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瘟神大战医仙

  在人们不知的天空之上一黑一白两道流光,撞在一起又分开又撞在一起又分开。

  “医仙交混元珠饶你不死”,“饶我不死!哼瘟神混元珠就在我手中有本事来拿”,一黑一白两道流光分开了,黑光化作一个满身发着绿光长的极丑之人,而白光化成一白面书生模样的人,周身发着白光很是圣洁。

  “医仙!你真的不交?”瘟神问。“不交”,那白衣人说。“好!战吧!”那瘟神再次化作流光与白光撞在一起。他们.不知因为他们的一场战斗导致瘟疫在凡间肆意!很多人死在了这场大温瘟疫中,最终还是谁也没能战胜谁。

  凡间哭声四起,有人在向上天祈祷,求上天让这场瘟疫快点结束。

  在仙界某处一位身穿黄金龙袍的人正坐于大殿之上的龙椅上听着仙将们回禀他们的工作情况。突然他感觉到一阵心痛。“怎么回事,本帝早已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之中,可是真正的寿于天齐不死不灭,怎么会心疼,有大事发生吗?”那个人心想,“禀,陛下管理冥界的十殿阎罗王之一秦广王在凌霄宝殿外嚷嚷着要见陛下,说有要事禀告。”一个身穿银甲天兵说。“宣”,“宣秦广王进殿”,一个声音在大殿响起。

  只见一个长得奇怪之人走进大殿,“陛下,陛下啊!人间发生大事了,数亿万计的凡人死去,冤魂无数,我们冥界忙的不可开交,有许多冤魂他们要告玉状说医仙与瘟神大战害死他们的”,那奇怪之人说。“什么?还有此事,金甲战神,银甲天兵,速去追拿他们两人带回来见朕”,“是陛下”,只见一金甲一银甲之人化作流光飞了出去。“陛下,我等只带回医仙未能抓回瘟神,根据照妖银显示,瘟神逃到往修仙界的一名为紫雾海的禁地是否继续追拿”,一个银甲押着一白面书生说。“不用,让金甲战神回来”,那玉帝开口,所有神仙都不解,难道紫雾海有什么能危威的了我神仙的性命不成,虽然不解旦也没多问。

  “医仙,你身为医者更是仙,此番与瘟神之战,很多凡人因为你们而死我该怎么罚你呢?”那陛下开口说。

  .“玉帝陛下,老臣自知罪孽深重,无法原谅,老臣自愿下凡转世重生,在凡间行善积得以迷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姑果老臣在有机会重回仙界希望陛下能将此事一笔钩消”,那白面书生说。“好,如医仙所奏,朕准了”,那玉帝开口说。“陛下,小女子愿意与医仙同往凡间”,一个漂亮女子站了出来说。“小医仙你这是何苦!”医仙说。“我乐意”,小医仙说。“准了,准了”,那玉帝不耐烦了。

  天空划过两道流光。“小医仙,如若此生能再见我必不负你”,“好,我等着”,那女子笑了,她等这话等多少岁月,凡人时小医仙就在医仙旁待着,成仙时依然如此,只为留在他身边。她从未开口说自己爱他,他也从未开口。不是不爱是天规不许,他们不是不敢,是因为爱彼此爱的太深,不愿让他(她)受伤。如今都要转世重生再世为人不在此时说更待何时,天条天规?去尼玛的!老子都要下凡了还管老子。一句话一个承诺便足已。君不负我,我定不负君。

  “嗡嗡嗡”,一枚珠子从他怀中飞出发着红光,“混元珠”,医仙喊了一句,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少年,“怎么回事?不是重生后是婴儿吗?还有我的记忆竟然没有消失!难道是混元珠,也不知道小医仙怎么样了,算了以后再找!小医仙你等着!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是美是丑,只要是女的我都会娶你,如果你失去记忆,我会让你找回来,重新爱上我”,(丑了没关系,凭借自己的医仙的医术,丑女也能变美女,如果是变成男的就没办法了)医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这个身体原本的人叫张易凡,是个孤儿后遇到他的义父将其收养,可惜在不久前因自己与瘟神大战,瘟神散发的瘟疫导致凡人大量死亡很不巧,他义父就是其中之一。而他自己也被自己夺舍了,这难道是天意,竟然这么巧都让他们撞上了。看着张易凡生前立下的洪誓,救助天下众生,成为医中圣者。“尼玛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也罢就算是我欠你们父子太多,你的誓言我替你完成“医仙说着便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小土堆拜了一拜,义父我走了,从现在起我就叫张易凡。医仙已死,唯有张易凡,这是医仙的决定。来到自己的的家看着这不大不小的房子里空无一人,都走光了,原本还有几个拥人也走了。

  看着街上来来往推着小木车车上盖着白布的,不用说张易凡看着眼前的景像他触动了,真是自己造成的吗?哭声从未听止,纸钱从天空瓢落,看着眼前一位妇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哭泣,在他们身边躺着一个男人,显然也染上瘟疫了,而那妇女的双眼圈也发黑也染上瘟疫。张易凡走了上来,双手先是搭脉然后看了看那男人的双瞳。“你干什么啊!我丈夫已经死了!你还不让他安息”,那妇女说!“不,他还没死,只是进入假死状态,呼吸极为微弱,还有的救”,那个妇女听着自己丈夫还有救连忙说:“还请公子救我丈夫一名,我们愿为公子为奴为婢!小莲快求公子救你爹爹”,那妇女连忙对小女孩说。“求求你救救小莲的爹爹!小莲不想爹爹死,我不想失去爹爹”,小女孩哭着说。

  “能救是能救!可是我没有药,你们等着我去采药,还有你也感染上了瘟疫小心别乱走动,让小莲远点,用阳水为他和你自己擦洗身体,将艾草艾叶用不冷不热的水浸泡即为阳水,希望你们能等我采药回来”,说着便向一座名药崖跑去,张易凡需要的自然不是凡草药,而是灵药,灵药在凡人眼中是仙药,而这些药只会生长悬崖峭壁灵气浓厚的地方。这些地方极为危险,常伴有凶兽守护。张易凡是在搏命迷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瘟神,有朝一日我必屠你,凭什么两个人犯下的错要我一个人来承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