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搭救

  两辆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快速的飞奔,前面有四个骑兵在前,马车的后面也有四个骑兵,马车的两侧各有一位仆人打扮的下人,一名老者,一名年轻人,车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妇人,年纪三十上下,给人一种雍容典雅的感觉,旁边坐着一名丫鬟,另一辆马车上装载的是一些货物,他们都在在小心的戒备着,因为他们现在进入了大山的深处,此处距离前后的城镇都非常的远,是盗贼经常出没的地方。

  他们来自京城的张家,张家是大户人家,在京城都非常有名气,张家的家主名叫张礼轩,是翰林大学士,官居二品,张家还是一个大商家,在京城中经营着最大的玉石生意,非常富有。车上坐着的正是张家家主的大夫人,名叫李莞,其实张家并不是京城的本地人,他们都来自玉城吴起郡,那里是盛产玉石的地方,玉器非常有名,也与他们现在做的生意有极大的关联,张家当时在吴起郡的时候就是做玉石生意的,并且垄断着吴起郡的玉石生意,后来张家出了个大才子,也就是李莞的相公张礼轩,高中状元,在京城为官,后来张家的生意也做到了京城,并且发展迅速,几年时间就跃居成为京城最大的经营玉石商家之一,后来张家就举家迁到了京城,只有一些家族的旁系留在吴起郡,继续着张家在本地的生意,并为京城的商铺提供货源。在京城做玉石生意与张家齐名的还有刘家,刘家是京城的本地人,一直在做玉石生意,已经有几十代的历史了,在张家没来之前,一直是刘家垄断着京城的玉石市场,刘家是官宦家族出身,最辉煌的时候刘家的先辈做过尚书,只是这几代刘家没落了,一直没有出什么显赫的人物,但刘家也不能小觑,毕竟在京城发展了上百年的基业,与京城的一些大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表面和气的张刘两家,实际上一直在暗斗,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各家都小心的提防着。

  再过两个月就是李家家主李老爷的六十大寿,李老爷子是李莞的父亲。李莞自从十六岁嫁入张家以后,便很少能见到自己的父亲,自从随夫来到京城以后,就没再见到自己的父亲,算算已经十年有余了。虽然家信往来不断,可是还是抵不住对家的思念,父亲现在是不是又老了,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最近病情加重,已经卧床不起,也许这一次……,妹妹不知现在什么样了,嫁入张家时妹妹还很小还不记事,现在都已经嫁入当地的名门望族佟家了,听说在佟家过的还不错,很是受宠,也许妹妹和她一样并不是只能欣赏的花瓶,都具有持家的才能吧。弟弟是她最想见的人,现当初她嫁人时,弟弟还没有出生,离开吴起郡的时候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现在也十多岁了,李莞想着想入了神。

  车队在快速的行驶着,在离车队四里外,有一队山贼正在上路两旁的丛林埋伏着埋伏着,此处杂草丛生,一些矮的灌木挡住了人们的视线,是埋伏的最佳地段。他们是附近最大的山贼帮,在此地占山为王,自命为天命帮,在此处专门劫持过往的商户,尽管官府几次来围剿,可是山贼依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每次都逃之夭夭,加上此地处于两郡交接处,是管理疏松地段,他们活动的更加猖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山贼不断的壮大,现有三百多人。早在车队进入他们势力范围时,就已经盯上他们了,一个小喽啰快速的跑到山贼的埋伏地点,对一个长的一脸横肉的魁梧大汉说:“大当家,他们离此地还有四里。”“好,知道了,全体都埋伏好,等待命令。”车队越来越近了,三里,两里,一里,车队来到了山贼的身边。

  “动手。”山贼突然从两边的掩藏处杀出,紧接着从树林里杀出一小队马贼,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多时了。马车旁边的老者惊呼:“有山贼,保护夫人撤退。”刚喊完,一支箭已经穿入他的身体,从马上掉了下来,马队也是一顿骚乱,马受惊了,年轻的仆人直接从马上掉了下来,训练有素的骑兵也是非常的震惊,心理暗叫不好,论单打独斗他们都是好手,可是毕竟在这深山中,山贼四面埋伏,人数众多,非常不好对付,他们抵不过逃命是没什么问题,问题是保护的李夫人怎么办。众人也只能奋战到底,保护夫人安全撤离,现在四面全是山贼,已经被包围了,只能硬突围了,然而山贼人数太多,再加上暗箭的优势,不一会就剩下一人了,也许今天他们全部要葬送在此处了,山贼们在高喊,放下武器饶你不死。丫鬟在车上恸哭,浑身发抖,李莞虽然是见过世面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也呆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嘴里不停的低语:“怎么办,怎么办……”最后一个骑兵也倒下了,他俩被从车里拉了出来,也许接下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正在这时,突然从远处快速的飞来一人,一个穿着青衣的年轻女子,她的气息凌乱,嘴角上挂着鲜血,一看就是受了极重的伤,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竟然在酣睡着,年轻的女子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众人的跟前,她看看了看年轻的李莞,举手之间一把飞剑射向山贼,飞剑在众山贼中游走,还没有喊出声就断了气,只用了几个呼吸,所有的山贼便全部毙命了。青衣女子朝丫鬟一指,丫鬟便晕了过去。李莞大惊,一时没有缓过神来,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却发生了转折,待清醒过来,急忙上前失一大礼,“感谢仙师的救命之恩。”青衣女子看了一眼李莞,淡淡的对她说:“我救你是有事情托付给你,”说完用关怀的眼神看了看怀里睡的正熟的婴儿。“仙师请讲,只要小女子能办到的,一定会尽全力去完成。”青衣女子望着天边叹了口气,自语到,也只有这么办了。

  “我受了重伤,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现在担心的是我怀里的婴儿,我把他托付给你,你要好生的照顾他,就把他当成你自己的孩子,随你们的姓氏吧,这个储物袋是我留给他的,你要好生保管,你也应该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物品,千万不要轻易示人,否则招来杀身之祸,待到他成人或离开你们的时候,在把这个储物袋给他。”刚说完便又吐了一口血,脸色更加的煞白。

  “仙师放心,小女子一定会尽力的来保护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好,那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这个丫鬟是否是你的可信之人?”

  “仙师请放心,她是小女子身边的贴身丫鬟,跟随我已经有十多年了,今天的事情她不会说出去的。”

  “那就好,我就留她一命,正好他也需要人照顾,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说完又自语到,你以后的路就要看你自己的了,我无法保护你了,带着不舍之情,把婴儿送到李莞的面前,李莞接过婴儿,青衣女子朝丫鬟一指,一道光打入丫鬟的体内,化作一道光向远处的天边遁去。一会的功夫,又有几道光从远处飞来,朝着青衣女子的方向追去。

  李莞稍稍的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一切来的太突然,一时还是心里一阵后怕。望着怀里熟睡的婴儿,婴儿只有几个月大,还没断奶,长的很是讨人喜欢,五官虽然还没定型,但是一看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美男子,脖子上带着一块洁白的白玉,尽管他们张家是做玉石生意的,但是也没有见过这么纯净的白玉,也许这本就不是凡物吧,李莞这样想。

  “啊,夫人你没事吧。”李莞转过身看了一眼丫鬟,说道:“我没事,我们赶紧离开这,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向外人说起,骑兵都已经阵亡了,我们还是回张府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