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七年以后

  李莞自从回来以后,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自身的原因,总之一直病着,照看婴儿的事情就落在了李莞的丫鬟珠儿的身上,张家的家主张礼轩在了解事情的真相以后,也是接受了这个婴儿,并起名为张子俊,子的意思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俊的意思是才貌超群,希望他将来向自己一样有才华,成就一番伟业。

  张府所在的国家名为幽国,拥有着长和宽各万公里的土地,北面是连绵起伏的大山,没有人知道它通向何方,因为进入大山里面的人从来就没有出来过,因此,北面的大山也被称为死亡之地。东面是一个拥有长宽各几十万公里土地的月氏国,无论是在人口和国力上远远超过了幽国,是一个国富兵强的超级大国。西面也是一个可以与月氏国抗衡的国家,名为都郡国,都郡国是一个崇尚武力的国家,加上土地资源丰富,国家实力强盛。它们的南面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面常年被烟雾笼罩着,显的格外神秘,只要进入大海中船只就会迷失方向,被称为邪海,也是人们传说的禁地。幽国是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境内资源匮乏,国力并不是很强,然而幽国却是拥有古老历史的国家,传说中这个国家受到仙人的庇护,曾经有的国家攻打过幽国,接连拿下几个城池之后,却一夜之间所有的士兵军官将领全部失踪,此消息甚为流传,因此才有了现在实力不强,却能安然无恙的幽国。

  张家在京城也是个显赫的家族,官商都做的风生水起。张府有上下仆人二百多人,张家的家主本来是张礼轩的父亲张鸣鹤,由于张老爷子年事已高,又加上身体不好,就由极高官位的张礼轩来担当,张礼轩担当家主以来,显示出了极高的领导才华,使张家在京城迅速的崛起,已成为京城显赫的世家之一。张礼轩的弟弟张礼铭,管理着张家的玉石生意,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

  时光流转飞逝,不知不觉张子俊来到张府已经七年,如今已经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张家二公子。大公子是张礼轩与李莞所生的张子建,年长张子俊十岁,对这个弟弟爱护有加,子建对经商有着极高的天赋,私塾没念多久就跟着二叔学习经商之道,现在已成为二叔的得力助手。张礼轩希望子俊能步入仕途,把张家发扬光大。三岁的时候就给子俊请私塾先生,当别的小孩在他的这个年龄时还只知道哭闹玩耍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了对知识的学习,他刚三岁就喜欢听先生讲书,教书先生很是欢喜,因为一开始他觉得给三岁的孩子教书,完全是对牛弹琴,孩子不可能学到什么东西,完全是浪费他的才华,不过张家的面子又不好驳回,也就违心的答应了。然而,子俊对读书却有很高的悟性,记忆超群,只要不是那些阴涩难懂的东西,几乎一便就能记住,五岁时就能轻松读一些书籍,并开始能够写一些有模有样的诗句,七岁时更能熟练的背诵许多诗词。私塾先生很是高兴,毕竟这样被传为神童的子俊是自己教出来的,张府上下对这个二公子甚是喜爱。

  一个月前李莞因病离世,去世前,他让珠儿好好的照顾子俊,并告诉了当年她不知道的那些事,并把那个小袋子交给了珠儿,叫珠儿千万要保管好,珠儿含泪答应着,珠儿是随夫人陪嫁到张府的,十几年的相处,李莞早已不把她当成外人了。全府上下都异常悲痛,大夫人本性善良,待下人都很好,从不轻易惩罚下人,很多人都受过李莞的恩惠,因此她去世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小的损失,由于夫人想要安葬在她出生的地方,加上张家来京城很多年也未曾回去,因此府上的众张家子嗣都回吴起郡了,只剩下因朝中事走不开的张礼轩以及年幼的张子俊。张家众人走了以后,在珠儿跟仆人李伯的精心照料下,子俊也过着衣食无忧的快乐时光。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正直张家辉煌之时,却传来噩耗,张礼轩被罢官,打入牢狱。张礼轩为人正直,官场多年不知不觉中已经得罪了不少奸臣,此次安王爷谋反事发,张礼轩得罪的奸臣,和李家收买的一些大臣一起诬告张礼轩和造反的安王爷暗中勾结。

  时之正午,子俊还在午睡,府外传来吵杂声,把张子俊从美梦中拉回。仆人李伯就到外面去看个究竟,李伯刚出去后就看到,庭院内站着两排官兵。一名官员站在中间,对着府内上声说着:“你们都听好了,张礼轩勾结乱党,扰乱朝纲,已经被打入监牢,张府已经被包围了,张府上下全部被捕,等候听从发落,抄家!”话音刚落,官兵们鱼贯而入,向各个房间奔去。李伯见机不妙,没等官员说完,就悄悄的奔向子俊的屋子。珠儿慌张的正要去找李伯,一开门,结果跟李伯撞了个满怀。李伯一把拉过珠儿,气息不稳的说:“珠儿,不好了,张家出事了,张家人要全部入狱!”珠儿听后,脸色煞白,匆忙向着子俊的房间奔去,慌张的抱起子俊就跑,对子俊说:“二公子,别出声,有什么事情过后都会告诉你的。”子俊满脸疑色的望着珠姨,不知珠儿所云。

  书房在子俊屋子旁边,此地僻静适合读书学习,闲来无事还可以去书房看些闲书。张礼轩也喜欢他如此,也就让他随便出入,对别人来说此处可是张府的禁地了。“李伯,你怎么了?”张子俊满脸疑惑的问脸色煞白的李伯。“孩子,别问那么多了,逃命要紧,张家大势已去,希望二公子多多保重,有朝一日能让张家东山再起。”珠儿拉着子俊步入书房,转动桌上的花瓶,中间靠墙的两个书柜向两边移动,露出墙来,珠儿这次转动书桌上的砚台,墙发生了旋转,露出一个地下通道来。李伯也是满脸惊讶,他本以为珠儿带着子俊藏起来,躲一时算一时,没想道还有一个秘密通道,想来知道这个通道的人也屈指可数了,毕竟珠儿跟着夫人多年,夫人去世时,把照顾子俊的事情交给了她,她自然也就知道了一些张家的秘密。“还楞在那看什么,还不赶紧走,有人来了,快点。”珠儿几乎要急的说不出话来了,李伯收回了惊讶的表情,对她说:“我在张府几十年了,在张府最危难的时候,我是不会离开的,好好照顾二公子。”珠儿不说什么,此时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她拉着子俊,进入了有微弱亮光的秘密通道,李伯看他们已经走进去了,飞快的跑过去,搬回了机关,通道口合上了,看不出半丝端倪。李伯正要往外走,几个官兵冲了进来,“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话音未落,一把钢刀已经架到了李伯的脖子上。李伯以感觉钢刀冒着丝丝寒气。“回禀大人,小的是张府的老奴,听别人说此书房有值钱的金银玉器,所以想过来顺手拿点,好回老家享那天伦之乐,可此地除了几本破书外,什么值钱的都没有。”李伯假装畏畏缩缩的回答到。“先把他带出去,看住了,或许他还知道些张家的秘密,”一个似乎是头头模样的人说,“小的明白。”说完,一个官兵拎着李伯走出了书房。剩下几个衙役,一顿乱翻,除了一堆的书之外,却无它物,甚至把书都大概的翻了一遍,想看看有没有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令他们失望的是,除了书,什么也没有。“快走,去别的地方找找,张府这么大,值钱的东西肯定不少。”说完几人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去别的屋去搜查。

  李伯被官兵拥着来到了庭院内,被踹到在地,疼的李伯直龇牙咧嘴,但也不敢出声。“此为何人?”官兵的一个小头目问。“回大人,是在书房发现的张府下人,鬼鬼祟祟的想顺手牵羊。”拎李伯过来的官兵说。首领摸着下巴沉思着,官兵的小头目缓缓的说:“先留着吧,张府有的二公子公子还没找到,这老家伙先留着吧,或许有用,押下去,都听好了,不能让张府的任何人跑掉。”

  珠儿带着子俊顺着密道顺利的逃出了张府,她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马上离开,珠儿也没有别的去处,她是从吴起郡来的,也只能回到那里去了。去吴起郡找张家,她不知道其实吴起郡的张家也受到了牵连,此时也是在劫难逃。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