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徐三爷(上)

  “根子,你确定他在里面?”站在校门口旁边的报刊亭下,张扬已经是第三遍问这话了。

  叫根子的青年没有丝毫不耐,使劲点头,道“扬哥,我亲眼看到他翻过去的,错不了,不过...”

  “不过什么,有屁快放,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张扬呵斥道。

  “应该没事,我就怕他从清河边上跑了”根子不太确定,人是看见翻过去了的,至于还在不在那边他不敢打包票,要是扬哥过去没见到人,铁定会把怒火撒在他身上。

  “笨蛋,你就不知道盯着?”看着根子样子他就想发火,怎么办个事情就这么不利索,盯个人都盯不紧,想到文辉还踹自己一脚,他就想把这一脚踹在根子身上。

  “扬哥,我翻不过去啊,太高了,文辉也真够厉害的”根子边说眼里还冒小星星。

  张扬那个火啊,对着根子就是就是一脚毫无水分的扫过去,似乎觉得不过瘾,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根子也不敢有怨言,揉了揉屁股,又理了下其实拍不拍都乱糟糟的头发,耸拉着脑袋站在张扬身边。

  “还不快去找梯子!”

  “是是是,马上办马上办”根子赶紧跑到街对面几个小弟面前说了几句又跑回来站在张扬身边。

  “他真就这样翻过去了?”踹了根子一脚后,张扬怒气也就消了一大半,疑惑问根子。

  “是的扬哥,他用脚使劲蹬了下墙面就蹦上了围墙,我当时就站在这”见扬哥没有再发怒,又弱弱道“扬哥,他这么厉害,我们要对付他是不是...是不是...那叫什么来着。”

  “以卵击石?”

  “对对,还是扬哥有文化”根子一脸谄笑。

  被一记马屁拍得舒坦,本来打算踹他一脚也就算了。恨声道“又不是让你上,你担心个什么劲,要用脑子知道不?”

  指了指脑袋,张扬一脸嚣张。根子如释重负只顾讪讪笑应着点头,看来扬哥已经有安排,他还真怕扬哥让他冲上去当炮灰。街头斗殴他倒是在行,对上这种传说中的高手,他就不敢头脑发热了。

  ........

  在大众广场站台,一个中年人下车后就直接朝着一中走来,步伐矫健虎虎生威。当张扬看见此人后,终于如释重负舒了一口气。

  来人走到张扬面前,估计是不经常笑的缘故,脸上的笑容僵硬别扭。

  徐鹏,退伍军人,张老爷子身边的三大保镖之一。虽然排行老三,却是最擅长格斗的一个,曾经在越南战场还亲自杀过人。

  “徐三叔,他就在里面,是个练家子”张扬也不敢放肆,知道的都一五一十说出来。

  “他是怎么翻过去的?”徐鹏一下子看到问题的关键,皱着眉头,事情比预计要棘手。

  “冲到墙边他脚一蹬墙面就蹦上去了”见张扬望过来,根子哆嗦着声音回答道,怕自己表达不清楚还用手指了指文辉翻围墙的地方,扬哥的徐三叔给他压力太大。

  徐鹏转身朝围墙走去,虽然这儿是路灯盲区,他却丝毫不受影响。盯着墙壁上的脚印沉思,应该是武当的纵云梯,看力道不重说明这人身法敏捷,有如此身法还需要助跑他已经可以肯定此人气息不足,那么力量就应该是此人弱点。心中有了计较,紧皱的眉头舒散开来。走回原来的位置,给张扬一个笃定的眼神。

  张扬送了一口气,见根子的小弟已经把梯子架好,他跃跃欲试,他要亲眼看徐三叔怎么虐文辉。

  ........

  文辉面对围墙双手负在身后,不像是面对即将撕杀场面,反而有一股儒雅之意。当徐鹏看到此时的文辉,也不由暗赞一声此子当真称得上青年俊杰。他不会轻身身法,只能靠梯子上围墙,出场并不出彩。

  见到这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大叔,文辉瞳孔猛然收缩,他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文辉?”

  “是我”文辉面上神色不变,心里却警惕之极。看来张家开始忍不住了,要不是家族里默许的态度,就张扬家族继承人之一的身份,是不可能拥有出动家族高手权利。

  徐鹏站在围墙上,居高临下盯着文辉,虽然料定这个年轻人力量欠缺,但他仍然不敢丝毫大意,精通丛林法则的人都知道,往往看似弱小的最终都有干掉强悍生物的可能,就像小学生经常玩的动物棋一样,看似最强大的象还不是被老鼠吃掉,谁说这就没有一定道理。他在越南丛林生死徘徊那么多次,也多次处于绝对弱势,可他活下来了,靠得就是谨小慎微不轻视任何一个敌人。对,是敌人而不是对手,他知道战场上第二名永远都是失去生命为代价。此时文辉在他眼里就是敌人。

  扫了四周一眼,这儿太开阔了,以文辉的敏捷身法要是铁了心要跑,自己不一定能拦得住。那就以最强攻击先重创文辉,这样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他相信自己抗击打能力,到时强弩之末的文辉再想逃必定会力所不怠。

  打定注意,徐鹏纵身猛蹬围墙以抛物线轨迹向文辉撞去,借这惯性他三百斤的力量可以暴涨到四百五甚至更高。时间太短太过仓促文辉只能侧踏一步避其锋芒,料定文辉会如此,在空中强行扭身左脚180度顺时针向文辉扫来。躲避不及文辉只得双手握拳抵挡同时身体向后弓形幅度下弯,卸掉那股冲力。

  重新站定,两人都是战意滔天。甩了甩有些僵硬的双手,文辉欺身而近。

  呵!来得好,巴不得文辉近身格斗,徐鹏脚蹬地面,鞋底与地面发出噗嗤摩擦声。

  徐鹏双拳向文辉胸部击去,文辉一手为掌如太极拔开双拳,一手为爪抓向徐鹏肩膀,徐鹏急忙收回双拳,举过头顶,势大力沉砸向文辉。不敢硬碰,文辉侧身避开双拳同时单脚弯曲用膝盖去攻击徐鹏下身,徐鹏同样用膝盖抵挡。

  “嘣!”膝盖碰撞两人各自后退,紧紧盯着对方,都没主动攻击,到目前为止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是个只为杀人而杀人的战斗机,所有的招式都是直接了当的杀招,不浪费一丝力气。感受着膝盖火辣辣的疼痛,文辉感叹道。

  “你很不错。”徐鹏生硬道,他何尝不是越战越惊心,这年轻人所会驳杂,形意拳,龙抓手,太极,甚至还有泰拳的味道,不过有些可惜,都是博而不精,要不然他落败就是迟早的事。

  围墙上,根子还有根子几个小弟望着这边的战斗,都是一脸向往神色,张扬阴着脸紧握双拳,文辉越是厉害他就越是如吞了苍蝇般难受。

  “根哥,他们谁更厉害?”根子一个小弟问自己老大,对于他们门外汉来说确实很难看出这俩谁强谁弱。

  “废话,当然是徐三爷厉害”看到扬哥脸色不好,根子也不敢触霉头。当然他也并非完全是奉承,因为他看见文辉脸色越来越苍白。

  此时文辉状态确实不好,两口鲜血吐后现在还体虚着,又跟徐鹏硬对硬过招,体内气息已捉襟见肘。徐鹏战斗经验何其丰富,见文辉体力不支攻击更加迅猛,趁你病要你命,根本不给文辉缓气的机会。好几次文辉都是堪堪躲过,这还多亏他有强大的感知力。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必须要思考出一个应对之策。

  此时此刻,文辉动作越来越迟钝,思路却是越来越清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