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特别护理?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因为我扑到了你,你就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当真是有钱人,做什么都是无法无天的。”

冤家路窄,叶晓溪没有想到自己来找院长,竟然还能够看到这个“大神”。

“叶医生,你到底有什么事啊?”院长赶紧制止叶晓溪的口无遮拦,这尊大佛,他还是赶紧打发走吧。

“院长,为什么要开除我?就因为我为了给这个男人的儿子鲜血,然后晕厥,扑到了他的身上?”叶晓溪反手指着身后,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指到了江映寒。

“叶医生,是谁说要开除你的?”院长有点莫名其妙了,这个叶晓溪一天到晚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不是开除我?那你通知我放假?”这一次轮到叶晓溪摸不着头脑了。

“给你放假是因为你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了,咱们医院有规定你也不是不知道,加上昨天你救了江先生的儿子,江先生要求我们要放你三天假期,带薪休假,还有什么问题吗?”院长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说道。

带薪休假?不是开除?自己搞错了?叶晓溪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叶医生,这个解释你可还满意啊?”江映寒薄唇轻启,带着一丝的调侃,似乎有意在一边看叶晓溪的笑话。

“你有这么好心?会让我休息?”叶晓溪对于这些有钱人是摸透了,他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不会投资没有回报的生意,让自己休息,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院长,以后这个人就是我儿子的特别护理。”江映寒眼光直接穿过叶晓溪,落在了白发苍苍的院长身上。

“好,江先生,叶医生啊,你现在回去好好的休息,到时候江先生的儿子还要交给你照顾呢。”院长完全没有给叶晓溪考虑的机会,直接下达了命令。

“院长,等等,职位调动是需要我们双方协定的吧?怎么能够你一个人说了算呢?我不同意,什么狗屁特别护理,我不愿意做这个工作,现在这个工作对我来说挺好的,休假我可以不要,我还有一大堆的病人等着我呢。”叶晓溪大力的拍着桌子,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叶医生,你辱骂病人家属,给病人家属带来了不好的感受,让我们医院蒙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这件事你必须负全责,我们将根据规定将你开除。”院长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他是把叶晓溪宠坏了。

“院长,你······”

“叶医生,不着急,你先回去想一想,我等你的消息。”江映寒打断了叶晓溪的话。

“江映寒,我们走着瞧。”叶晓溪怒气冲冲的离开,直接扯下自己的白大褂,换了衣服以后就直接离开了医院。

江映寒嘴角噙着笑,眼底一片意味不明,院长看在眼底。

“院长,我的提议你考虑一下,我先走了,您忙。”江映寒起身离开,院长恭敬相送。

随手打了一个车,叶晓溪便在车上昏昏欲睡,首先排除了睡眠不足的情况,那就只有自己几天内,连续两次输血造成的疲倦。

“姑娘,看你脸色不好,你需不需要去医院啊?”出租车司机好心询问,却忘记了他就是在医院门口接到的叶晓溪。

“不用了,师傅,我自己是医生没什么大问题。”

“好吧,不过我还真想不到你这么个小姑娘也是医生,哈哈,我当年也是想当医生的。”

司机很健谈,叶晓溪跟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直到实在是撑不住了,才跟司机说了声让她到了之后叫她,随即倒在了车座上,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叶晓溪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烈日当头了,叶晓溪在车里醒来,司机将车停在了自家楼下的树荫下,等着叶晓溪睡醒。

“师傅,到了您怎么不叫我呢?耽误您多少的时间啊?”叶晓溪很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你们医生多辛苦啊,早上下班,一定是值夜班了吧,一觉睡醒才睡的舒服啊,你们救人,我也就只能做点这样的小事了。”将叶晓溪放下,司机就驾车离开。

因为江映寒愤怒的心情,在这样的一个小插曲过后,顿时好了不少,回去吃个饭,再补个觉就能够把不开心的全部忘记了。

事与愿违,开门看到的不是自己亲切的母亲,而是恶心的渣男,陈阳,不仅如此,还有他的爸妈和妹妹。

“晓溪,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真的不会再犯了,都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你原谅我好不好?”陈阳一看到叶晓溪,就直接冲上来跪在了地上。

“晓溪,听说你要跟陈阳离婚,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你要是二婚,还有谁要你啊?陈阳是做错了,但是他现在不是认错了吗?人家一个大男人都给你跪下了,这份诚意应该够了吧?你还想要怎么样啊?”柳茹站了起来,替陈阳说着好话。

“妈,你是我亲妈啊,你就让我原谅一个把人家肚子搞大的人?”叶晓溪疑问。

“晓溪啊,我知道我们家陈阳做的不好,是他做错了,但是你看在他勇于认错的份上,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好不好?我跟你保证,陈阳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我和他爸一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是啊,嫂子,我们帮你监督我哥,你就不要生他的气了,都是那个狐狸精,都是她勾.引了我的哥哥,嫂子,你就消消气嘛,我哥真的知道错了,你看他跪着多疼啊!你就不要生气了。”

“晓溪,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晓溪,你要是离了婚以后就没人要了,没有人会要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的······”

“晓溪,你就原谅陈阳吧,我们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嫂子,你不要生气了,狠狠的惩罚哥哥都行,就是不要离婚啊,我舍不得你······”

一大群人一起围在了叶晓溪的身边,几乎没有给叶晓溪说话的机会,本来就头晕的叶晓溪,现在感觉更晕了,像是一万只蜜蜂在自己的耳边嗡嗡叫一样。

“你们给我闭嘴!”叶晓溪一声怒吼,房间安静了下来,叶晓溪身子摇晃了几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