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毫无人性

刚才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来着?

徐桥努力想了想,脑海中只有对顾朝夕大致的印象。

那个女人长得有点像大明星顾朝夕,其他的记不起来了。

按照厉瑾南的吩咐,徐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下车给厉瑾南看守着。

侧眼看着不断摇晃的车子,徐桥在心里不禁感叹。

厉少的战斗力真是非一般的强悍啊。

“铭哥,顾哥还没有来吗?”

助理小晨到达颁奖典礼的现场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他一来,便去问顾朝夕的经纪人顾西铭。

“她还没有过来,电话也打不通,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顾西铭冷冷质问小晨,一双藏在金丝眼镜下的细长黑眸散发着无比冷冽的光芒。

“路上堵车了,顾哥他自己跑下车去,说自己来颁奖典礼现场。”

小晨对于顾西铭有着一种本能的惧怕,很快低下头去不敢直视顾西铭的眼睛,缩着脖子嗫嚅着。

“顾朝夕还没有来吗?”

这时,颁奖典礼的工作人员匆匆跑过来问顾西铭。

“颁奖典礼很快就要开始了,顾朝夕人不出现不是砸了主办方的面子吗?之前我们跟你们经济公司沟通好了,说人一定会出现在颁奖典礼现场的。”

“我会催她马上过来的。”

顾西铭对那个工作人员抱歉地说了一声后,很快走到一边继续给顾朝夕打电话去了。

停止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徐桥始终在一旁默默地守着,没有言语。

顾朝夕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疼痛,赤果的身上都是厉瑾南留给她的欢爱纪念品。

“厉瑾南,我要报警抓你,告你!”

顾朝夕气得委屈的泪不停地流,声音显得异常的嘶哑。

什么花城厉少,根本就是一个强女干犯!

“你可以去告,警察抓不抓我那是他们的事情。”

厉瑾南体内的药性解了以后,冷漠是他的专属代名词。

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走到前面拉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走回去扔给了顾朝夕。

“车上没有女人的衣服,拿我的衣服将就穿一下吧。”

顾朝夕紧咬着红肿的下唇,心里很想把厉瑾南给她的衣服重重地砸回去,可自己的衣服全被厉瑾南撕碎了,没办法穿了。

犹豫纠结了很久,顾朝夕重重抽噎了一声,不情不愿地穿上了厉瑾南丢给她的衣服。

“这是一千万,我们银货两清,以后再见面即是路人。”

厉瑾南很快写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扔给了顾朝夕,冷漠的声音里不带任何的感情。

“不用了,你留着这一千万做保释金吧,我一定会去警察局告你!”

顾朝夕十分愤怒地当着厉瑾南的面把一千万的支票撕成了碎片。

她顾朝夕真的不缺钱!

“哼,随便。”

厉瑾南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随即弯腰把顾朝夕拽下了车。

“徐桥,上车!”

厉瑾南将顾朝夕往旁边一丢,毫无人性地命令着徐桥,然后砰的一声把后车座的车门给甩上了。

顾朝夕只看见车子一路绝尘而去,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荒无人烟的鬼地方。

“厉瑾南,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就跟你姓!”

顾朝夕十分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拍掉手上沾着的泥土,冲着早已看不见影子的车子愤恨不已地大声嚷嚷着。

该死的厉瑾南,早点去死吧!

“小晨,还没有顾朝夕的消息吗?”

颁奖典礼早已结束,顾朝夕却还没有出现,顾西铭的脸色因此越发的难看。

“没有。”

小晨使劲地摇了摇头,一脸的担忧。

“铭哥,你说顾哥会不会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这么重要的颁奖典礼他不会不出现的。”

他刚才真不应该让顾哥一个人下车。

“继续给她打电话,我去和主办方的人沟通一下,不然明天顾朝夕耍大牌的消息会立即上热搜。”

顾西铭的脸色面如寒霜,小晨看得出来,如果此时顾朝夕站在顾西铭的面前,顾西铭会毫不犹豫给顾朝夕一巴掌。

铭哥手底下有很多的艺人,但能红透娱乐圈半边天的只有顾朝夕一个人。

耍大牌这个标签一旦贴到了红得发紫的顾哥身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顾朝夕走了很久的路才拦到了一辆计程车,身上穿着厉瑾南的衣服很不合身,一眼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姑娘,你……要不要报警啊?”

顾朝夕的狼狈让司机师傅以为她遇到了不好的事情,所以好心提醒她。

“不用。”

顾朝夕用手拨弄着头上的假发,遮掉了自己很有辨识度的眉眼,不让司机师傅认出她是谁。

她是很想去警察局去告厉瑾南,可她的身份特殊,如果冒冒失失地得罪了厉瑾南,她的身份恐怕也隐藏不了多久了。

在查出她哥真正死因之前,她不能让自己的真实身份给暴露了。

如果她查出来她哥的死跟厉瑾南有关系,她更加不会放过他!

“师傅,停车!”

路过一家药店,顾朝夕猛然想起厉瑾南刚才要她的时候没有做任何的措施,万一她不幸中招怀孕了,她以后也不用做明星了。

付了车钱下了车,顾朝夕整了整身上过于宽大的衣服,偷偷摸摸地溜进了药店。

“老板,给我一盒……紧急避孕药。”

用衣袖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顾朝夕黑亮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左右前后看了一圈后,才对药店的老板娘小声说。

如果让她的粉丝知道她大半夜的溜进药店买避孕药吃,她估计都没脸见人了。

“你……长得很像那个明星顾朝夕。”

药店的老板娘把顾朝夕的眉眼打量了半晌,突然一拍掌大声叫了一声。

“老板,你认错人了,顾朝夕是男的,我是女的,大家都说我长得很像顾朝夕,也许我和顾朝夕上辈子是兄妹也说不定。”

顾朝夕朝老板娘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讪笑,买了药,迅速捂脸逃走。

“难道我真的认错了?”

老板娘望着顾朝夕迅速消失在店门外的身影,困惑地嘀咕了一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