的反应吗?当时就很不厚道的笑了,她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男生,不过打那之后二人就成为了好朋友,很俗套的剧情,不过对少女来说杀伤力最大。

“宝哥,宝哥你在吗?”

王玲玲有楚宝家的钥匙,所以直接打开门走进了院子,叫了两声都没得到回应,为什么呢,因为宝哥正戴着耳机洗澡呢,能听见才怪。

桌子上的硬币诡异的动了动,财神正好看见了来到这里的王玲玲,而后轻笑着自言自语:“小友,本仙再送你个姻缘吧!”

“宝哥,怎么起风了。”

一阵轻风吹拂过王玲玲,她全身哆嗦一下,有点冷的感觉,这时候她试探性的走到内屋,吱呀一声浴室的门打开,楚宝戴着耳机很潇洒的走出来,棱角分明的肌肉加上帅气的脸庞,还在滴水的头发,活脱脱一个隐藏多年的鲜肉。

“如果你是一只火鸟,我就是,噗!玲玲,你怎么来了!”

宝哥唱着歌正要打开冰箱呢,结果看见了站在门前的王玲玲,当下就石化了,宝哥好像穿着就披着一条浴巾吧……

“啊,不要看,不要看,少儿不宜!”

宝哥慌乱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胸,觉得不妥又换成捂住自己的裆部,滑稽的样子跟猴子一样。

王玲玲一下脸就红了,赶紧转过身子:“宝哥,你,你还是换件衣服吧。”

“啊对对。”宝哥赶紧冲进自己的卧室。

王玲玲伸出手拍拍自己的胸部,仿佛受到惊吓不小,宝哥的身材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啊,摸摸脸怎么这么烫,心脏也好奇怪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做那种梦的感觉啊?

“咳咳,那个玲玲,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要来。”

楚宝有点尴尬的挠挠头发,笑得很别扭,谁能想到玲玲这时候要来啊,真是丢人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