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练魔神诀

  站着自己的门前望着就住在自己旁边的秦梦谣,不惊暗怪自己大意被人跟踪都不知道,希望秦梦谣是个聪明人,否则哼哼!张易凡眼里闪过一道杀意,能成仙的人那个是心慈手软之辈,哪个不是踩着白骨堆走上去的。如果秦梦谣不识相那就别怪我辣手催花。

  张易凡关上门不知从哪里找出一个木桶,拿出装着兽血的器皿,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血液,神兽后代魔兽后代。兽兽们的血液仿佛在咆哮在反抗,一股强大力量在与张易凡作对,不管是神兽还是魔兽都有其尊严,哪怕是他们的一丝血脉也不愿被普通凡人炼化。

  “哼!你们的主人都把你们交给我了,就凭你们的一丝血脉也敢反抗我!给我炼化!呀”,这不是法术的较量而是精神意念的较量,望看眼前的这些血脉中精神意念所化的白虎,青龙,朱雀,玄武,蟒蛇,青牛…,等一些,张易凡知道想要炼化这些血液必须先镇压这些神(魔)兽血液中的傲气,否则就算成功,它们也不会愿意成为你血液的一部分,甚至会吞噬你。张易凡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所谓的傲气,来自哪里,让我将你们统统镇压来吧!一起上”,身处精神状态的他望着同样是精神状兽兽们挑衅的说。“吼,嗷嗷,哞哞”,兽兽都发出叫声。仿佛都发怒了,虽然仅是一丝神(魔)兽的血脉旦也不是你一个凡人能挑衅的。张牙舞爪朝张易凡冲来。“来的好!”张易凡大叫一拳轰飞青牛,又以极快速度穿梭每出一拳轰出便有一个兽兽消失,他一只手抓生青龙的尾把狠狠摔在地上消失了,一拳打在龟壳上,龟壳破裂了。

  此时的他在剩下的几兽兽眼中就是神,不可战胜的神。“你们还不臣服吗?”张易凡扫了一眼说。“吼,嗷嗷…”,那些剩下的兽兽吼叫了一声,便消失了。他们终究还是臣服了,它们不是神(魔)兽,只不过是一丝精神罢了。

  “放心,我不会弱了你们的名头,我会好好利用你们”,说完便睁开眼睛,望着手中的器皿。他坐在木桶中将兽血倒了进去,丟进一草药。按照太古魔神诀修炼起来,他身上出些一些奇怪的符又在他身上游走,一片两片三片,最后进入张易凡身体消失了。“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了。望着木桶内的兽血消失了,他知道全被自己吸收了。

  “不愧是太魔神诀,我感觉自己力量变强了”,张易凡满意的说,自己以前在这炼体境界时可没这么强的力量。

  “张易凡师弟,师弟在吗?”外面传来一阵声音,“是二师姐?有什么事吗?”张易问。“哦!师傅说晚上为你和秦梦谣举行一个欢迎仪式,叫我来叫你,先开门”,外面声音再次传来。“哦!马上,你千万不要现在推门进来啊!”此时张易凡可是光着身体。“嘎吱”,门被推开了,“啊!”“啊!““啊”!三声尖叫从张易凡的房间传来。

  “你们怎么进来了,不是叫你们别进来吗?”张易凡双手捂着小弟弟问,二师姐余欢和秦梦谣则双手捂着眼睛。“我们很好奇你在做什么?所以就推门进来了,没想到师弟你竟然…”,余欢解释说。

  完了,完了被两位美女误会了,自己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万一两位美女.认为自己狠那啥(你懂的)张易凡都不敢往下想了。“你们先出去,穿完衣服马上来”,“哦!”两个女人退了出去。

  夜幕降临在一处地方聚了很多人,有三四百人之多,一条条幅飘在半空,“迎新大会”。在场的三四百人中有两百多是新人都坐在草地上。“宫主和长老到了”,不知谁喊了一句。只见远处几个人脚踏祥云向这里飞来,仿佛仙人下凡,在坐弟子一个个兴奋不己,“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有诸位长老的修为就好!“不知谁发出感叹!“孩纸,我看你就别想了!以你的天资能到元婴就不错了!““我看他连元罂都到不了,哈哈!“听到他的感叹立马有人开始嘲讽他。

  “各位弟子!能来我们医道圣宫便是与我们有仙缘,医道圣宫分为三种修仙方式,一是纯啐的修仙,一种医修三是医仙双修,当年我们医道圣宫创史人便是医仙同修,如今早己飞升天界,寿与天齐,长生不老!希望在坐第子有朝一日能飞升天界!好好努力吧!”,说完便手一挥地上出现许多排列整齐的卓子,上面放着许多食物水“仙果“。

  “开始吧!“说完便走到一桌前开始吃了,陆续有人走进桌子吃,桌没有多少,不够所有弟子吃!几位长老宫主走到一张桌前坐下开吃。

  “怎么回事?桌上东西不够分“,很多新弟子疑惑了!这是要干什么?不解?疑惑?很多老弟子一个个也走到桌前吃起来!“在不去吃,东西都没了!这可是药老为你们弟子准备的灵果,吃了可以洗髓伐脉,更有助于修炼,不过修仙就是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修仙的世界没有什么法律,有的只是弱肉强食,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今天就是你们进修仙界的第一课“,宫主说着看了看所有弟子。原本还在不知如何的弟子冲向了桌前。“尼玛!抢老子食!找死!““冲上,抢…“原本还在桌前口吃着食物的弟子也都謦觉起来!一道道元气波动,法术亮光照亮天空。“注意下手分寸”,宫主又说了一句,“乒乓”,刚进的新弟子一个个拿着医道圣宫发的武器,“轰!轰”法术对轰,元气四射,场面混乱,新进的弟子一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不管是谁打谁,老弟子也是十分渴望桌上的灵果,几十个打一个也有。

  “宫主,这这…“一位长老说,“没事,让他们磨练一下也好!只要不打死,凭我们医道可轻易治好他们“,宫主说,“没有错“,“嗯!“所有长老都点头。““你们看他们几个不错,”一位长老指着几个弟子,“那个不是和老祖同样天赋的人吗?他也不错”,一个长老指着张易凡!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