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低调

  由于前几天我恨故我在有事情,所以没有能及时地更新作品,希望大家谅解。

  落下的两章,我恨故我在会及时的补偿给大家,希望大家继续喜欢我恨故我在的作品,支持我恨故我在!!!

  ====================================================================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呀,儿子?”朱杰的母亲在朱杰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后,站在门口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没...没什么。”看着站在自己房门外面的母亲,朱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脑中一片空白,忘记了一切。

  “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要说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准备准备然后下来吃饭吧。”母亲说完这些便率先走向了楼下。

  “哦!”朱杰只是象征性地回答着问题。看着自己母亲的背影,朱杰的心碎了。他看见自己的母亲还不到40岁,背已经有一点弯了,他想告诉母亲,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想到自己的未来,朱杰便打消了冲动的想法。

  “儿子,你爸过几天要回来了!”在饭桌上,母亲告诉朱杰这样的信息。“真的呀?太好了,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爸爸了!”朱杰在说话的同时,脸上露出了微笑,而此时朱杰的妈妈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朱杰的父亲,一个整天在外面跑生意的人,好长时间才能和家人见一次面,见面的时间不长,最多不超过五天。有时朱杰看着爸爸离去的背影,他多想叫住爸爸,想爸爸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

  “这次爸爸准备呆多长时间呀?”朱杰询问着自己的母亲。“我也不知道,你爸电话中没有说,我也没有办法猜测。”听着母亲的回答,朱杰露出了一种无赖的表情。

  吃完午饭后,朱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那张彩票,看着上面的号码,朱杰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激动的笑容。没有办法,任谁中了大奖也会是这样的。

  朱杰放好自己中奖的彩票,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便关好自己的房门,走下了楼梯。看着自己的母亲还在厨房忙碌着,朱杰的心再一次碎了。

  “妈,我上学去了。”朱杰对着厨房中忙碌的母亲说道。“哦,晚上放学早点回家。”母亲叮嘱着朱杰。“知道了,妈。”朱杰在回答了妈妈的问题后,便走出了大门,关好后,便离开了。

  在路上,朱杰还想像往常一样,走自己的路线,目的就是让别人永远发现不了自己是一个刚刚中了大奖的人。

  “嘿,朱鹏!干什么呢?是不是干坏事的呀?”看着朱鹏从一个小巷子了走出来,朱杰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对朱鹏说道。而朱鹏听出了朱杰的意思,也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对呀,刚抢劫了一个小银行,刚赚了一笔。准备喊你的,别人说你不干了,早已金盆洗手了,所以我朱鹏就没有喊你朱兄,不要见怪呀!”

  两个人吹着牛逼,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学校的门口,看着紧锁的大门,两个人呆了。他们以为是自己迟到的了呢。朱杰连忙掏出自己的手表,看了时间,一看松了一口气,告诉朱鹏原来是开大门的时间还没有到,吓了朱鹏一大跳!

  看着大门外聚集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在人群中,朱杰看见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姜晓雯,而此时姜晓雯也发现了自己。

  朱杰在人群中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着姜晓雯的方向走了过去。当走到她的身边时,两个人便拥抱在一起。很长时间才分开,感觉就像是刚刚结婚的信任在分开一段时间后相遇的情形一样,看的周围的人都大为吃惊!

  一段时间过后,两个人才渐渐的分开自己的手臂,离开彼此的怀抱。望着彼此的眼睛,每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喜欢,可是谁也没有先打破这个沉寂,因为他们现在的年纪毕竟还小。他们都做了一个约定,如果一个月后,彼此还喜欢对方,那就永远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

  不知不觉中,学校的大门已经打开了。等待在学校大门外面已经很久的同学们迫不及待地冲向了自己的教室,好像百米赛跑的比赛现场一样。而此时的朱杰和姜晓雯却不急不慢地走在人群中,好像外面的世界和他们没有关系,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

  人们读说恋爱中的男女是傻傻的,看着平时不到几分钟的路程,他们认为都嫌少了,都在埋怨着时间。不过埋怨归埋怨,时间就是这么公平,给谁的都是一样的。没有办法,朱杰和姜晓雯暂时的分开了,望着彼此,回到了自己的教师中的座位上,一切都恢复到了以前的模样,没有任何的改变,谁也看不出来!

  在下午的课程中,朱杰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讲课,脑中没有任何的思念,有的只是对老师提问的回答。看着朱杰这样的表现,姜晓雯的内力微笑了,没有谁能察觉。姜晓雯或许会认为是为她改变的,可是当听见朱杰自己的想法后,或许就不会有这样想法了!

  “低调!!!”朱杰在心里一直对着自己说着这样的话语,以至于在课堂上认真地听老师讲课,积极地回答着老师的提问。

  看着朱杰这样的表现,老师们都为朱杰感到高兴,他们认为朱杰终于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了,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每一个老师都这么自恋的想着,或许这是老师的一种自我安慰吧。

  “低调!!!”朱杰一直没有忘记这样的话语,一直到朱杰领完奖前,他一直都保持着低调,没有人知道他中了奖,更没有人知道宝应县的巨奖是被谁领走了。他们仅仅知道的是,中大奖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