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偶妈,爷爷和爸爸变成阿加西了

  视角放到乐天百货门口

  大叔朴以俊在门口焦急地等待雪儿家长的来临,而反观旁边秀妍那里则是一片百合花开的美景,秀妍想起雪儿之前的强势,再看看现在雪儿的呆萌,顿时觉得可爱极了,死命地蹭着怀中的雪儿。再看看此时的雪儿,自从被一脸女王气质的姐姐抱起来,雪儿的脑袋直接短路,从来没有被人抱过的雪儿心跳不断地攀升,头上开始冒烟,过了一段时间后,雪儿才意识自己的状况,便开始不断地挣扎。秀妍逐渐开始有些承受不住雪儿的挣扎,但是心中却又舍不得这样的萌物离开自己,心中突然回想到妈妈教育自己的场景。

  (回忆中)妈妈一脸古怪笑意对还很小的秀妍说:“秀妍啊,以后要是你有喜欢的人了,要是他不听你的话,你只要吻上去,他马上回变乖的的。”

  (回到现实)秀妍想到这里,就把雪儿放了下来,让她站好,看到眼前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可爱女孩,秀妍双手捧住雪儿的头,强势地吻了下去。持续了一分钟的舌吻,双方脸色通红,雪儿脑子早已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那里,而秀妍咂了咂嘴,不禁感叹道“口感不错”再看看此时已变得呆萌的雪儿,心中想到“妈妈的话果然没错,就是我还不知道这个女孩住在哪里,以后可以来找她玩”想完,不顾周围人奇怪的眼光就又把雪儿抱在怀中继续蹂蹑起来。

  看到如此姬情画面,朴以俊不禁吐槽:“现在外国来的孩子都这么奔放么?”而雪儿的妈妈也被吓了一跳,心想反正孩子他爸和爷爷马上来了,过会再说吧,不过想起家里两个男人对雪儿喜爱程度,不禁为那个“勇敢”的女孩感到担忧。

  过了一段时间,正当朴以俊感到不耐烦时(竟然敢不耐烦,勇气可嘉=_=),一排车队以一种非正常速度驶到乐天百货门口,只见车上先冲下来一群黑衣人,排成两列恭候这里面的正主,雪儿的妈妈见状连忙从秀妍怀中抢过雪儿,走向车群中央。二雪儿的爸爸和爷爷正好从车上下来,连忙问雪儿的妈妈说道:“世玲,是哪个混蛋要拐带我们家的雪儿?”雪儿的妈妈带着他们两人走到朴以俊面前,冒着黑气地对朴以俊说道:“我们家里人到了,你看,可以好好谈谈了。”说完诡异地笑了几声。

  朴以俊看到如此庞大的气场,心中发抖,但是职业道德(?)还是让他鼓起勇气走向雪儿的爷爷和爸爸。当朴以俊走到他们俩面前,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雪儿的爷爷派黑衣人围了起来,只见雪儿的爷爷凶神恶煞地瞪着他,怒吼道:“是不是你个混蛋想要拐带我们家的雪儿,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是我让这些保镖群殴你呢,还是你去单挑他们,你选吧!”听到这里的朴以俊都快吓尿了,连忙否认道:“我没有要拐带她,我只是想问问她有没有意向来S·M公司当练习生,这里是我的名片。”而雪儿的爷爷却有些不耐烦,正准备拒绝朴以俊,却被雪儿的爸爸阻止了,李健熙有些奇怪自己儿子的举动,雪儿的爸爸偷偷地李健熙说:”爸,这件事先不要急着拒绝,回家后我跟好好说说好处。”说完嘿嘿地笑了起来,而后一脸正色地对朴以俊说:“这件事我们会好好考虑的,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们社长李秀满的,你先走吧。”说完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朴以俊听到雪儿爸爸的话,如蒙大赦,像狗一样地跑了,至于节操,没了就没了吧,总比自己惨死街头要好。

  看到朴以俊的离开,雪儿的爷爷和爸爸这才注意到今天的雪儿有些不太对劲,看到雪儿的眼睛有些空洞,急忙向雪儿的妈妈询问:“世玲,雪儿怎么了?”而雪儿的妈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他们说:“今天雪儿被人强吻了,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世玲的回答,雪儿的爷爷和爸爸瞬间怒了,大吼道:“是谁,哪个牲口做了如此让人羡慕,咳咳,是谁做的?”说完用激光一般的视线扫射着周围的人群。而听到两个人话的秀妍下意识地举了下手,承认自己是“凶手”。看到真正凶手是个小女孩,两个男人都觉得有些蛋疼,内心大喊“老子都没有享受到,竟然被一个小屁孩抢先了”。

  而此时秀妍却变得有些天然呆,丝毫不顾一群带杀气的人,有急着从雪儿妈妈手中抢回雪儿,开始蹭了起来。看到秀妍的表现,雪儿家人有些哭笑不得,而雪儿的妈妈笑意对秀妍说:“小姑娘,我们现在有事,能不能把我们家雪儿还给我。这是我们家的地址,以后随时来我们加找雪儿完。”说完递了一张纸条给秀妍,然后走秀妍怀中抱着放空的雪儿,坐着车离开了。

  看着雪儿离开,秀妍有些怅然若失,不过想到以后还可以找雪儿玩,蹦蹦跳跳地拉着妈妈和妹妹秀晶离开了。

  雪儿一家人到家后,雪儿的妈妈突然奇怪地问道:“老公,今天爸爸要拒绝地时候你干嘛要阻止他?”而心中抱着某些想法的爸爸自然不能让自己的老婆知道,于是霸气地说道:“我们男人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妇道人家来管了。”听完,雪儿的妈妈诡异地笑了笑:“老公,我今天好像新买了个键盘,我看你是不是想试试了?”雪儿的爸爸听完身子一抖,急忙说道“我和爸爸有事要谈,我先上去了”。

  书房中,窗帘被拉了上去,房间中没有开灯,只听见“噌”的一声,中间一支蜡烛被点燃了。

  李健熙:“儿子,今天你干嘛阻止我?”

  李在镕:“爸,其实我想让我们家雪儿去当练习生。”

  李健熙一脸疑惑:“为什么?艺人太掉身份了。”

  李在镕则是一脸“淫荡”地说:“爸,你有没有想象过,雪儿出道到当了艺人后就必须得撒娇、卖萌……我们作为家人应该作为第一批观众来欣赏,对不对?”

  李健熙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说道:“这个可以有!”

  脑补完的两人在黑暗的书房中发出“嘿嘿”的诡异笑声,要是雪儿在这里,一定会向妈妈打小报告:“偶妈,爷爷和爸爸变成阿加西了!”,从此以后,这个书房便被传说闹了鬼。

  另一边,秀妍躺在床上想起之前怀中的女孩,笑着进入了梦乡。

  ———未完待续

  我之前终于发现了原来分割线是个好东西,但想想自己不能这么无节操,所以决定尽量少用这东西。其实我本命是帕尼,我还纠结帕尼还是女王,不过暂时先把这条线铺好。还有,我好想听说8月少时在北京的演唱会取消了,你们有什么感想?我表示再也不相信内地了。拜拜~~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