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她的男朋友

南桥同展馨回到公寓,足足睡了一天,直到傍晚才起床。

展馨见她脸色不好,试探的问道:“南桥,我去接你的时候见你一个人回来,我之前还担心给你当电灯泡了呢。”

“你呀,到底是想我一个人,还是想我两个人呢?”南桥脸色有些白,大概是宿醉后又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展馨没有追究,给她倒了牛奶,又说道:“你比我们先离开,怎么脸色比我还差?”

南桥眼帘微垂,揉揉眉心,“可能时差还没倒过来吧,晚上有个宴会要参加,你跟我去一趟。”

“宴会?”

据展馨所知,南桥认识的朋友,开得起party的不少,但能说举行晚宴的,少之又少。

最大的可能……就是……

郁岑然!

不行,展馨一定要问一下南桥,她到底对郁岑然是什么态度?为什么回来对郁岑然只字不提?

“展馨,帮我拿一下浴袍好吗?”

“嗳?好。”

展馨找到浴袍给南桥递了进去,不放心的问起来:“南桥,晚上是什么宴会啊?你说一下让我有点心理准备,看看穿什么合适。”

南桥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心情复杂。眼前不断有剪影重叠,男朋友的,郁岑然的……

她烦躁的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是想看看我男朋友么?我们家馨馨啊,穿什么都好看,所以你不用担心啦。”

重点在前一句,南桥的男朋友?

“你男朋友是谁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南桥卖着关子,展馨倒是心情放松了些,南桥这家伙念旧,她要是介绍男朋友,多半还是当年那位。

可——

华灯初上,酒店金碧辉煌的大门前站着的那位一身蓝色条纹西装的男人是谁?

他不是郁岑然。

展馨跟在南桥旁边,有点搞不明白了,还没来得及问,身边的南桥就提着裙摆快步走了过去。

霍庭牵住南桥的手,英俊的眉眼清雅如玉,看着她笑意温暖,亲吻着她的手背,道:“南南,你来了。”

“嗯,怎么样?还顺利吗?”南桥熟络地跟他交谈着,两人看起来很是和谐。

南桥身穿着一条挂脖削肩的黑色晚礼服,头发在脑后挽了个别致灵巧的发髻,长耳环映衬着若隐若现的锁骨,美艳不可方物。

别人觉得她美,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么穿,不过是为了遮住锁骨中间的吻痕。

展馨愣住了。

南桥出国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

“郁少来了!”

有人在霍庭耳边提醒道。

霍庭搂着南桥,一副喜出望外的神情,转身便松开了南桥迎了过去。

南桥的身后有人在小声议论。

“说起郁岑然,从前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二十七岁那年亲手创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为人处事手段狠辣不留余地,一晃三年过去,越发厉害了!”

“可不是?现在走到哪里都能听见郁少的名声,郁家现在不得了!”

南桥觉得头疼,想要转身进去,霍庭却突然叫住她。

“这是我女朋友南桥,这是郁少郁岑然!”

“你好,我叫南桥。”南桥伸出了手。

郁岑然打死也没有想到,南桥有一天会认不出他来,她靠在别的男人的臂弯里,浅笑盈盈的朝他伸手示意,说着陌生人之间才会说的“你好”。

他觉得心如刀割。

但是不能失了礼节和脸面。

“你好。”郁岑然回握南桥,只是轻轻一碰,便松开了手,目光也没有再看她。

这倒叫南桥意外。

“这是郁少的未婚妻薛雨薇小姐!”

霍庭继续绅士的介绍道。

南桥美眸轻眯,打量着薛雨薇,从刚才薛雨薇下车时,薛雨薇看着她的目光就没有少过戏谑和审视,真是让人不快的一对未婚夫妻。南桥想着,仍旧和薛雨薇打了招呼。

四人一前一后走进酒店。

展馨在一旁看着,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南桥的表现,她不像是演戏,是不记得那个爱她入骨的郁岑然了,甚至眼神里带着恨意。

她不知道,南桥如何能不恨,她对郁岑然没有记忆,全然陌生,却稀里糊涂被他剥夺了第一次!

宴会开始。

霍庭从英国历练回来,之所以把接风宴安排到了第二天,也有他要接任霍氏企业总裁,想要在宴会上多结交朋友的原因。

台上致词的是自己的男朋友,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南桥从未有过的郁闷感。等霍庭致词完,她拉着展馨到一旁的用餐区躲避着郁岑然的目光。

她能感觉到一道森冷的目光黏在自己身上,除了郁岑然还能有谁?

展馨有些心疼郁岑然,一边小口吃着蛋糕一边试探南桥,“南桥,你认识那边那个人吗?”

“你认识?”

南桥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气憋在胸口,连说话语调也不耐烦起来,登时就问得展馨有些怔楞。展馨舔了舔唇,笑道:“当然认识,咱们市里头没有一个人不认识郁少的。”

“我讨厌他。”南桥一本正经的道。

“怎么了?”

“没什么,看到他就讨厌。”

展馨慌了,南桥讨厌郁岑然,这还得了?

“南桥……”

“南桥!”

“南桥?”

先出声的是展馨,其次是霍庭,让俩人意外的,是郁岑然也出声叫了南桥。

薛雨薇就站在郁岑然旁边,看着这个场景,唇角微勾,笑得意味深长。如果不是她打电话给郁岑然说南桥会出席晚上的宴会,恐怕郁岑然现在还跟那个顾巧巧在一起吧。

比起顾巧巧,眼前的南桥,才是自己最强大的对手。薛雨薇原本也是吊着胆子让郁岑然和南桥见面的,没有想到的是,南桥居然是霍家大少爷的女朋友,而且,似乎已经忘记了郁岑然。

这样再好不过。

被叫的南桥感觉自己像一个猎物,被一群猎人围困在中间,除了一旁的展馨是她多年的闺蜜之外,其余的人,目光里都带着炯炯有神的征服意味。

她不知道该应谁。

“跳个舞吧?”

音乐响起,先打破僵局的是薛雨薇,但她抬手的方向,是霍庭。

设置
字号 18
颜色