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娘圈圈叉叉你

  夏嫣然的突然邀约让文辉措手不及,有激动,有忐忑。激动的是她终于肯见自己了,至于忐忑,应该是幸福来的太突然,让他无所适从。

  她会在哪里见自己呢?文辉陷入沉思。以她喜静的性子应该不会是广场之类的地方,那儿的人都太欢了她适应不了。难道是中心小学,作为高考考点约在那还可以顺便踩点,不过以她的清高想来不会做如此丢自信的事,再者那儿也已经封锁了。茶馆也不可能,以她的洁癖咖啡厅倒是有可能,可惜小县城没有。记得她曾说过讨厌水,要不然清河走廊倒是个约会聊天散步打屁的好去处。云跃山离县城太远了也不大可能。想半天也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文辉干脆偷懒不再去琢磨,决定进去找文澜问清楚算了。

  走进一中校门是一个很开阔的广场,视野很好,周围教学楼布局严谨,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又显得浑然一体。不过文辉却没去理会,径直朝着女生寝室方向而去,倒是一路上莺莺燕燕让这厮很是养了眼福,他也从没认为自己是目不斜视的卫道士,反正不瞄白不瞄,瞄了也白瞄。这样想着,他更是卖力,卵足劲的瞄了一个又一个。

  “哼,臭**”

  终于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哼声道。因为文辉在她身上反复瞄了几次,谁让她那么有肉,尤其是还长对了地方。

  被抓了个现行文辉讪讪一笑赶紧收回目光,让女孩子恼怒是一回事,让她厌恶就得不偿失了。虽然他确实也没想过要发生点**。

  “喂。。站住。。”见文辉识相收回目光尹梦梵神情刚稍微缓和,又见文辉一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样子要离开,她就老大不乐意了。什么人啊,本小姐要貌有貌要身段有身段,白白便宜你瞄了几眼就拍拍屁股走人,婶婶可忍本小姐不可忍。

  文辉一愣,转过头疑惑的望向尹梦梵,见她盯着自己文辉又多此一举的用手指指了指自己鼻尖。

  尹梦梵实在忍不住了,杀气腾腾的向文辉冲来。快冲到文辉面前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样冲过去还是会自己吃亏急忙刹住脚步,不过由于过于急,双脚一绊就由不得她向着文辉扑上来,旁人眼里看到的就是她一副猴急急的对文辉拥抱的画面。

  “完了”

  “完了”

  两人几乎同时生出这么一个念头。

  尹梦梵恨死这**了。她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却是个实实在在的黄花闺女,恋爱没谈过小手也没拉过,却要把怀抱不明不白的送人了,她宁愿摔地上也不要抱这个**。她确信他要是敢抱她会剁了他的。

  文辉叹息,知道这**估计真会记恨上自己了。

  罢了,记恨就记恨吧,眼下总不能看着她去跟地面亲密接触吧。迅速伸出单手向尹梦梵两肩各推一下,马上后退一步,原来的位置尹梦梵正稳稳的站在那。

  愣了愣,确定自己没被抱尹梦梵真想欢呼雀跃给文辉一个香吻,赶紧打住这个念头,初吻也是不能送的。经这么一闹,看文辉也开始顺眼了些,当然也仅仅是顺眼而已。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下意识后退一步文辉随意道。这妞身材太正点了,靠得太近文辉不习惯。

  尹梦梵无语。这人做**也太没觉悟了吧。刚才大好揩油机会不会把握,现在英雄救美后又不会表现,真给**们丢脸。尹梦梵暗自嘀咕。她却不想,刚才是谁连剁人的心思都有了。

  文辉可猜不到她心思,见她没反应转身就走。看到文辉并非做作,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虽然不知道文辉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样,但不妨碍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等一下”

  文辉仍是耐着性子停了下来,虽然他确实有些不耐烦了。

  “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尹梦梵对文辉的不耐烦视而不见,优雅从容的走到文辉面前,笑容浅浅,**浅浅,腻声道。

  “文辉”

  尹梦梵一声惊呼。她知道他是谁了,难怪,果然非常人行非常事。

  “爷,你把奴家看了个遍就打算这么拍拍屁股走人”

  一个踉跄,文辉脚步发虚,逃也似的离开,身后还传来咯咯娇笑声,待转过一个弯后还觉得心里发颤。我的个大爷啊,这**勒彪悍还了得啊。

  前面就是女生寝室了,文辉傻眼了。一中校园他虽然熟悉,但文澜在哪一栋就不清楚了。只好找个路过的询问。得知高三在最里面那栋,他就开始寻思怎么叫文澜出来,难不成站在楼下扯着嗓子喊,在乡下还兴这一套,在这里估计会被当神经。

  不过当他到文澜寝室楼下的时候就不发愁了,这丫头竟然还抱着小浣熊站在楼下。不过随即脸色剧变,双拳紧颤指甲刺进肉里也毫无知觉,有愤怒,有悲伤,有不解,种种情绪一股脑压着他喘不过气来,本就病态的脸色更无血色。

  大多数情况下男人都是理性的,但每个男人又都不可避免有感性怪异,对身边亲密的、优秀的女孩就算没抱占有之心,也很难接受她被别人占有。这在对异性闺蜜和明星崇拜中尤为突出。

  看着文澜跟一个男生站在一起有说有笑,文辉心里酸酸涩涩没个尽头,更多的是愤怒。他此时倒并非是男人感性怪异作鬼,而是他认识那男的,一个本应该双腿残废之人,一个本来是躺在医院的人。

  张扬,云阳张家嫡系青年领军人物之一,也是未来家主有力竞争者之一。

  “竟然好了?也是,现代医疗这么发达,以张家的权势,治愈后天性断腿想来不是难事。”文辉喃喃自语,颇不甘心,看着他身边的文澜,苦涩很深,悲哀亦很深,为什么偏偏是他,你可知,你的一念之间,让我再如何信人。

  “爷,您失恋啦?”尹梦梵回来的时候正好瞧见文辉失态,有些不忍,不过一闪而逝,随即又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走的文辉身边。

  懒得理睬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文辉已经调整好情绪,他得考虑张扬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爷,失恋并不可怕,没人牵手,咱就揣兜,不一样手心手背都暖和。”

  见文辉脸都绿了赶紧又道“爷,您可是有远见的人,可千万别寻短见哦”

  “你就没有一点好话?”

  “有”

  “扯中听的说”

  “说昧良心的话人家会难受的呢”

  。。。

  “爷,你是不是有揍人的冲动”

  “没有”

  “那....”

  “你再聒噪,信不信我就地把你圈圈叉叉”

  “爷,我不信呢”

  “激我也没用”

  “为什么”

  “有手感没美感”

  “文辉..惹毛了我老娘照样圈圈叉叉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