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凤来仪

  玄武学院位于神龙架西部边陲,与巫山毗邻的云阳西北,去县城得坐两个多小时大巴。

  文辉漫无目的的走在食堂旁边的小树林,紧皱眉头。胖子的心思不好猜,高泽轩的晚会闹得沸沸扬扬,平头男该如何纳为己用,又该以什么态度对待张家姐妹。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嗯?有妖气”嗅着清风中细细的、甜甜的清香,耸了耸鼻子,文辉笑容柔和。

  身后,一个二八佳人无奈的皱着小鼻子。

  “不对!是仙气袭人”文辉一拍额头,恍然大悟状,逗得佳人扑哧一笑。

  “你有心事哦!”乖巧的走到文辉身边,语气轻柔。

  文辉猛然转过头来紧紧盯着身旁佳人,白白净净的脸蛋因走得急泛着红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聪明伶俐的神色。蕙质兰心,这是女孩给人的印象。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透着才气,很容易让人忽略主人的容貌。

  女孩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宣文澜。芳词洒清风,藻思兴文澜。

  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文澜仍是大大方方挺了挺胸,对自己大逆不道行为有些难为情的她整个耳根子都已红透。

  默念一声罪过文辉赶紧转身。

  “所谓心事,不过是对不如己意的执着,一有落差,即生烦恼。”

  文澜煞有其事点头赞同。

  “就比如这个学校,破旧的教室,坑坑洼洼的地面,如果想跟你们学校一样卖弄风情,就会滋生心事”

  文澜无语。也就你这么认为这个学校,别人挤破脑袋想往里钻还不得入,还有什么跟我们学校一样卖弄风情,真不中听。噘着小嘴无声抗议。

  “我也并非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也没抱说标新立异言论引人注意的心思。我是真的很疑惑,云阳名不见经传却有着一个全国皆知的玄武学院,如此闻名的学院校园竟是破败如斯。可偏偏在云阳一副闲云野鹤的态度带头大哥的派头。一中何曾弱了,你们学校每年上911重点的比例在全国能进前二十吧,而民族高中随便一个老师牵扯出盘根错节的关系就能压得云阳喘不过气来,结果两所学校还不是被玄武压得死死的,最奇怪的是连反抗的意思都没有过。”

  摘下一片树叶在手中旋转,神情落拓,自嘲道

  “我被玄武纳入学院,一中没放一个屁,张家似乎也偃旗息鼓。这不蹊跷吗?”

  “他那是恶人自有报应,作恶多端活该。”文澜柔声道,看着他背影全是沧桑,从小到大就不知道快乐为何物的人却总是在人前一副懒懒散散的随意。与爱情无关,亲情亦无关,文澜的心好痛。

  文辉哈哈大笑,看着文澜,道“你原本是想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吧,看来我这个恶人比张扬那鸟人道行要高啊”

  文澜脸颊一红,吐了吐舌头。

  漫步在小树林中时不时就会碰上正在恩爱的情侣,文辉只好带着满脸通红的文澜去大操场,并肩坐在草地上文澜双手抱膝偏过头望着文辉轻声感叹道“你们学校真够神秘的,我可是翻了不少典籍也没看出渊源呢。”

  “神秘?或许吧。”文辉满是嘲讽。

  云阳的太阳向来不大,文辉干脆枕着手臂躺在草地上,眯眼瞅着天空,道“你既然翻了典籍,那应该对云阳的由来很清楚吧。”

  “嗯,据记载古时云阳是沟通豫晋两地的雄关险隘,历代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唐明皇李隆基游览此地时,留下《早登太行山言志》一诗,其中‘白雾埋阴壑,丹霞助晓光’带给人以白云和朝阳之恋的无限遐想,于是后人就把这里命名为‘云阳’。”

  虽然不明白文辉问这有什么深意,文澜还是毫不犹豫回答道。

  “张献忠入川呢?”文辉好整以暇不慌不忙继续问道。

  “不愿对李自成俯首称臣,入川屠蜀,西京称帝,江中沉宝。”

  “还有一件很关键的事,谣言惑众。”

  文澜一脸错愕。

  并没有卖关子,文辉慢条斯理道,“张献忠为了巩固蜀地统治地位对外抵抗对内镇压,需要兵,需要供给,同时还需要发展,他迫切需要一个练兵囤粮之地,关键时刻消耗敌军兵力以保蜀地,于是将张氏偏支派遣过来。外人只道是张亲来,所以就有了张献忠入川,又扑云阳的说法。‘玄武当兴,兴在清河畔’仅仅七个字,张骗取了除他本人外的所有人,当然他得到的是别人对他的信任”

  “那岂不是。。。”文澜一脸惊呼

  文辉点点头。也真够讽刺的,一群以张后人自居自傲的家伙竟然是被张抛弃了的偏支。

  “当时叫玄武城,暗合李隆基赐云阳名之恩。但与一个频繁发生玄武之变的王朝的这种吻合是当局不能容忍的,这有着弑君逆乱的隐喻,清政府不能忍,之后的政府更不能。”

  文辉一脸阴沉,明面上云阳张家没找自己麻烦,那是因为自己在他们控制之内,暂时不动并不代表以后也不动。

  “不说这了,看在你专门跑过来看我的份上,咱就勉为其难带你见识见识这个神秘校园”文辉跟个地主老财好不容易大方一回的肉痛表情。

  “我可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讨债的哦”文澜露出一个奸诈的有点可爱的笑脸。

  文辉面带惊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稍纵即逝。“什么债?”脱口而出就后悔了。果然,文澜一张小脸垮了下来,嘟着小嘴,一脸的我不开心你看着办吧。

  文辉也不计较,知道她没有真生气,示意随便走走。文澜很自然走在他身边,轻轻摇摆的双手背在后面向前走。

  “我有个秘密”蹦蹦跳跳到文辉前面,转过身面对着文辉,边退着走边盯着文辉等他反应,眯着眼睛像只小狐狸。

  不咸不淡哦了一声,文辉把手搭在后脑勺,看似懒懒散散实则随时注意着后退着走的文澜不要碰到或者磕到什么摔跟头。

  “你不想知道?”文澜不死心追问道,满脸的不甘心。她虽然很有才华,毕竟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心情全挂在脸上。

  “你不都说了是秘密”凡是自己想知道的,一定不能表现出来,凡是女人想告诉你的一定会千方百计让你知道,文辉深信不疑。

  “你欺负人”文澜愣了半天才委屈道。

  看着她无辜的皱着小鼻子,文辉忍不住走上前轻轻刮了一下,继续朝前走。文澜亦步亦趋跟在后面,手里轻轻拽着他的衣袖,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看着周围或不满,或羡慕嫉妒的眼神,文辉一脸随意,做鲜花的陪衬自然要有惹众怒的觉悟。“不知道南桥周末开夜市的习惯有没有改?”像是自言自语。

  “要不我们去看看,我还没体验过逛夜市呢!”文澜一脸雀跃,毫不掩饰期待之色。

  “好”

  听到这话,文澜笑靥如花,两个小酒窝大大方方的绽放。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