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踹你没商量

  一石激起千层浪,语不惊人死不休。

  尽管已经领教过这**的神经大条,也知道她不可能是安安静静的主,文辉依然没料到她会这么大吼一声,看着周围姑娘们捂着嘴瞪圆了眼睛盯着他俩,文辉突然感觉似乎是跟她待久了自己神经也开始大条了,竟然没半点不适,只是想对这**说看你把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这谁啊?长得蛮帅的”

  “帅能当饭吃?穿的那么土,竟想打梦梵注意,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咯咯,那他也是只有品位有实力的癞蛤蟆,竟然能让小魔女这么失态那是他本事”

  “好你个小蹄子,我看你是思春了”

  “去去去,我八字主富贵,不是帅哥”

  ........

  周围的议论纷纷声惊呼声都被俩人很有默契的忽略掉,俩主角颇有他横任他横,我自八风不动,任流言蜚语,行我行我素。

  “爷...”被文辉盯的心理发虚,尹梦梵又是一副娇滴滴的我见犹怜模样。

  “打住”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明知道是装的,仍是让人狠不下心,“咱不叫爷行吗?要不然我碜得慌”

  白了文辉一眼,再没半点狐媚,昂着头像个骄傲的公主,顺着她眼光看去,此时宣文澜跟张扬正一前一后走过来,走在前面的宣文澜还有些扭捏,脸上有着犹豫不决的神色,还微带羞涩的红晕,张扬本就阴柔的脸更显阴沉,眼里的怨毒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这是来者不善。

  “文辉,你还真敢来,你认为你还能走着出去?”抢在宣文澜之前说话,张扬一脸的怨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对文辉的恨意丝毫没有掩饰,此时他最想做的就是冲上去打残文辉。

  “嫣然定的时间和地点你忘了告诉我,你说呢?宣同学”没有理睬张扬,望着宣文澜一字一句道。

  宣同学?好生疏的称呼,宣文澜脸色唰地苍白,带着哭腔回应文辉,道“是明天下午在云跃山”

  “哦”面无表情应了声,随即又冷淡道“不曾想到你也会这样,我真是长见识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么做会让你这么讨厌,我真的不知道,不要讨厌我不要恨我好不好?”眼泪如泉涌,宣文澜哽咽得语无伦次。

  看着泪流满面的宣文澜,文辉强压住心头的绞痛放声长笑,不知是在嘲笑他人淡薄人情似纸,还是在嘲笑自己浮生起落戚戚,笑声放(荡)不羁,透着孤寂悲凉,闻者落泪。

  “对于不相干的人,本人向来不会花心思去讨厌”文辉一脸冷漠,看着眼前的泪人绝情而残忍,“至于恨,你太抬举你自己了”

  恨的对立面是爱,没有至情至深的执着,哪来刻骨铭心的爱恨交织,他文辉不屑于靠如此卑微去记住一个人,也不需要被人如此记挂。压制住胸口的气血翻腾,转身离开。

  “文辉,你怎么如此无情无义!”见文辉要走,宣文澜瘫坐在地上,尹梦梵赶紧把她扶起来,对着文辉吼道。本来打算说话的张扬又住了嘴,一副看戏的态度。他似乎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他从来都是嚣张跋扈见谁不爽就踩谁,今天的他除了刚来时候放了句狠话就一直不声不响当配角。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谁让他武力值为0,要是单打独斗能放倒文辉他一定会上来就动手,狠话都不用放。

  文辉脚步顿了一下,继续朝着前面走去。对于尹梦梵,他是很反感的,这女人看似神经大条,其实心计颇深。竟然暗地里摆了自己一道,文辉心中冷意一闪而过。

  对于文辉的不理不睬,尹梦梵似乎早有预见,并不意外,倒是张扬急了,他对付文辉的人还没到,要是文辉回到玄武学校,他要再对付他就没有在一中肆无忌惮。

  “文辉,有种别走”见尹梦梵再没有开口的意思,张扬只好亲自出马。

  听到他话,文辉果真很给面子的停下脚步,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很有种,还往回走。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文辉,尹梦梵有些恍惚,这人也太不经激了吧,如此低劣的激将法都上当。周围还没散开的人群也是一阵错愕,想法大致跟尹梦梵差不多,唯有宣文澜一脸担忧。

  此时最笃定的就只有张扬了,他太了解文辉了,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嘎嘎,这样更好,免得还要浪费自己脑细胞。他突然觉得,有这样自以为是的莽夫做敌人确实是人生一大乐事,既可以体现自己英明神武,又需要稍微动点脑细胞才能踩倒踩残,这样反而不会让他觉得踩人乏味。当然前提是拒绝单挑。

  “嘭”

  还在YY的张扬被毫无征兆的一脚踹进了洗碗槽,因为女生们经常洗碗的缘故槽壁上油油的,还有剩饭剩菜沾了他一身。瞧都懒得瞧一眼他的狼狈样,文辉反而盯着自己的脚撇撇嘴。

  “你也太不经踹了吧,还偏偏往洗碗槽飞,看来你上辈子就是个好吃的货。”文辉一脸戏谑,继续火上浇油道“对了,知道自己是什么货了不,算了,给你提示下,好吃又专吃剩菜剩饭的货”

  “猪—”反映过来的姑娘们笑得花枝招展,两坨肉荡啊荡,荡得张扬喘不过气来。

  没有再理会他,在一双双崇拜加无语的目光中,文辉扬长而去。他可没有什么气势风度之内的概念,十几年的残酷经历让他明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能出其不意踹人一脚,干嘛还要先发出王八之气让人心生警惕,纯属浪费力气的**行为,他文辉不屑做,或者说没资格装逼。

  死死盯着文辉背影,张扬气得吐血,你丫的,嚣张的人怎么可以如此无耻。一脸茄色从洗碗槽爬起来,再没脸待在这了,急急如丧家之犬。

  文辉走出一中校门并没有去公交站台,而是翻过公路边三米高的水泥围墙,纵身跳下。

  站在护河坡上,面对不温不火流动的清河,脸色潮红,哇的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用手擦掉嘴角血迹,就着清河水随便清洗一下,顺势仰躺在护河坡上。他身体积弱由来已久,一直以来除了中药调和,他也不敢有太大情绪波动。之前看似在跟尹梦梵嬉笑,其实暗里他一直在调整自己情绪,本以为已经可以做到坦然,面对宣文澜时他仍是觉得情绪开始不受控制,心里绞痛气血翻涌,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要不然岂能如此这般仅仅是踹张扬一脚了事。

  “张扬啊张扬,看来断腿经历倒是让你长进不少,竟跟我玩起了师出有名。”盯着星空,思索着张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有那神经大条的女人,他又不可遏制的想到宣文澜,那音容笑脸,那委屈娇嗔,那泪流满面,一幕幕在文辉脑海里,在眼前,在耳际边就是不散,折腾的他又是一口鲜血没忍住。这次他连擦拭都没有,直挺挺躺在那,只是不敢再乱想了。

  “看来今晚是回不了学校了,那就陪你们玩玩”躺了许久之后文辉才慢腾腾站起来,听着悉悉索索的翻围墙声,笑容阴冷嗜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