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是你老婆,我呢?

夜幕降临,A城贫富差距最大的时候,城区是有钱人的天下,霓虹遍地,郊区是穷人的地盘,只有点点星光,这是叶晓溪这个月第十次值夜班了,尽管今天才十一号。

“叶医生,叶医生,快快快,急诊有一个病人,下.体大出血。”

一阵呼唤将神游中的叶晓溪拉回了现实。

“下.体大出血?孕妇?”叶晓溪边穿大褂边问。

“不是,咳咳,是······是······”护士支吾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叶晓溪停住了脚步,这是什么情况?还有不能说的原因?

“什么原因导致大出血?”叶晓溪严肃的再一次问道。

“是在玩儿另类的游戏,把那个东西塞进去了,拿不出来,私自处理不当导致的大出血。”护士深吸一口气,一气呵成。

“哟,另类游戏?玩儿的够刺激的啊!”叶晓溪冷笑,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

急诊大楼彻夜通明,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叶晓溪都能闭着眼睛走过去,伴随着刺耳的救护车鸣笛,叶晓溪站在了手术室的门口。

“医生,医生,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老婆,她还怀着孩子呢,还怀着孩子呢。”

这个声音?好熟悉!是陈阳?!

叶晓溪楞楞的盯着这个所谓的病人家属。

“晓溪?”陈阳显然也愣住了,怎么就来了这个医院了啊?

“你说里面那个是你的老婆?那我呢?”叶晓溪强忍着怒火,这个叫着别人老婆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一年前抱着玫瑰和钻戒,在医院大门口跟自己求婚的合法丈夫,他们的结婚证现在可能还在家里的某个抽屉里躺着呢。

“晓溪,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她,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明知道她有孩子,还要······”陈阳抓着叶晓溪的手,被叶晓溪嫌弃的甩开。

“她是有夫之妇?”

“不是,那个孩子,是······是我的。”

陈阳察觉到了叶晓溪的戾气,逐渐小声,却也足够让叶晓溪听得清楚了。

“叶医生,病人出血止不住,现在已经失了大量的血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们必须要马上手术取出里面的东西。”护士举着满是鲜血的双手走出来。

“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请季医生来!”叶晓溪不是圣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去救自己老公的情人。

“季医生现在在手术,张医生外派了,现在只有您有资格主刀手术。”

叶晓溪瞪了陈阳一眼,眼中的怒火不言而喻。

“叶晓溪,你就是这样做你的医生的吗?医生不就是救死扶伤的吗?你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呢?你到底还有没有职业道德啊?”

陈阳见叶晓溪一直瞪着自己,完全没有要进手术室的想法,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指着叶晓溪的鼻子大声的呵斥道。

“道德?你一个出轨的人跟我谈什么道德?这件事我们没完。”叶晓溪一声怒吼,陈阳便安静了下来。

“准备手术,我来!”叶晓溪说的斩钉截铁,这下换陈阳愣住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叶晓溪是救里面的那个人呢?还是顺便给她一刀?

“扩阴!”

“镊子!”

“纱布!”

······

一番折腾,叶晓溪把整个橙子拿了出来,看着这个尺寸,叶晓溪心里一寒,陈阳这是寂寞变-态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用这样的东西啊?

“叶医生,有流产的征兆。”护士赶紧汇报。

“加药!”叶晓溪言简意赅,自己已经尽力了,要是真的保不住孩子,她也是真的没有办法。

“叶医生,病人流产,时间为晚上十一点三十三分。”护士遗憾的说道。

“准备清宫,止血。”叶晓溪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圣母,但动作一气呵成,幸好这个女人只怀了三个月不到,不会危及生命。

一个小时,手术结束,叶晓溪换下了手术服,走了出去。

“晓溪,怎么样?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陈阳一看到叶晓溪,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抓着叶晓溪就不放手。

叶晓溪嫌弃的甩开了陈阳,这双手还不知道摸过什么呢,想想都觉得很脏。

“血已经止住了,不过孩子也流产了。”叶晓溪说的平淡,这样的事情她一天到晚见的太多了,实在是激不起什么波澜。

陈阳的双手垂下,低着头,脸上写满了难过。

“谢谢你,晓溪,是你救了她。”叶晓溪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老公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伤心难过,而自己亲手救了自己老公的情人。

“你不是说了?这是我的职业道德,陈阳,你的道德已经沦丧了,今天我就放过你,明天等她出院,你自己准备好离婚协议书吧,我要你全部的财产,除了你的房子。”叶晓溪语气冰冷,没有一点缓解的余地。

在叶晓溪的心里,出轨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只要有一次,那就是死罪。

“晓溪,你再给我一个机会行不行?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陈阳抓住了准备离开的叶晓溪,跪在了她的面前。

“上一次你给我跪下的时候是你让我嫁给你,陈阳,不要让我觉得恶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她刚刚没了孩子,你应该承担责任。”叶晓溪浑身冰冷,再一次甩开了陈阳的手,直往自己的办公室。

“叶晓溪,我会让你后悔的。”陈阳的大声呼喊没有换来叶晓溪的转身,倒是让手术室出来的一大群人住了脚。

“看什么看?”陈阳现在正在气头上,对待其他人的态度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赶紧把病人送到病房去。”护士看着陈阳阴沉的脸,也没过多的搭理。

进门,落锁,叶晓溪蹲在了地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叶晓溪真的不敢相信,今天早上还在说爱自己的男人,已经在外面有了小三,还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说不出是委屈还是伤心,叶晓溪也不管了,任由它肆意狂窜。

“叶医生,叶医生,急事,急事,人命关天啊,快开门,快点快点。”叶晓溪的悲伤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叶晓溪无奈的起身。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