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失业

我急忙起身,礼貌的向来人伸出手:“你好,桑总。”

桑旗在众人簇拥下走进来,出众的气质让他十分显眼,有人恭敬的替他打开门,随后迅速带上。

桑旗缓缓走进来,漫不经心般瞥了我一眼。

当他靠近我的时候,一股特殊又透着隐约熟悉的味道钻进鼻腔。

桑旗径直坐在沙发上,姿势闲散,一双腿修长有力,眼神中透着上位者的强硬气势。

他瞥了眼我的胸牌,手指轻轻在膝盖上轻点:“姓章?”

“桑总您好,我叫夏至,本来约好采访您的记者出差了,所以暂时由我接替。”

我抬眼看着他。

桑旗这个人,之前略有耳闻。

大禹集团是桑家兄弟俩创办的,两人都是人中龙凤,不靠父辈的名望,短短几年将大禹集团发展成国内龙头企业。

而桑旗更是人中翘楚,他手段狠厉,雷厉风行,大禹集团能走到如今的位置,他在其中是个关键角色。

据闻之前集团内部出现腐败问题,数位高层任人唯亲,桑旗手起刀落,在迅速处理好这些危机后,更是推行新的管理政策,现在大禹内部,他的话语权几乎到了说一不二的地步。

这么个厉害角色,商界传奇,看起来居然十分年轻,似乎还不到三十。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面容英俊,五官挺拔,不输任何一个当红的偶像明星。

见我一直不开始,盯着他脸出身,桑旗曲起手指敲击桌面。

他无声的勾了下嘴角:“怎么,我脸上有你想要的答案?”

桑旗的视线停留的并不久,可我却总感觉自己像是完全袒露的站在他面前,那道目光,极具穿透力的落到我身上。

我脸颊有点烫,说:“那倒不是,就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他不以为然,悠悠架起长腿:“最近我的专访有点多。”

或许正是在电视或是财经时报上偶然看到过。

我没有多想,打开录音笔正式开始采访。

采访过程十分顺利,只是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何聪来电话了。

见来电是他,我跟桑旗打了个招呼,起身走到外面。

我不知道的是,身后,桑旗看着我的背影,缓缓眯起眼,神情阴郁。

“你去哪里了?”

“小至,你找我?”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我出差了,昨天走的比较急,没时间告诉你。”

我现在没心情跟他牵扯他家的事,我调整着呼吸,语气沉重的问:“我问你,上个月我陪你去应酬的那个晚上,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提到这个,何聪就像被踩到痛脚般,“时间那么久我早不记得了。小至,我还有事,先挂了。”

“等一下!我就问你一件事。”我闭上眼,轻轻问:“何聪,那晚,你碰我了吗?”

“当然没有,小至,你不同意,我怎么会随便碰你。”

所以,答案昭然若揭了。

我冷笑起来。说来还真是可笑,全天下,大概也只有我会问自己丈夫这种问题吧?

“好,既然你没碰过我,我问你,为什么我会怀孕?”

“小至……一切等我回来再说。”他急切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深吸一口气,胸口像被千万根银针狠狠扎着。

调整好情绪,我转过身,看到桑旗颀长的身影走进电梯。

“桑总!”

我小跑过去,却终究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桑旗那张英俊却异常冷淡的脸被铁门隔开。

我正准备跟上去,桑旗的秘书拦住了我:“桑总让我转告你,你是他见过的记者中最不专业的一个。”

我知道,采访过程中丢下被访对象去接电话这种事很不专业,的确是我的错,于是我也没想解释。

“不好意思,刚才的确是我不好,桑总如果现在没空的话,我们可以另约时间。”

“桑总不会再见你了。”

秘书转身离开,我颓然地叹了口气。

照本宣科地人物专访可以说是最简单的,可我居然搞砸了,不用想也知道,回去后我该承受多大的责骂。

果然,一回到杂志社小唐就告诉我:“你被大禹集团投诉了,总编大发雷霆,正在办公室等你过去呢。”

我走进总编办公室,看见总编怒火交加地叉着腰站在办公桌后,双目能放出火来。

“总编。”

“夏至,去人事部办手续吧!”总编沉默半晌,大手一挥。

我惊愕的忘了反应,“办什么手续?”

“还能是什么手续?离职手续!”总编吼道。

“对不起,我中途因为一些私事接了电话,我知道这样很不好,我检讨。可开除的话是不是过了?”从未听说过有人因为中断专访被开除的。

“你第一天当记者吗?你知道你采访的是什么人吗?现在总部都知道你鸽了桑旗!那可是桑旗啊!什么都不用说了,夏至,我们这座小庙,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他怒火蓬发,把桌子拍的震天响,我下意识捂住肚子。

“总编,秋天容易肝火旺,我给您泡杯清火茶。”

总编摇摇头:“夏至,你到我们杂志社三年了,按道理我应该保住你,但是我能力有限,请你谅解。”

我也明白,在资本面前,一切情理和面子都是虚无。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我的生活就被搅得天翻地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