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病态的绝世美人

已经走到别墅前坪的叶有道听到身后的悲呼,停下脚步扭头一看,回身迅速扶起跪在地上的张丰泰:“老人家,不是我不给你孙女治病,是你家里的人不相信我。我治病,不喜欢强求!”

这时张世豪也快速跑到了张丰泰身边,一脸愤怒地瞪了眼叶有道,低声道:“父亲,这就是个骗子啊,一个下九流的小骗子,您给他下跪做什么?”

张丰泰压根就没理会身边人的话,只是抬手抓着叶有道的手腕,老泪纵横悲声道:“叶先生,求求您了,只要能救我孙女,我这把老骨头死了都行,求您施以妙手,求您了啊!”

说着又要下跪,叶有道反抓着张丰泰的手腕,拖着他的身体沉声道:“老人家你别跪了,先带我去见一见你孙女吧。”

“好好好,我带你上楼。”听到叶有道答应了,张丰泰激动的破涕为笑,转身就要带他进屋。

这时张世豪却是伸手拦住了叶有道,冷声道:“爸,这人是骗子……”

突然,张丰泰一俯身,捡起地上的拐杖就朝张世豪身上打了过去:“叶先生是我请来的你个蠢东西,你怎么不说老子也是骗子?蠢东西,差一点就把千雪的小命给断送了,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狠狠挨了一棍子的张世豪,痛呼开口:“爸,这小子就是想来骗钱,我把他轰出去怎么了?哎哟,爸,您别打我啊。”

“胡闹,他才是高手,真正的高手,你这个傻子。”张丰泰越想越气,若不是他发现的及时,得罪了这位昆仑山下来的高人,那就真是罪过了。

瞅见躲在孟老身后的儿子,张丰泰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气喘吁吁的走到叶有道跟前,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叶先生,让您见笑了,请随我来。”

看到老者良好的态度,叶有道点了点头跟随。

别墅很大,张丰泰拄着拐杖朝楼上走去,门口站着一中年女仆,见到来人连忙上前问候并推开了房门,叶有道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敞亮,布置很温馨,都是粉色系的装饰。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很浓的药味儿,粉色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安静的女子。

她脸上带着氧气罩,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台心脉监测仪,发出“滴滴”的清脆响声。

“高人,这就是小孙女千雪。半年前突然高烧不退,食欲不振,前后去过许多大医院,也找过许多名医,但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一个月前就突然昏迷了,一直处在低烧状态,最近更严重了,有时还会出现休克。”

“我,我真怕她突然一下就,就没了。”张丰泰说着忍不住红了眼眶,老泪纵横。他唯独就这么一个孙女,不但漂亮还天资聪颖,生病前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

叶有道走到床边,看着氧气罩下面那一副带着病态的绝美容颜,他有些惊讶,然后自然伸手握住了张千雪略微冷冰的手腕,他闭上眼睛,细细感受了起来。

猛然,叶有道眉头一皱,他地哼一声,掌心内一丝无形灵气进入了张千雪的手腕之中。顺着她的经脉朝体内流转过去。

张世豪和青衣老者也走了进来,看到叶有道已经在给张千雪把脉,也是心中一惊,但是看到张丰泰站在旁边,也都不敢出声。

过了许久,叶有道缓缓睁开眼睛,他扭头朝张丰泰说道:“最多还有十天,她就会死。”

叶有道的话虽然很轻,但这威力绝不亚于一记闷雷在几人心头炸响,张丰泰浑身一颤,立即冲到叶有道跟前,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急声问道:“高人,您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这时张世豪则看向身边的青衣老者,震惊道:“孟老,您,您刚刚不是说至少还有一个月时间想办法吗?”

青衣老者眉头一皱,朝叶有道瞪了一眼:“张总,您是信我的话,还是信一个毛头小子的话呢?他这是在胡说八道。”

叶有道看向张丰泰,一脸严肃道:“张老,我以昆仑神医宫第九十六代传人的身份正式告诉你,张千雪的病我可以治。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我不来,十天之后她必死无疑,我来了,她就不会红颜薄命。”

闻言,一旁的孟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可以治好张小姐的病?哈哈,老夫行医数十载,还从未见过此病,你一黄毛小儿竟然说能治好?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只能说明你无知。”叶有道朝孟老瞥了一眼。

孟老一愣,旋即变脸,语气变得愤怒了起来:“小子,你说谁无知?老夫行医时你还没出生你知道吗?”

“既然你有见识,那你说说她是什么病?”叶有道语气加重,抬手指向床上的张千雪。

孟老双目暴睁,怒声说道:“哼,那我就说给你听。从中医角度来说,王小姐最开始属邪气侵体,风寒并入,后因不重视,吃海鲜冷饮等禁忌之物,转为郁证(病毒性肝炎)如今五脏具衰心肌孱弱,已属病入膏肓。”

在孟老说的时候,张世豪在旁边不住的点头,孟老说的都没错,张千雪的病情基本上就是这样发展的。

而叶有道却冷笑一声,朝孟老怒声道:“你放屁,张千雪身上根本就不是病。”

孟老先是一怒,旋即大笑起来,朝张丰泰和张世豪说道:“张总,张老,你们听听,这黄毛小儿竟然说令千金没病,那既然不是病,令千金何故还在昏迷之中?”

张世豪越听越觉得自己父亲老眼昏花,被眼前这小子骗了,他快步上前指着叶有道的鼻子说道:“小子,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我许你走不出我张家的大门。”

“高人,求求你,快救救我孙女吧。”张丰泰上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抓住叶有道的手,他相信哪位绝不会骗自己,他更相信自己没老眼昏花。

“你孙女,中了黑巫术,我目前也只能治标,让她醒来。”

闻言,孟长卿突然狂笑起来:“无知,真是无知啊,张千雪现在是五脏具衰,昏迷一月有余,你竟然说能让她苏醒?这是老夫听说的最大的笑话了。”

“如果我今天让张千雪醒来了如何?”叶有道下探拿包的手停在半空。

孟长卿双目之中迸射出一道精光:“如果你今天能让张总令千金苏醒,随你怎么着。”

“如果我让张千雪醒来了,你就答应为我做三件事行不行?”叶有道嘴角上扬起自信的弧度,眼中露出一丝戏谑。

“好,但如果你没让张千雪醒来,你就吃我一巴掌。”孟长卿笃定张千雪醒不了,他对张千雪的病已经研究很久了,不然他今天也不会登门。

“一言为定!”叶有道说着,从提包里拿出一个长条形的精致木盒,木盒外表已经油光发亮,那是触摸次数太多而导致的。

叶有道坐在了床沿边,打开长条木黑,里面露出两排细针,一排金色一排银色,各有九根,长短不一。

叶有道调整了呼吸,捏着银针的右手迅速朝张千雪的神庭穴上刺入下去,下针三分,食指一弹,银针立刻颤动着发出了低沉的嗡鸣之声。

一脸冷笑的孟老看到叶有道弹针指法后,蓦然脸色剧变,他听着那颤动的银针发出嗡鸣声,长大嘴巴惊讶道:“这,这是已经失传的弹针指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