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怕相思 已相思

  月夜

  这是一片天然的树林,背靠玄武山。传说,此山为玄龟之躯,守望着周围内和玄武学院,同时充当玄武学院北面围墙。正前方紧挨着一个五六百米的椭圆形泥巴跑道,应该是经常踩踏的缘故,微微泛白。中间是青青绿绿的杂草,参差不齐。这是玄武学院的大操场。一群男男女女这儿一堆那儿一堆三三两两的围着聊天。

  一个眼镜男来到操场边,小眼睛滴溜溜的转,每当看到美女都会情不自禁吞口水。

  “啊

  我不是过客

  看见这么动人的美景,

  多么想把她存在脑海中,

  如果可能的话,

  想永远的把美景带走

  啊

  那美景像人间仙境

  让我深深迷醉,

  我愿化为浅草中的春泥

  守卫。。。”

  “胖子,你要守卫什么”正眉飞色舞的胖子差点吓得瘫倒在地,还不待转身一只手已掐住了他耳朵,胖子快要哭了,姑奶奶啊你不是说要回家的吗?

  操场西北角有一个三级跳的沙坑,沙是玄武山脚清河里面的沙,细而均匀。不远处摆放着乌溜溜的单杠。

  文辉今天穿着黑色的长袖衫,灰色的棉布料直筒裤,白色的回力鞋跟月光相映生辉。干净,朴实。靠在单杠支柱上,对着月亮发呆。估计是靠得久了背有点生疼,向旁挪了挪,单脚踩地,右脚微微弯曲向后踢踏在支柱上,双手一直插在裤兜。

  在月光的映射下,这是一张满目清秀的脸,略带病态的苍白,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随意和淡然参杂着难以掩饰主人稚嫩的倔强,长发三七分,不会显得凌乱,也不给人不修边幅的形象,反而平添几分柔和。脸上的随意跟眼里的羁傲矛盾的重合着,协调,自然。一米八的个儿更是锦上添花。这样的人通常要么大智近妖,要么大善类伪,很难泯然于众。这样的宠儿,如果再有与之匹配的财富跟权势,绝对是个祸害女人的主。不过看其穿着,貌似跟财富不沾边。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呵呵,有我这么个无聊之人陪着你,想必你也不会无趣了”。对月喃喃自语,又微不可查哑然失笑,似乎是想到了《新编醉翁谈录》笔下的拜月之俗:男则愿早步蟾宫,女则愿貌似嫦娥。

  开始有人朝这边走来。一男两女,应该不是一起的,因为两个女孩手牵着手,边走边交头接耳低声嘀咕,不时还会发出咯咯欢笑声。而那男生却走得很是吊儿郎当,好像还在自言自语,旁若无人,待到沙坑旁边才发现竟然还有一个人,当然俩女直接被他给无视掉了。

  “喂,比一个”盯着文辉叫嚣道。

  文辉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轻轻摇了摇头。

  似乎不是很满意,本就薄薄的嘴唇一撇,倒也没说什么,而是倒退着慢慢往回走。

  “啊”平头男大吼一声,身材矫健,动如奔雷,向沙坑冲来。

  可怜两小女生,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花容失色。狠狠瞪了平头男一眼,见他没反应无趣的两人又自顾自的继续叽叽喳喳个不停。女人话唠的强大就在于有话说,不会累,文辉深有感触。

  “怎样?”平头男似乎不打算放过文辉,一脸挑衅。

  “速度尚可”

  平头男一脸不服

  “也仅此而已”文辉像个不会察颜观色的愣头青继续讽刺道

  平头男一脸不屑。本来还以为是个人物,原来只是个会空口说大话的草包,这样的人他连正视都欠奉。

  文辉也不解释,径直走向平头男刚才起跑点,面向沙坑。两个女孩子也终于停下了那聊不完的话题,三双眼睛都直勾勾盯着文辉。平头男眼神平静,高挑女孩满是期待,微胖女孩则是充满兴奋。

  文辉望向平头男,如出一辙的挑衅。想要彻底收服一个人,那就先在他最擅长最引以为傲的领域彻底击垮他。

  跟平头男一样是“跑步式”起跳技术,这技术难就难在要求运动员对速度的绝对把握,快慢变化要有度。平头男有些惊讶,文辉竟然在速度步伐起跳着力都跟复制了他一样,这说明文辉在速度掌控上不在自己之下。

  相对于平头男敏捷如斯,文辉这种飘逸出尘更能博女孩眼球,此时两个女孩紧紧盯着文辉满眼都是小星星。最终文辉落脚点跟平头男留下的脚印平行。这个时候平头男才真正震撼了,至始至终文辉都是保持跟他一样,最后一跳还斜飞出去保证跟自己留下的脚印平行,看其脚印比自己留下的浅了一半有余,显然他至始至终都没尽力。

  “你如果全力,能跳多远”平头男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如果有机会,再好好比一次”文辉没有正面回答,忙着应付两个围上来的女孩。他也没指望能这么容易就收了个不俗的小弟。

  又有人过来竟然还是熟人,文辉笑容玩味。

  “呵热闹啊”胖子一脸人畜无害。

  文辉抱着看戏的态度静观其变,平头男仍是一副酷酷的表情,倒是两女生一脸无邪盯着胖子猛瞧。

  没人搭理胖子也不觉尴尬,看着两女生一反常态的认真,随即道“你们哥哥尚且没能把他怎样,你们这是何必”

  俩女脸色瞬变,文辉面无表情。

  “胖子几时这么有善心了!”阴阳怪气的调侃从身后传来。

  “高泽轩,你永远都是这么上不了台面”胖子也不转身,撇撇嘴。一个煮酒的暴发户而已,竟想泡他妹妹,真是痴心妄想。

  来人长得俊朗,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他的气势,或者说是一种胸有成竹的自负令人过目不忘。有种人,即使在人群中也能成为众人的焦点。

  “这戏越来越有看头了”文辉眼里闪烁着不为人知的光芒,平头男耸耸肩不置可否。

  高泽轩一脸阴沉盯着胖子,他最讨厌别人觉得他不上档次。

  “我办了个晚会,后天晚上8点‘红星KTV’,怎么样几位有没有兴趣参加。”最终高泽轩不知什么原因竟然忍下没跟胖子较真,没能看到狗咬狗的好戏文辉有些失望。既然没戏可看他可没兴趣跟几大老爷们聊天打屁,转身就走。至始至终都没再看那两女孩一眼。

  “嫣然,你还好吗?”轻轻的抚摸着手腕上那根红绳,惆怅而哀伤。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